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强奸老同学。
呤……一声门铃响起,正在清理地板的阿敏慌忙放下手的扫帚跑过去。 打开门一看,是自己的朋友也是大学时的同学建明。 阿敏高兴地将他迎进来,只见平时不太修边幅的建明今天一改往日。 他穿着灰色的西装,头发整齐光洁。 今天是你的画廊第一天开业,祝贺你! 建明说着把手中的一从鲜花送到阿敏的手中。 阿敏接过花,谢谢你,你怎么等到已关门以后才来 我和洪涛约好, 一会儿他就来这样我们三个老同学就能安静的聊天了! 洪涛也能来吗 那太好了! 我给你先倒水去。 建明看着阿敏转身离去的背影还是那么苗条, 有风韵。 心想到当年建明,洪涛和阿敏都是艺术系的同学。 他们俩个都是阿敏的忠实追求者。 那会儿阿敏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 一张漂亮的鹅蛋 脸上双眼黑白分明。 眼神仿佛都会说话,修长苗条的身材…… 谁知后来他们俩都没追到阿敏。 毕业后各到不同的行业发展,但到还是保持了联系。 阿敏在前两年嫁给了一个画家后,就一直准备开一个自己的画廊。 今天终于开张了。 这时阿敏手拿着一杯饮料回来。 建明看到她换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 裙子很长,只露出一段纤细的小腿,更显得她的身材迷人。 想不到你结婚后还是这样漂亮,真是动人! 建明半开玩笑的说。 阿敏一笑,怎么洪涛还没到呀,你先喝饮料吧! 建明笑着接过饮料, 刚想说话门铃“呤……响了,阿敏一下跳起来? 一定是他到了。 建明站起来,阿敏打开门,一个很瘦的男人站在那儿。 手拿着一支香槟,阿敏一呆,接着笑着大声说? 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才几年没见赶紧进来吧。 我和建明等你半天了! 洪涛一边走一边说? 还不是见不到你, 想成这样了! 他进来后走到建明旁边自己坐下, 把酒放在桌上。 阿敏你快过来开香槟,我们边喝边聊! 碰......的一声, 香槟打开。 阿敏给俩人倒酒,洪涛的眼睛就盯在阿敏的胸部。 阿敏弯腰时,连衣裙上摆露出白色的蕾丝纹胸。 雪白的胸脯挤出一条发亮的沟。 洪涛咽了口水,赶紧说? 祝阿敏成为最有名的画家, 让我们干杯。 并先举起了酒杯,大家一饮而尽,开始聊当年学生时代的趣事。 洪涛看着阿敏泛着红光的脸,心飞快地转着念头。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建明,我们一起去! 洪涛拉着建明走到洗手间。 你干么拉我一起来 建明问道。 洪涛带着怪笑看着建明,你想不想和阿敏做爱 你说什么 和她做爱! 建明楞住了, 不知该怎么回答他。 你放心吧,我们一起去,你如果不敢的话, 你就先走! 好啦干不干随你,想想吧! 说罢, 洪涛转身就走建明呆呆的跟在他后面。 俩人分别坐在阿敏的左右,阿敏帮俩人倒酒, 洪涛顺势将手搭在阿敏的肩上。 阿敏一楞,但想原来他们经常开此类玩笑, 也就不太当真。 只觉洪涛的手轻轻在自己的脖子上抚摸。 然后竟慢慢地向下摸来,洪涛的另一只手托在她的腰间。 阿敏觉得气氛不太对,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 她望向建明,却发现建明低着头,好象在想些什么。 阿敏轻轻地向前靠,想将洪涛已经快摸到胸部的手摆脱开。 但洪涛忽然加劲,把阿敏搂住靠在肩膀上。 阿敏一下向后仰,本来翘着的腿忙打开。 这时建明突然抓住阿敏的双腿,用力分开。 阿敏知道不对了,也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手! 刚说完这句话, 洪涛就将她的嘴按住同时另一只手从连衣裙的上方伸进来。 直接开始隔着纹胸抚弄高耸的胸部,阿敏双手拼命推洪涛。 却忘了建明,建明已将连衣裙的整个下摆撩起来。 阿敏一双穿着肉色玻璃裤袜修长的腿完全暴露在建明的眼前。 隔着裤袜大腿跟部的蕾丝半透明内裤下隐隐可以看到有黑色的图案。 建明看着阿敏暴露的双腿和诱人的三角地带, 也不再考虑别的了。 俩手捏住阿敏腰部的裤袜和内裤的重合处, 使劲向下拉。 阿敏忙夹紧双腿用力向后靠,不让建明得逞。 洪涛这时则腾出一只手来将阿敏背后连衣裙的拉链一下全部拉下来。 并把阿敏上半身的阻挡完全解开。 阿敏现在除了纹胸上半身已完全赤裸。 拉到腰间的衣裙将阿敏自己的双手全缠住。 阿敏拼命的扭动身体,做无谓的抵抗。 很快,洪涛就把纹胸除下,阿敏的胸部完全暴露出来。 褐色的乳头,丰满的乳房...... 这不就是当年自己始终没追到的女孩的胸部吗 洪涛异常兴奋, 低下头狂吻着阿敏的颈部。 手不停的玩弄着漂亮的乳房,也不时的刺激着乳头。 建明一只手托着阿敏的臀部,另一只手顺利的把裤袜和三角内裤拉到大腿上。 阿敏使劲并紧两腿,不想让建明看到下体。 洪涛按住阿敏的胸部一拉,阿敏便躺在了沙发上。 建明顺势将裤袜和三角裤直接拉至小腿。 然后连高跟鞋一起脱下。 现在没有任何衣物能遮掩阿敏的下体了。 建明抓住阿敏的双腿用力分开。 自己的身体插进来,不让阿敏再能夹紧腿。 大腿内侧跟部一从黑色的体毛下,那条肉的裂缝已完全暴露了出来。 建明趴下,把脸埋在阿敏的大腿根,伸出舌头从裂缝的上端舔起。 啊! 不要……阿敏扭动着,洪涛按住阿敏, 迅速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 把已经充血涨得很大的阴茎伸到阿敏的面前。 阿敏慌忙闭上眼,但那丑陋的形态还在她脑中印记。 怎么办,就要被强奸了,怎么…… 建明已舔到了最敏感的部位…… 哦……阿敏情不自禁发出了呻吟。 建明更卖力舔着阿敏下体的每一处。 还用手指在裂缝旁按揉,深色的裂缝慢慢地张开了。 上面沾满了建明的唾液。 我怎么会有感觉了,这…… 在洪涛和建明的玩弄下, 同阿敏意志相反的? 乳头充血变硬下体也开始分泌液体。 洪涛看出阿敏的身体已有了反应。 捏住了她的下巴,把阴茎放在她的嘴边? 快, 含住它不许咬! 阿敏还没反应,洪涛便一下插入了她张开的嘴中。 开始不停的抽插,粗大的阴茎碰到了她的嗓子, 阿敏咳嗽起来。 没给老公服务过,要用舌头含住。 洪涛看着眼前的美女竟然含着自己的阴茎, 一种虐待感油然而生。 建明也脱光自己的衣物,他将阿敏的腿分到最大。 裂缝已经完全张开,露出面复杂的构造。 建明忍不住了,把自己火热的阴茎顶在已张开的裂缝上。 阿敏感到建明马上就要插入了,不甘心的挣扎着。 嘴含着洪涛的阴茎,从阴茎头上分泌的液体刺激的味道几乎让她昏厥。 上半身又被洪涛牢牢地按住。 建明只感对方的阴毛和大腿根的嫩肉在自己的阴茎上蹭。 已经不能再等了,要享受更强的肉感。 建明手握住阴茎,看准肉洞,勐的一下插了进去。 那种湿润火热的肉感从阴茎传来直达大脑。 建明一使劲,将阴茎尽根插入。 终于得到你了,你的下面真紧,不像结婚两年呀! 建明不停地从各种角度插入, 眼泪一连串的从阿敏紧闭的双眼流下。 不光是强奸,还有从未接触过的口交…… 阿敏感到由下而来的不断冲击。 子宫壁一阵阵的刺激袭来。 阿敏的全身都觉得发热,她心轻叹,放松了自己的身体。 建明把阿敏的双腿举高,这样插得更深入。 自己看着肉棒在阿敏的身体中插来插去。 更刺激肉棒的硬度。 建明勐的一伸,一股磙烫的精液射入阿敏的体内。 建明还使劲地摆动身体,像要把每一分快乐压搾出来。 建明退了出来,阿敏感到下体一阵空虚。 她僵硬得一动也不动,双腿还分得大开。 大腿根的肉洞向外涌出建明的精液。 洪涛从阿敏嘴抽出阴茎,把阿敏翻转过来。 将阿敏的双腿抱住分大开,那诱人的溪谷完全裸露。 刚被侵犯过的肉缝又张开形成肉洞。 洪涛从背后插入的深入感,一下就把阿敏带入了高潮。 每一次深深地插入,她都发出恼人的呻吟。 同时晃动头发,臀部也应和似的向后顶撞。 洪涛用手捏着阿敏的屁股,感受着那出出进进的快感。 阿敏的子宫一阵抽搐,高潮到了。 建明看着俩人,刚刚泄过精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 他用手搓弄着。 洪涛向建明打了个手势,抽出肉棒,将阿敏再次翻正。 阿敏的上半身放在沙发下,再抬高并分开她的双腿。 在阿敏不明情况时,肉棒直顶住她的肛门。 用力一插,由于已有大量的润滑液,一下插入了一小部分。 阿敏痛得直叫,建明忙走过来,手攥着肉棒。 由上向下插入阿敏大开的阴道。 这边洪涛再不断的用力下,终于也将肉棒插入。 好痛啊! 噢……放过我! 哦…… 两根肉棒在体内一进一出, 阿敏想都没想过。 疼痛,羞辱,都化做刺激在她的脑海中炸开。 终于在俩人的攻击下,阿敏在高潮中昏倒了。 醒来以后,发现洪涛和建明已不在了。 自己还躺在沙发上,一丝不挂,双腿大开着。 下体肿涨疼痛。 阿敏慢慢起来,走入浴室。 使劲地搓洗着自己的下体,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