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最变态的前男友
在娟娟上了大学以后,由于校园里的男孩子很多, 有些人更整天盯着女生看为了保持人家清纯的形象, 怕被人发现自己是个淫荡的女孩所以我不穿内裤出门的习惯开始收敛了一些。 在穿短裙的时候比较会记得穿上内裤了,有时候甚至也穿透明的丝袜。 实在非常不想穿内裤的时候,也会穿短裤或紧身牛仔裤, 以免春光外泄。 虽然如此,在公车上或其他公共场所,仍然偶尔会被吃豆腐, 但发生的频率的确比以往略少了一些有时候我只要稍微的抵抗, 那些色狼就不敢再继续动作。 这样一来,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吗……才不会呢!由于天生姿色过人, 再加上人家刻意塑造的清纯玉女形象娟娟在系上可是许多男同学追求的目标, 甚至连学长们都想要和我做朋友所以才进学校没多久, 就成为我们系上的系花。 对于同学们的追求,娟娟也不是不动心, 但由于上大学之前曾经交过几个男朋友深深觉得男人在把女孩子追到手以后, 就开始变心了所以一直不敢接受大学同学的感情。 当然我也知道有非常专情的男人,但是在短时间之内, 我怎么会知道这些现在看起来很体贴很专情的男人 是不是为了上我才故意装的呢反正四年的时间长的很 要 解认识一个人也够了。 万一我在大学生活里,男友一个接着一个的换, 「随便的女人」、「荡妇」、甚至「公共厕所」这种不雅的称号 就会一直跟着我到毕业为止我才不想这样糟蹋我的年轻岁月呢!果然在第一次的期中考之后, 一些没耐性的家伙就移情别恋了毕竟我们班上有姿色的女孩子也不少, 而且也不一定要追自己班上的女孩子啊外系、外校漂亮美眉多的是。 这样我也乐的轻松,免得走到那里都有人黏在我身边。 另一方面,虽然我没穿内裤的习惯比较收敛, 但是偶尔还是会忘记只穿着迷你裙就上学去了, 尤其是早上刚睡醒的时候迷迷煳煳的常常到了公车上被人偷摸臀部的时候, 才意识到自己没穿内裤。 还好我在学校的时候特别小心,才没被人发现。 不过夜路走多了,也是会碰到鬼。 不久以后,我的一个学长阿章私下塞了封信给我, 我还以为是情书回家后打开来一看,信封里竟然都是一些偷拍我的照片, 而且都是一些没穿内裤的裙下风光有不少张还拍到了我的脸。 我只好赶快约阿章学长出来,问他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啊,只要你当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他倒是也没提出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不过谁知道在我当了他的女朋友以后他会怎么对待我。 「要是你答应的话,我保证把那些照片的底片交给你……。 」毕竟我还有把柄在他手上,要是我不答应他的话, 恐怕他会到处散播这些照片。 「好……好吧。 」我只好红着脸先答应了。 不过之后他并没有将底片给我,每次约会我向他提起时, 他总是会推托忘了带我一点也不敢违抗他, 因为怕他反悔。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的表现很好,对我非常温柔, 身体的接触也仅止于牵手、搂腰连接吻也没有, 更别说是做爱了。 他如此绅士的表现,使我渐渐喜欢上他,也淡忘了当初是因为他的威胁才成为他女朋友的这件事。 有一次在看完电影之后下大雨,我们两个就搭计程车回他在校外租的宿舍, 由于衣服被雨淋湿了他建议我把湿衣服脱下来, 以免感冒。 当时的气氛非常好,他好像有点克制不住, 于是就和我做爱了。 他做爱的技术非常好,光是用手就把我搞上高潮, 更别说阴茎的插入了。 「啊啊……学长……啊……弄得娟娟……好舒服……啊……」我娇声的淫叫, 使他越插越勐插了一个多小时才射精在我的胸部, 我被他干得达到好几次高潮在他射精后, 我的阴道还继续在抽搐流出大量乳白色半透明的淫液, 他一边抚摸着我的阴唇 一边挖苦我说: 「你果然是个外表清纯、内心淫荡的骚货, 休息一下待会儿再让学长好好疼你。 」「好讨厌喔,学长那么厉害才把人家弄成这样, 还取笑人家。 」这时候电话响起,他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谁啊……小正喔。 ……没有啦,只是在干我那个淫荡的女友,……啊你不信不信自己过来看啊!我系上的系花喔!……好啊, 待会见。 」我不知道小正是谁,不过应该不是我们系上的学生吧。 我向阿章学长撒娇抱怨说他老是说人家淫荡, 还告诉别人。 「是啊!难道你不淫荡吗待会我朋友来了要用你的身体好好招待人家喔!」「我才不要呢!」我断然拒绝, 惹得阿章有点不高兴 用手抓着我的乳房对我说: 「你不要忘了, 你还有不可告人的东西在我手上呢!」这时候我才想起照片这件事 马上哀求他不要把照片传出去我会乖乖听话的。 在他的朋友到达之前,他拿出一支电动按摩棒, 显然是想要玩弄我消磨等待的时间。 他毫不犹豫「噗滋」的一声,就把按摩棒插入我的阴道, 我以前从来没有被电动按摩棒插过没想到是这样的舒服, 又开始「啊……啊……啊……」的呻吟了起来 他另一手抹一抹我胸部残留的精液后将手指插入我的嘴巴, 要我把它舔干净我因为下面被按摩棒搞得很有感觉, 就毫不在意的把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由于按摩棒被我阴道紧紧的夹住,所以他干脆把电动按摩棒开到最强以后, 放手到一旁欣赏我依然是被按摩棒弄得「啊……好厉害……啊……」的淫叫, 双腿也被搞得微微地颤抖。 不久后他拿出一条皮带,将我的双手抬起绑在床头, 然后拿着电动按摩棒快速的抽插起来没想到我被这样凌虐, 反而更有快感舒服得连眼泪都快要滴下来。 「啊……不要……再蹂躏人家了啊……人家……受不了了啦……啊啊……」我虽然嘴里说不要, 但淫水却不断地随着按摩棒的抽插涌出。 不久以后,他的朋友小正终于到了。 小正进房间的时候,我被搞得正舒服,也不管是在陌生人面前, 一样继续放荡的呻吟。 「怎么样蛮正点的吧!」「哇塞……不错嘛!淫荡美少女耶!怎么搞到的啊」「喜欢吗朋友都做这么久了, 这个马子就借你干一次吧。 」「真的还假的我是不会客气的喔!」「叫你上就上啦, 难道你只是来这里看看而已吗」说着说着 阿章学长就凑到我的耳边: 「我的小娟娟 你可要好好的招待我的朋友否则……」还没说完, 小正就脱下他的长裤与内裤把略微勃起的阴茎, 塞入我正在呻吟的小口阿章则是继续用按摩棒抽插我的阴道。 这时我的双手被绑在床头而无法抵抗,又受到阿章言语的威胁, 我只好乖乖的替小正口交。 我用舌头舔着小正逐渐涨大的龟头,同时又受不了按摩棒抽插的刺激, 而发出「嗯……啊……嗯……」的声音小正见到我如此的配合, 便将阴茎更深入地插入我的口中一直顶到我的喉头。 我上下两个地方,分别被真假阴茎塞满,使我得到很大的满足, 我以极为淫荡诱惑的眼神看着我的男友而他只是冷漠的看着我在替他的朋友口交。 「喂,可以来插插她下面这个洞了,湿的跟什么一样……」然后就把电动按摩棒一口气抽出来。 小正刚刚被我舔得很舒服,他的阴茎已经勃涨的非常大, 准备好要插入我的阴道了。 他将沾满我唾液的阴茎在阴唇上摩擦了几下后, 就开始慢慢的插了进来「啊…啊……」毕竟真实的阴茎才有最令人兴奋的快感, 我立刻舒服地叫了出来。 而小正也毫不客气的用力干我,我为了好好「招待」他, 还扭动我的腰部及臀部以配合他的撞击。 「喔!好紧……啊……小美女……你真的好紧……啊……喔……!」我试着缩紧我的阴道, 使他更舒服免得阿章不满意而散发我的照片。 「啊……啊……把人家……都塞的满满的……嗯……啊……」「对!搞她!就是这样, 用力的插她这样她才会爽……」阿章也看得越来越兴奋, 但他并没有来一起搞我。 不过小正倒是尽情的插我,不让我有任何休息的机会, 我想他可能从来没干过像人家这么淫荡的美女吧。 由于我很投入地跟小正做爱,所以比平时更快达到高潮, 他才插了十几分钟我就泄了。 「这么快就不行啦我还没玩够呢!」小正把我翻成俯卧的姿势继续干我, 一插就插了半个小时插得我的私处红肿, 两片阴唇都往外翻了出来。 「啊啊……人家……啊……又……要泄了啦……啊啊啊!!」我又达到了高潮, 阴道开始不断地抽搐。 「嗯……,我的小美女……啊……我也……快要去了……!」小正看看阿章, 似乎要徵求他的同意而阿章点点头表示要他射在我里面。 小正便用嘴轻咬我的乳头,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啊……娟娟……受不了了……嗯……啊啊……」我依然呻吟着, 每一个音我都拉的好长使他在插我的时候, 会有「抖音」的现象。 小正又插了数十下以后「啊!」的一声, 把一堆浓浓的精液射在我的里面射完了以后他还意犹未尽的多抽插了几下才拔出来, 我的私处沿着大腿内侧流出乳白色的精液腿部微微颤抖, 并且无力地倒在床上。 「怎么样爽不爽」「爽!从来没这么爽过, 这么淫荡的马子……我看你以后要被她搞到虚脱罗!」「到时候我再请你来帮忙啊。 」「没问题,随叫随到!」他们谈笑了一阵子以后, 小正就走了。 「不错,你表现得很好……」阿章摸摸我的胸部, 并替我解开手上的皮带「要给你什么奖励呢……」经过长时间的性交, 我还一时喘不过气来。 「学长……先……让人家……休息一下……好吗……」他便亲吻我的脸颊, 温柔的说: 「来我先泡杯热牛奶给你喝。 」说着就去冲泡牛奶,我坐在床上等他。 不久后,他就端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到我身边来, 「娟娟我喂你喝。 」他先喝了一口牛奶以后,用接吻的方式来喂我喝下牛奶, 并将舌头深入我的口中探索让我觉得很舒服, 我便裸身抱着他。 他继续用这种方式「喂我」喝完整杯牛奶, 然后让我躺下他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由于之前被搞得很累, 所以我便沈沈地睡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个钟头, 我看到阿章正在翻看一些照片便起身过去一起看, 没想到那些竟然是刚刚小正在干我的照片,我马上把它抢了过来。 「拿去啊!反正我已经把底片藏起来了。 」我把照片丢还给他,「你……你……真是有够变态!这样欺负人家……」这时候的我还是全身赤裸, 而眼眶里还含着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使他更加兴奋, 拿出了一个盒子「把它穿上!」,我打开盒子一看, 是一件水手服看来我除了满足他变态的慾望以外, 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只好把水手服穿上。 这套水手服的上衣有点紧,使我胸部的曲缐和粉红色的乳头若隐若现。 这时他开始将手深入裙内挑逗抚摸,使得没穿内裤的我又流出一些淫水, 乳头也更加突起开始发出沈重的唿吸声。 他用手插了一会儿以后,索性将整个头钻进黑色的裙子里, 用舌头舔我的私处。 然后他突然站起来到门口去把我的鞋子拿进来, 我那天穿了一双系带的高跟凉鞋鞋跟很细,搭配我修长粉嫩的小腿非常好看。 我正想问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已经用裙角把鞋跟擦干净, 并掀开裙子将鞋跟顶住我的私处了。 「不要……啊……不要……」他听了之后反而更兴奋, 用力的将鞋跟插入我的阴道「啊啊!好痛……啊……啊……」我痛的乱扭我的臀部, 他毫不在意的将鞋跟完整地插入并且用鞋上的带子绑在他的脚上, 开始用「踩」的方式用鞋跟抽插我的阴道。 他这样踩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竟然也由原本只有痛的感觉逐渐转变为快感, 「啊啊……嗯……啊……」低声呻吟了起来。 就在我逐渐要到达高潮的时候,他将鞋跟抽了出来, 开始准备其他蹂躏我的工具。 这次他拿出我的Call机,并将它塞入保险套里, 我的Call机体积较小大约只有6 X 3.5公分而已, 想当然他又想把Call机塞入我的阴道。 经过刚刚鞋跟的翻搅以后,我的阴道口附近已经布满了大量的淫水, 使他轻易的就把Call机一口气塞了进来只有Call机上的链条还露在阴道外面, 然后他开始打电话Call我过没多久,Call机就在我的阴道内振动了起来, 「啊……啊……」不过没多久就停止震动了他觉得很好玩, 于是又多Call了几次才帮我把它拔出来。 这时他按捺不住,开始脱下裤子,露出他凶勐的阴茎, 「滋」一下的插入我的阴道并以高超的技巧, 干着穿水手服的美少女。 他拉起我的上衣,以灵活的口舌吸舔着我粉红色突起的乳头, 还用阴茎忽快忽慢忽浅忽深的抽插。 「喔!今天干了这么多次,还相当的紧嘛!」「啊……啊……啊……」我提高音调, 淫荡的叫着。 他突然停止抽插,「我要干你的屁眼!」接着就用手用力的抓住我的屁股往两边分开。 「啊……不要啊……人家怕痛啊……啊啊!!」他已经将龟头塞进我的屁眼了, 那种疼痛欲裂的感觉痛的我大声地叫,「啊啊!好痛啊……啊!」他用力的一口气插到底, 然后在里面停留。 「欧!好紧,真棒!」接着便开始抽插我的屁眼, 插久了以后我也渐渐不是那么痛了开始享受起那种特殊的感觉, 他的阴茎让我和便便联想在一起突然有一阵快感, 从阴道分泌出淫水来「啊……啊……那边……嗯……啊啊……」我竟然从肛交达到了高潮, 虽然肛门的摩擦令我疼痛不堪但另一种致命的快感却侵袭着我, 他干了一会儿以后把我弄成狗爬的姿势继续插我的屁眼, 插的我差点失神昏了过去他才把精液射在我的肛门里面。 之后的日子里,阿章继续用各种变态的方法蹂躏我, 有时候在电影院里也用手指抽插我还好他一直没有将我的照片传出去, 其他同学也以为我只是和他有几次约会而已。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后来阿章学长被二一退学了, 在他当兵前还把所有底片都给了我我也终于逃脱他变态的魔手, 回复清纯系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