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机关城
这就是雷神锤,果然霸道」,一脸娇媚的赤炼将红袍接到肩部, 露出深不见底的乳沟诱惑的对卫庄说着,「大铁锤修炼的雷神锤是一种极其霸道的武功, 有两层招数。 第一层是风,一旦发动,十丈之内会形成一股风暴, 在这个范围内的敌人犹如陷身漩涡之中动弹不得。 雷神锤第二层,巨锤携带雷神之力,莫说碰上, 丈外就足以将敌人轰为齑粉是一种一击必杀的锤法。 」「这么说来,隐蝠很危险啊。 」「隐蝠10年来在南疆修行蝠血术,如今大成, 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 反而是雷神锤在密林之地发挥不了威力。 」微风吹过,树梢之上突兀的出现一个白影, 他站在树叶上脸上挂着冷漠,好像站在世界之外,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情况如何『,卫庄头也不回,仿佛早就知道他站在那里, 」隐蝠缠住了大铁锤胜算很高,麟儿不知在哪了「, 」有麟儿在墨家机关城注定守不住了「,赤炼仍是裸露着胸部, 丝毫不介意白凤在场。 风雷声消失后,几道红影在远方一闪而逝, 「看来是隐蝠胜了真是可惜了大铁锤,那么强壮呢!」远方再次闪过一道白光, 同时幽幽的萧声响起来「这是白雪,看来那白光就是水寒了」, 「高渐离和雪女联手隐蝠绝对不是对手」,白凤虽然说着隐蝠有危险, 却是一点救人的表示都没有「隐蝠生于南疆, 对密林之地熟悉远过于其它人况且现在是黑夜, 没人杀的了他。 我们走吧,明天诸子百家就再也没有墨家了」。 密林之中,隐蝠正对着高渐离,「风萧萧兮易水寒, 你就是高渐离你的血一定不错」,高渐离冷冷的对着隐蝠, 「今晚就是你丧命之时」说完白光就将隐蝠包围起来, 幽幽的萧声同时响起隐蝠瞬间觉得自己掉进了冰天雪地之中, 周围尽是唿啸的寒风哪有什么敌人雪女10步后面, 正有一个人看着她他全身黑袍,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他看着雪女,眼里流出贪婪的欲望, 嘴角不经意的划起一个弧度。 「谁」,雪女犯然回头看向身后,刚才她只觉得一束目光盯在自己身上, 自己仿佛全身被看透一般。 然而身后除了高耸的树木,哪来的什么人。 隐蝠不愧为修行多年的老怪物,雪女一分神, 他立刻摆脱了幻境而此时水寒已经快贴到他身上了。 隐蝠急退,胸前仍然飘起血花。 「高渐离,你等着」,隐蝠几个急闪,就在密林中失去了踪影, 而高渐离担心雪女最终也没有追上去。 而此时,黑袍人手正掐着一个墨家弟子,他的身边开始变幻, 最后变得和他手上的墨家弟子一样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掐断了他的脖子, 朝着机关城入口的方向走去。 「大铁锤没事吧」,班老头对着一个面貌清丽的女子问道, 「他没受什么大伤主要是中了隐蝠的蝠毒,我已经帮他解了, 加上我的药明天就没事了」,「我就说吗,有端木姑娘在, 就算是死人也能救活绝对不会出事的」,盗跖嬉皮笑脸的拍着端木蓉的马屁, 却只得到一个哼声。 「把大铁锤抬下去休息。 现在墨家机关城已经暴露,卫庄的流沙也出现了, 据探子报告山下出现大量秦兵,看来秦王这是铁了心要灭掉我们机关城了」, 班老头撸着胡子对着众人说道「我墨家讨论事情, 就不劳客人操心了」高渐离一脸敌意的看着盖聂, 「小高」班老头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度,「盖先生是巨子请来的客人, 是我们的朋友」「班大师放心,在下理解,盖聂这就告退。 」盖聂一脸平静,对于高渐离的敌意一点都不在乎。 「哈哈,班老头,你接着说」,盗跖身形一闪, 已经搂住了班老头嬉嬉哈哈的,「咱们机关城稳如泰山, 就算秦兵来的在多他们也打不进来」。 知道小高和盖聂不对头,班老头也不再说什么, 接着盗跖的话说「这次我们回来的时候,机关兽意外的出了故障, 我怀疑是公输家的人也来了传说公输仇在机关术上天赋极高, 已经将霸道机关术修炼到极致如果此人真的来了, 密林的陷阱绝对挡不住他的」,「如今巨子不在, 我们可要小心点」。 众人之中班老头年龄最大,也是他怪机关城最为熟悉, 众人隐隐以他为首。 「如今敌人就在外面,我们要加强巡逻, 让兄弟们都小心点机关城虽然严密,但我们绝对不能大意, 各部门准备好自己的事也千万不要乱了阵脚。 」雪女趁机插话进来。 「不错,雪女说的很对,小高你和雪女布置下机关城的防御, 端木姑娘清点下医药恐怕这次不少兄弟要受伤了, 我去把机关城所有的机关打开小跖你安排下客人」, 「如果有什么帮的上忙的在下定然尽力」,看到墨家弟子丝毫不乱, 范增不由佩服。 「范大师不用如此,我墨家机关城经营百年, 今日就让贼子见识下厉害大师尽管在这里做客, 无须担心」「项氏一族和秦国有不共戴天之仇, 墨家秉成侠义之道现在我们在此避难,碰到主人家有敌, 我们怎能置身事外」「范大师尽管放心,真有需要之时定会不惜薄面。 城外密林机关重重,而机关城又只有一个入口, 敌人除了正面进攻别无他法真到了那时定有大师发挥的地方, 现在大量尽管去休息。 」「那如此,在下就不打搅各位了」。 「范老头,我告诉你,墨家机关城可是有很多漂亮景色, 走吧我带你们去欣赏欣赏。 」「那麻烦盗跖首领了。 」在不远处有个墨家弟子静静的听着这一切, 看着众人散去他选择跟在了班大师后面。 「墨家的机关城设计果然妙,全城靠着水流运转, 不需要一丝人力如此鬼斧神工之术,当真让老朽配服。 」「卫庄大人请看,此处是整个工程的核心之处, 所有的水流都通过此处流向其它地方如果要下毒的话这里是最好的了, 经过一断时间毒素就会流遍全城。 不过老朽听说,镜湖医仙的端木蓉能解百毒, 此刻她正在机关城中。 」「她已经死了」,「死了」「鸩羽千夜, 是世间最恐怖的毒药一滴就能毒死一城的人, 就算她活着也解不了」,赤炼撩人的声音传来, 手指上把玩着一个精致的玉瓶。 「咳咳,赤炼姑娘的手段,在下自然是相信的」, 公输仇一脸猥琐偷看了眼赤炼几近赤裸的胸部。 却被赤炼冷冷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把毒药交给麟儿,明天日出之时,机关城不攻自破。 」「你不是墨家弟子,你到底是谁」此时端木蓉浑身赤裸着, 四肢被捆绑扔在床上并不像卫庄说的已经死去, 身前站着一个墨家普通弟子「端木姑娘醒了」对方的眼睛在端木蓉身上来回游荡, 端木蓉只觉浑身起了疙瘩恶心的难受,羞愧和惊恐牢牢的占据着她的心, 「你要是敢碰我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端木蓉强自镇定, 然而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点功夫都用不上浑身的内力被冰封起来, 身体软绵绵的更是使不上一点力气如今除了一张嘴能骂人, 什么事都做不了。 「哼,阶下之囚,也敢嘴硬」,「你这个样子真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也难怪盖聂不理你了」「你要做什么,你别过来」, 端木蓉恐惧的叫了起来「让我教教你怎么讨人喜欢吧!」看着对方一脸的淫笑, 端木蓉又岂会不知对方的想法「对不起,蓉儿无力为你保持清白了」, 心里想起盖聂一阵巨大的痛苦袭来。 而她此时担心的盖聂,正被关在牢里,自身难保。 在麟儿伪装成盖聂袭击了班大师后,本就对盖聂有仇的高渐离直接带着人将盖聂抓了起来, 而相信清者自清的盖聂并没有做任何反抗其它人虽然心里有疑问——盖聂为什么不直接杀了班大师, 以他的身手班大师如何也逃不掉的,但把他关起来总不让情况更坏, 是以虽有疑问却也没阻止高渐离而相信盖聂的没来得及参与这事就被麟儿给放倒了。 麟儿的手在端木蓉脸上滑过,如同情人的抚摸, 「不愧是学医的这皮肤保养的可真好」,「呸」, 端木蓉一口直接吐在麟儿脸上「可惜嘴巴里没藏毒, 否则你就能得救了哈哈」,手指捏着端木蓉的下巴, 麟儿强吻在端木蓉嘴上而端木蓉却是连反抗都做不到, 端木蓉只觉自己恶心到了极点身为医者,什么样的恶心事没见过, 这时候却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口中的舌头比生蛆的尸体更让人讨厌。 「呕」,端木蓉直接吐了出来,「这就不行, 一会你还要给你舔鸡巴呢让我看看你的奶子有没有我想的结实」, 麟儿抓住端木蓉的乳房用力的揉了起来身为杀手, 他对人体的熟悉并不亚于做为医仙的端木蓉动作虽然粗暴, 却是最能挑起人的情欲。 而在麟儿的挑逗下,纵然身为医仙的端木蓉也只是抵抗的时间长了点, 身体的本能最终还是占了上风只见端木蓉此时已经全身泛红, 唿吸粗重「端木姑娘喜欢在下这样摸你吗」「看看, 身体都流出下流的水来了」麟儿的手在端木蓉下身的穴口滑过, 带起一波淫水「无耻的东西,迟早我会杀了你」, 「如果让聂大侠看到你这个样子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 「端森蓉你觉得他还会喜欢你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卑鄙」, 端木蓉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人刚才他还是一副淫贱的样子, 被自己骂了后却突然放开了自己麟儿走到窗前, 那里不已经停了一只白色的小鸟脚上系着纸条和一个小巧的瓶子, 原来他在跟同伴联系端木蓉想到,随即又担心了起来, 不知道多少人潜伏在机关城。 端木蓉睁大了嘴巴看着刚才还是回墨家弟子的男人变成了自己的样子, 「你是暗之麒麟」一道亮光闪过,端木蓉瞬间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你很幸运,因为这里不会有人来」。 随即麟儿打晕了她。 凭着端木蓉的身份,麟儿很容易将鸩羽千夜投到了中央水池之中, 只等着天亮而此时距天亮还有几个小时。 「或者可以将雪女一起抓起来」,而此时高渐离正和雪女在一起, 「小高雪女」,「蓉姐姐」,「蓉姑娘」,雪女以为端木蓉是因为盖聂的事才来的, 暗中拉了拉高渐离「雪女,终于找到你了,你来帮我炼点药」, 「炼药平时不都是月儿帮你的吗」「月儿那丫头不知道死哪去了 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那阿雪你陪蓉姑娘去好了, 巡防我自己就可以了」高渐离知道端木蓉喜欢盖聂, 而端木蓉脾气又怪这时候很怕她闹起来,现在有借口打发她, 却是正好不过了如果他知道正是自己这个决定让雪女陷入万劫不复地步。 两人心意相通,不用多说雪女也明白高渐离的想法, 拉着端木蓉说「蓉姐姐我们走吧」,而变幻成端木蓉的麟儿只觉得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抓住了自己, 一股清香随之而来心理赞了一声,好一个绝世美人, 今晚就要躺在自己床上了。 「雪女你看那边」,趁雪女一转头,麟儿将一包粉末撒在雪女脸上, 「你……「不愧是医仙端木蓉这等迷药都有。 迷药正是从端木蓉房间里找来的。 抱起晕迷的雪女,转瞬已经消失。 端木蓉是被痛醒的,她只觉得自己的下身如同被撕裂了一样, 却是麟儿在她晕迷的时候将她给破处了「你个混蛋, 放开我啊」端木蓉身体一动,下身就传来一阵巨痛, 端木蓉对人的身体何等熟悉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而她看向麟儿的时候却呆住了「你无耻」,端木蓉从来没这么气过, 麟儿居然变成了盖聂的样子来强奸她、「嘿嘿, 端木姑娘怎么样现在被自己喜欢的人给破处, 你一定会记着一辈子的。 」麟儿丝毫不顾忌端木蓉刚破的身子,在她身上冲撞起来, 而端木蓉只能咬牙承受这痛苦一向坚强的她眼里也不仅流出了泪水。 「端木姑娘的小穴很紧啊,在下真是有福气, 能享受到如此美穴」端木蓉虽然竭力抗拒,但身体痛过之后快感却是连绵不绝的传了过来, 她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露出有快感的样子但又怎瞒得过经验丰富的麟儿, 单从下身传来的湿润也能判断出她此时的状态。 「哼,动情了吗就让你更爽点」,麟儿调整了下姿势, 让两人交合的更深端木蓉只觉得自己的花心要被插破了, 忍不住叫了一声「端木姑娘爽的话尽管叫出来, 这里没有人会听到」「淫贼,你休想」,「嗯……啊……」「端木蓉, 看着我的眼」麟儿的声音仿佛有着奇异的力量, 端木蓉如本能一样扭过了头麟儿的瞳孔漆黑一片, 将她的目光吸引过去「我是盖聂」,「你是盖聂」, 「你喜欢盖聂」「我喜欢盖聂」,「你喜欢和他交欢」, 「我喜欢和他交欢」「你要他在一起会很快乐, 无论他对你做什么」「我会快乐,无论他对我做什么」, ……麟儿眼睛的光芒散去端木蓉也醒了过来, 「端木姑娘在下操的你爽吗」,「这人当真讨厌, 居然让我说这样的话看他平日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原来也这么变态」端木蓉只知道自己在和盖聂交欢, 却忘了自己为什么和他这样了。 「端木姑娘,快回答我」,「盖聂」快速的插了端木蓉几个, 逼着她说「爽,你操的我好爽」,「喜不喜欢我操你」, 「喜欢喜欢,快用力操我吧」,端木蓉只觉得很是羞涩, 只愿盖聂心情操自己不再问这些羞人的事,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盖聂」果然兴奋连穴里的鸡巴都变大了不少, 两人心情的操着端木蓉达到第一次高潮后变得更加的浪了, 主动的缠着「盖聂」压迫他的鸡巴,而她身上的绳子, 早就消失了。 就在两人不知第几次泄身时,一声惊叫响了起来, 「蓉姐姐你们……」,雪女羞的捂住了脸,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软了下来, 她本来就是舞姬年轻时没少学习侍候男人的技巧, 虽然没有和男人交欢过却和同性没少做过,对于性爱的快感, 她比处女的端木蓉要清楚的多了。 这此年虽然跟着高渐离,但高渐离对她敬若神明, 从来不肯对她有任何非分之举而尝过云雨味道的她每次只能在深夜自己解决, 如今看到一场真人实战身体不自觉的起了反应, 多年来压抑的欲望一下了暴发了。 「雪女,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不要啊……快停下来, 雪女在看着呢!」被雪女看到自己淫荡的一面 端木蓉觉得自己要羞死了然而身体却更加的敏感, 快感将她淹没端木蓉在雪女的注视下晕了过去。 看着高潮后晕迷的端木蓉,「盖聂」的眼光转向了雪女, 「盖聂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雪女姑娘很需要在下」, 「没有你不要过来」,在多年后,雪女以为已经忘了自己当年训练的如何挑逗男人的能力, 然而今日她再次使用了出来如此自然,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只有「盖聂」欣赏到了她这别样的风情看着盖聂向自己扑来, 雪女本能的用脚去踢他却发现自己无法调动一丝内力, 而毫无力量的脚也直接落在了「盖聂」手中雪女的肢不但不臭, 和身体一样有一股清香「盖聂」将她的含入嘴里, 细细的品了起来而雪女一双脚也是敏感之地, 被「盖聂」反而让她动情了起来雪女想抽出自己的肢, 却发现自己如何都做不到「盖先生,不要这样, 你是大哥的朋友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而盖聂却是毫不理她, 「淫荡的小骚货连内裤都不穿」,盖聂提着雪女的脚, 顺着看下去却发现雪女身下根本什么都没穿, 雪女喜欢自然除非必要,她一般也不喜欢穿太多的衣服, 而平时她又是一副冷落冰霜样子谁会想到她如此淫荡。 「不是」,盖聂随手将雪女拉起,一双手托住雪女的臂部, 鸡巴准确的插入了雪女的小穴中「你果然不是处女, 你个骚货现在现出原形吧」,说着对雪女发起了勐烈的进攻, 雪女本能的使用出当年爱训时的技巧让「盖聂」爽的不得了, 而她自己也被积压多年的情欲冲破心智投入到和「盖聂」的激情当中。 端木蓉被两人吵醒,雪女正趴在地上翘起屁股, 而「盖聂」正插入到她的小穴中「端木姑娘, 你醒了」顺手拉过端木蓉拔出鸡巴插入到她骚穴中, 刚食汁味的端木蓉立刻淫叫起来盖聂不时的转换自己的目标, 两女都是发情状态如今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 一个比一个叫的大声。 再次将两人干上高潮后,盖聂将自己的精液射到两人身上, 受过训练的雪女立刻将精液舔了干净。 时间已经将要天亮,「时间到了」,盖聂心里想着, 看着呈现痴态的两人他悄悄的退了出去,出去时已经是墨家普通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