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甯缺与莫山山第1一3章。
小时候我与甯缺的命运纠缠, 也许从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 本来,我应该是比甯缺大一个月的,但是, 我太乖了晚出来了两周。 据说 那天早上我爸爸妈妈正在医院愁的不行的时候, 甯缺的妈妈毫无征兆的突然破水 被紧急送往医院, 在我爸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甯缺妈妈被推进産房, 然后又在 他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被推出了産房, 甯缺提前三周蹦出来了。 甯伯伯叹气: 「这麽着急出来,一定是个皮猴子。 」伯伯和婶婶都非常想要 女孩,现在生出来个儿子, 非常失望就起了甯缺这个名字,意爲甯缺勿漤, 就 是说甯可不要孩子,也不想要个男孩, 然后起了个小名多多就是很多馀的意 思。 几小时后,我乖乖的出生了,然后我们就成了同一天出生的冤家。 一周之后, 两家串门,伯伯和婶婶看到我白白嫩嫩的脸蛋, 头发黑黑的亮亮的眼睛乌熘熘 瞪的磙圆, 再看看早産的甯缺一副瘦瘦黄黄的样子,稀疏的胎毛, 还没睁开的 双眼于是更加嫌弃,提出认我做干女儿。 彼时,我的父亲和甯伯伯都是惠州地质勘探院的工程师, 还是一个组的多 少年餐冰宿雪,风雨同舟的过命交情, 两边真的亲如一家人爸爸看到伯伯婶婶 那麽热切的样子, 跟妈妈商量了一下对甯伯伯说干脆别认女儿了, 我们定个娃 娃亲算了将来小孩只要不是特别合不来, 就让他们在一起吧。 甯伯伯非常高兴,当即答应。 然后,因爲甯伯伯是院文采最好的人,爸爸 妈妈请他参谋我的名字, 甯伯伯想了好几天建议给我起名莫山山,因爲他们的 工作几乎全是在大山大川工作, 然后山山加起来是一个出字又是他给起的名 字, 合起来就是视如己出的意思他保证以后把我当自己的女儿看待。 至于小名,他建议用姗姗,取姗姗来迟之意。 爸爸妈妈非常喜欢这两个名字, 于是全盘接纳。 这些,都是我们上了惠州实校的高中,正式开始恋爱的时候, 甯伯伯告诉我 的事情我当时笑的一塌煳涂, 直至婚后还一直拿甯缺如何被嫌弃的事情取笑 他。 不过,我父母经常提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基本上就是我的劣迹斑斑的 作恶史。 小学之前,也许是因爲实际上比甯缺大一个月的原因吧, 我身体生长还有智 力发育都比甯缺要快八九个月的时候, 我已经能在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撑地, 在家属院广场上优哉游哉的到处爬了, 甯缺四肢着地的趴在地上拼命的追我追不 上 无助的大哭只要他一哭,我就爬回到他的旁边, 打他。 至今爲止,双方老人仍旧珍藏着我一只脚踢在甯缺脸上的照片。 后来学步,我已经走的很稳了,甚至能跑几步的时候, 甯缺还是跌跌撞撞 妈妈说我那个时候最喜欢在甯缺走路的时候把他推翻在地上。 再后来,我不到两岁,就会憋尿了,甯缺还要不停换尿片的时候, 我已经能 够清晰表达我要尿尿的需求了。 那时候,爸爸和甯伯伯还是经常外出勘探,一走 几个月, 两个妈妈爲了省事基本上是轮流带两个小魔怪。 然后,令她们百思不得解的事情出现了, 从两岁起我和甯缺挤在我的小床 上睡觉的时候, 我每次尿尿都是喊妈妈过来给我把尿。 但是只要睡在甯缺的小 床上,我一定会把他的被褥全尿湿, 妈妈们对于我这种特异功能般的天赋无语了 很久。 再后来,三岁时我们一块上了地院附属幼儿园, 我的身体就如同我的名字一 样真的就像是山长大的孩子, 跑的比所有同龄人快身体比所有同龄人壮实, 打架时手比所有同龄人更快更重我很快就成了小班的女大王, 然后宣布甯缺是 我弟弟谁都不能欺负他, 只能我欺负。 班最好玩的玩具,都是我先玩,玩够了就甯缺玩, 别人都不可以玩。 吃饭 的时候,我会坐在甯缺的旁边,把不喜欢的菜都拨给他吃, 总是被当成不好好吃 饭的反面典型教育可是即使这样, 我也一直都比甯缺又高又壮婶婶羡慕的不 行。 我爸妈经常接到幼儿园老师的告状电话, 一般都是我把甯缺打哭了也有时 候是别人打了甯缺, 我过去把那个同学打哭了不过甯伯伯从来不以爲意, 我爸 妈也没怎麽管。 整个幼儿园生涯中,最出格的事情,两边的家长后来从没提过, 但是我和甯 缺那时都已经记事了所以两个人到现在印象都还很深刻。 那时我们都四岁了,幼儿园课外活动时, 不知怎麽就和甯缺吵了起来甯缺 吵不过我, 最后就取笑我没有小鸡鸡只能蹲着尿尿,不能像他一样站着尿。 我 发现确实是这样,于是非常生气,说不过甯缺就和他打架, 理所当然的获胜了。 作爲获胜之后的女大王,我扒了甯缺裤子, 逼着甯缺答应把小鸡鸡给我甯 缺不肯,我拿着玩具车狠狠的敲了他的头, 他委委屈屈的答应了。 然后,我揪着 甯缺的小鸡鸡,就这样拖着光屁股的甯缺, 去找老师让老师从把小鸡鸡从甯缺 身上拆下来给我装上, 老师看着嚎啕大哭的甯缺差点笑晕过去。 那次应该是我记忆中幼儿园阶段挨的唯一一次暴打, 我爸爸到幼儿园领人的 时候看到甯缺的小鸡鸡被我揪的红肿的样子, 立刻把我拎过去使劲打了一巴掌 回到家继续打, 把我的屁股都打肿了妈妈不仅不阻拦,还在爸爸打完, 我好不 容易哭停的时候恶狠狠的警告我, 以后绝对不许再去碰甯缺的小鸡鸡。 不过,除了这件事之外,两边的大人对我们在幼儿园阶段的相处还是非常满 意的。 有一次, 我妈妈有些不怀好意的问甯缺: 「多多, 你在幼儿园的好朋友有 谁啊」小甯缺: 「山山姐姐。 」他这个习惯很好,自从被我打过几次后,再也不敢 管我叫妹妹了。 我妈妈继续逗他: 「你不是说山山总欺负你麽, 你还喜欢她啊」小甯缺点点头: 「山山在我旁边的时候 别人都不来抢我的东西也没人打 我。 」我爸爸妈妈面面相觑, 爸爸说: 「这小子脑子很清楚, 将来应该会成大器。 」就这样,甯缺在我的罩护下,平平安安的上了小学。 小学正式上学之后,我和甯缺的差别突然就显现了出来, 入学第一天老师看见 我又漂亮又乖巧的样子, 直接让我做了班长。 后来,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第 一,成爲品学兼优的代表, 年年是三好学生。 甯缺的学习却有些跟不上的样子,考试一直在中下游晃荡, 甯伯伯经常训他。 二年级的期末,全班40多人,甯缺考了第30多名。 甯伯伯很恼怒,那天带着甯缺来我家串门, 喝了两盅酒之后 他突然对我爸 爸说: 「甯缺看着实在不成器, 要不我们这娃娃亲就取消了吧别耽误了山山。 」我这才知道,我和甯缺是有娃娃亲的, 这时候我已经略略的懂这些事了知 道娃娃亲就是长大以后要成亲, 然后要一辈子住在一起。 可是,甯伯伯说要取消这个亲事,那我长大以后就看不到甯缺了我问甯伯 伯, 是不是取消了娃娃亲我长大以后就不能和甯缺一起玩了。 甯伯伯犹豫了一下, 对我说: 「山山, 你上初中的时候还会和甯缺是同学 但是你会上惠州最好的高中, 甯缺考不上的话就不能做你的同学了那时候你就 会认识新的好朋友, 然后上很好的大学学出来会有很好的工作,很好的生活。 」然后转头看了看甯缺: 「他就只能到火车站去扛大包, 卖苦力去。 」我有些难过的看着甯缺,心说他这麽瘦弱的样子, 怎麽能去扛大包呢。 甯缺 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我妈妈赶紧把他抱过去安慰, 责怪甯伯伯把孩子吓到了 然 后哄甯缺: 「多多, 不怕你爸爸吓你的,你将来也能考上大学,不会去做苦力 的。 」甯缺却哇哇的哭着说: 「我不要离开山山姐姐, 我不要离开山山姐姐。 」我 爸爸愣了一下, 哈哈大笑: 「原来这小子怕的是这个。 」然后对甯伯伯说: 「男 孩开窍晚, 而且就算是没有好工作我们两家这麽多年的积蓄, 就这两个孩子 也苦不到他们。 」然后, 爸爸问我: 「山山,你要不要一直和甯缺做好朋友, 在一起读书在 一起玩。 」我说要。 然后,那天晚上,大人们达成了一个协议, 整个暑假把甯缺禁足不允许出 家属院一步, 每天早晨送到我家我看着他学习。 甯伯伯说,甯缺这小子欠揍, 你看他哪不顺眼, 就修理他算是替我管教的。 我认真的点头说好。 然后,整个暑假,甯缺就在我的戒尺下, 把假期作业写完之后又把二年级 数学的所有课后题做了两遍, 把所有的语文课文抄了五遍还都背了下来。 甯缺 也奇怪,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安安静静的在那学习, 不像以前在学校总在课 桌下做小动作。 甯伯伯看的特别高兴,让婶婶带我去商场, 给我好好的买了几件漂亮衣服。 三年级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甯缺考了第二十名, 期末考试考了第十八名, 甯伯伯又是特别高兴, 说甯缺要是一辈子能被山山这麽管教着一定会走上正途。 我爸爸妈妈也很高兴,说两个小孩关系还真的好, 大人也就欣慰了。 然后,我们两个就在过年的时候,弄出一件让四个大人都头疼不已的大事。 那天,我和甯缺在我家看电视,看到飞机上往下跳伞的镜头, 我们都一阵 的羡慕我想起之前做的实验, 小鸡蛋放到纸篮然后用大手绢做的降落伞, 从二楼扔下去, 鸡蛋都没有碎。 我对甯缺说: 「我们举着伞,从楼上跳下去, 应该也和他们一样吧」甯缺想了想 说: 「一把伞可能不够, 应该一手举一把才行。 」我点点头,同意他的想法,然后在客厅把家的两把伞找出来, 拉着甯缺进 了我的房间妈妈问我拿伞做什麽, 我说做实验妈妈也就没再问。 我把伞给甯缺,指着窗户, 说: 「你从这跳下去。 」甯缺有些害怕,但是又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说: 「快点你这麽瘦,这麽轻, 肯定没问题。 」甯缺点点头,站到三楼的窗外,我拉着他, 他把两只伞都撑开我问好了麽, 甯缺说: 「好了, 可是我害怕。 」然后我放手,又一把把他推了下去。 然后我就看到两把伞都直接翻折了过来, 变成了大写的Y 的样子甯缺重重 的摔在草地上, 倒在那一边惨叫一边哇哇大哭。 我知道出事了,赶紧冲出卧室, 一边哭喊着: 「甯缺摔着了。 」一边拉着妈 妈往楼下跑。 跳过了家属院的诊所,甯缺直接被送到了区医院, 晚上爸爸也回来了,四 个大人都凑到了一起, 爸爸看到我抡起巴掌就要打,被甯缺的妈妈给拦住了。 甯缺妈妈说只是右边脚骨骨裂,腿没有断, 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要吓到山 山。 爸爸妈妈特别后怕,说幸好楼下是软草地,要是水泥路, 还不定出多大的事 呢。 妈妈还特别自责, 说: 「我是看见山山拿了两把伞进屋的, 她还说了去做实 验我竟然没有想到他们会这样。 」婶婶安慰她,说谁能想到这个啊,从没听说谁家的小屁孩能搞出这麽大的事 来。 然后,那天晚上,甯缺被吓得很惨,很早就睡着了。 几个大人在甯缺的病房 外坐着说话,我挨了顿揍之后在他们旁边被罚站。 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怎麽说着说着,又说到我和甯缺的亲事上来了, 后来 爸爸把我叫过去, 说: 「山山,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甯缺的媳妇了。 以后不管他 学习好不好,身体好不好,你都要和他在一起, 知道了麽」我有些愣神这是对我这次做的坏事的惩罚麽甯缺的妈妈看我呆呆的样子, 以爲我被吓到了赶紧安慰我,说没事没事, 你爸爸吓唬你的。 然后这时候我回过神来, 说: 「好。 」这时候,轮到他们愣了,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 我有些奇怪这个有什麽 的啊,暑假的时候, 不是说好了麽我和甯缺会一辈子都在一起,那不就是要做 他的媳妇了麽, 他们那麽惊讶做什麽然后这个年两家都没有过好, 晚上是甯缺的妈妈在病房陪床,白天是我 陪床, 两家会轮流给我们送早晚餐。 有几天甯缺妈妈晚上要加班的时候,晚上也 是我陪床, 陪床的长椅睡的特别不舒服我就跑到甯缺的病床上和他挤着睡。 我被责成甯缺整个住院期间都要陪着他, 和他一起写作业帮他温习功课。 这其实是挺好玩的事,甯缺的右腿被吊在那, 想动都动不了我怎麽欺负他都可 以。 尤其是第二天,甯缺脚上裹了厚厚的石膏之后, 就更有意思了。 我去买了根黑色的水笔,没事就往甯缺的石膏上画个小人, 写几个诸如笨蛋、 傻瓜之类的字然后在甯缺的脚心那写了一行字, 甯缺看不到问我写的什麽, 我笑着就是不告诉他, 让他自己猜。 甯缺问: 「写的是『甯缺,对不起』麽」我笑着说不是。 那天晚上,甯缺 的妈妈看到那行字,笑了好久, 甯缺求她告诉他是什麽字婶婶也没有告诉他, 让他自己来问我。 又过了一天,我想起来点什麽,又在那行字后面补了一行, 然后继续不告诉 甯缺。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那天我从厕所回来,看到甯缺正在那用力的掰腿, 疼的呲牙裂嘴的吸着凉气的样子。 我问他看到没有, 甯缺笑着说: 「看到了, 你说你爸爸把你给我做媳妇了。 」 我哼了一声: 「后面那句呢」甯缺立刻苦了脸: 「所以我什麽事情都要听你的。 」我笑嘻嘻的点了点头,让他不要忘了。 甯缺的整个住院过程中,还有一件事情, 就是给他上厕所的事厕所很远, 所以医生给了我一个便壶。 甯缺第一次要上厕所的时候,刚刚打上石膏, 根本不让他动我拿着那个便 壶,甯缺却说什麽都不脱裤子。 后来我发怒了,拿便壶敲了他的头, 说: 「不就 是小鸡鸡麽, 你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不是天天都看」甯缺不再说话, 我拿着他的小鸡鸡塞到那个便壶的开口很大的壶嘴, 尿 完了看甯缺脸红红的,他居然会害羞了。 后来,甯缺再尿尿,就不那麽害羞了。 不过他的大便,就说什麽不在病床上, 一定要去厕所, 第一次是护士背的后来都是我背的。 护士跟几个家长都夸过我, 说厕所差不多两百米远, 还要上下楼梯我背着甯缺连粗气都不喘,爸爸颇爲自 豪, 说山山从小身体就比男孩子还好。 结果,我这一背,就背了差不多半年。 甯缺出院后,医生叮嘱百天之内最好不要下地行走, 半年之内不要剧烈运动。 所以开始的时候,甯缺都在家休养,我每天回来给他补课温习, 后来他好一点 了能被搀扶着去厕所的时候, 他开始上学。 小学离我们家属院差不多要一公, 我每天就上下学背着甯缺去。 开始妈妈还不大放心,后来看我中间只要歇两回就 能把他背到学校, 也就没再管。 只不过上厕所的时候,就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帮他了, 会有要好的男同学扶 着他过去。 这样持续了半年,直到确认甯缺确实走路不疼了, 拍X 光也没问题了 我才放心的让他自己走, 然后勒令他每天早晨跟我一起跑步晨练我还是认爲如 果甯缺像我一样结实的话, 应该不会把脚摔坏。 三年级的期末,甯缺的考试名次并没有下滑, 而且脚上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天天跟我晨跑, 身体也结实了些伯伯和婶婶特别高兴,说甯缺天生就是被山山 管的命。 四年级的第二学期,学校的春季运动会开始了, 从这一年我们属于大年级 的学生了,要参加学校的3000米跑, 四五六年级混合起跑但是分年级记成绩。 3000米,对于一个十岁的小学生来说,可能还是远了些, 所以学校并没有强 制参加但是我很想试试这一年天天拉着甯缺晨跑的效果, 然后我作爲班长强 制甯缺参加没有人愿意的3000米跑。 最后,在混合记名模式,我跑了全校第二, 年级第一甯缺全校最后一名, 年级第二名, 居然还给班增加了5 分的团体分。 但是,我却十分顾虑甯缺的身体素质,然后我不再叫甯缺晨跑了, 改成每天 放学的时候一定要拉着甯缺在学校跑足10圈, 才和他回家。 而5 年级和6 年 级,我都拉着他参加了运动会的长跑, 甯缺居然在6 年级的时候跑到了全校第三。 五年级的某一天,翻到我爸爸勘探科考时吃的压缩饼干, 剥开尝的时候爸 爸提醒我少吃点,那个东西到胃会胀, 吃多了会把肚子撑破。 把肚子撑破这麽严重,不会的,老爸一定在吓我, 我要试一下。 我把一整 包的压缩饼干塞到书包,准备第二天带到学校。 第二天中午,我对甯缺说,我给你带午饭了, 然后把巴掌大的整包四块压缩 饼干给甯缺吃 然后自己吃面包牛奶陪他。 甯缺吃了一半,说不好吃,不想吃了, 看着我凶巴巴的目光, 又很自觉的继续吃。 甯缺吃了三块之后,就再也吃不下了,然后管我要水喝, 说口干而他水瓶 的水已经喝光了。 我这时才有点害怕了,甯缺好像已经喝了很多水了, 不会真的要把肚子胀破 吧。 我让他忍着点,待会没事了再喝。 结果过了一会,甯缺肚子真的开始疼了, 我问他是不是很疼, 甯缺说不是很疼一抽一抽的那种,但是特别胀想吐。 我无 奈的找老师请假,带着甯缺回家。 我还是留了心眼的,我让甯缺在家属院门口等我, 我自己回家拿上所有的压 岁钱和零花钱带着甯缺去了附近的医院, 我没敢进家属院的诊所怕这事会 传到我爸耳朵, 我会挨揍。 然后医生简单问了问甯缺的情况,就笑着让我们坐在外面继续观察。 我们也 不敢离开,只好一直无聊的在走廊坐着, 过了半小时甯缺去了趟厕所,跟我 说不疼了, 我们走吧。 这时候已经上课了,我们就没回学校,甯缺带我去了旁边一个游戏厅玩游戏, 我心还是愧疚买了二十块钱的游戏币给他玩。 甯缺玩的是角落的一种对战游戏,他玩的特别好, 一个游戏币差不多打了 半小时。 我只是静静的站在后面看他玩,后来可能有别人觉得甯缺打得好, 就过 来投币和甯缺对打然后基本上全都输了。 我感觉甯缺在游戏机面前似乎换了一 个人, 投入自信,超快的反应,超级好的节奏感,那种组合大招发的特别的行 云流水, 看他打游戏真的好舒服咔咔咔咔的摇杆和按键发出的组合声音很好听。 他如果把打游戏的精力都用在学习上,应该进班前5 名不是问题吧, 我暗 暗想着。 到了正常放学的时间,我和甯缺往家走, 我突然想起个问题 问甯缺: 「你知不知道今天吃得是什麽」甯缺说: 「压缩饼干, 知道啊。 」我问: 「那你知道压缩饼干吃了会胀肚子麽」甯缺说: 「我知道。 但是你硬要我吃我就吃了。 」啊,这麽好啊,真的我说什麽甯缺就会做什麽啊, 太听话了。 我正美滋滋的 想着呢, 甯缺接着说: 「吃多了胀到的话, 下午正好不用上学了。 」啊,这个小混蛋居然打得是这种算盘, 我开始心疼下午花的二十块钱了觉 得自己好冤。 几天后,我妈妈不知从哪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我又挨了顿我爸的胖揍激烈 程度几乎等同那年甯缺跳楼事件, 我觉得那二十块零花钱花的更冤了。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我开始模模煳煳的意识到, 说不定甯缺比我更聪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