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法表姐
随着年龄一天天长大,我已经十六岁了, 我感觉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我已经长的比表姐高了, 特别是下面长的特别大每次看见表姐青春蓬勃的身体就忍不住硬, 裤子都能撑的老大我虽然有意遮掩,但还是被表姐看到过, 她因此更加讨厌我除了晚上睡觉,基本不在家里呆, 一早晨就去剑术学校呆在外面一整天,表姐有个男朋友是『泊来』武器商店老板的儿子叫商洋, 他经常给表姐一些称手的武器让她在学校卖给同学 表姐从中获得一些中介费以此维持生计。 我整天在家闲着无聊,便会去外面晃荡,在街头上认识一些和我一般没钱的同伴, 我们聚在一起便会绞尽脑汁想些馊主意出弄些钱来花 有了钱便一伙人聚在一起敲骰子把仅有的几个水印赌了, 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去城外的后山上把身体里黑乎乎的能量全部用完, 召唤一大堆令人恶心的毒物那个绿色黏煳煳的怪物也在里面, 我管它叫做『莱姆』它长的已经有我膝盖一般高, 似乎是那群毒物的首领蜈蚣蝎子毒蜇什么的都对它敬畏三分, 我用完能量后感觉身心疲惫就像是自己刚撸完管一样累, 只能躺在青青的草地上休息一边看着渐渐落山的夕阳, 一边任由莱姆在我面庞蹭来蹭去心里空荡荡地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天色刚刚暗了下来,我便会一股脑的坐起来, 收起毒物宝宝们赶下山去,因为这个时候我知道表姐她快要回家了, 一想到表姐青春美丽的面庞我心里就莫名的激动, 虽然她讨厌我但我特别喜欢和她在一起,和她说上两句话我就会有满满的充实感。 回到家里,我知道表姐快要回来了,赶紧先把桌椅都抹一遍, 因为她特别爱干净进屋的拖鞋给她摆放好,榨上一杯橙汁摆在桌几上给她解渴, 把琐事干完后自己又去洗了个澡然后伸长了脖子等待表姐回家, 可是左等右等也没见表姐的踪影窗外的太阳早已下山, 白白的月亮挂上枝头我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躁, 有点坐立不安了表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平常表姐都是天黑之前回家的,她是个老实本分的女孩子, 虽然对我傲慢轻蔑了一点但她也从未因为我没钱又猥琐而说过要把我赶出去之类的话, 我知道她内心还是对我很好的。 今天表姐异常的没有回来,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 急忙跑出门循着月光照她学校的方向走去。 表姐的学校叫横武剑术学院,在贝斯塔镇挺有名气的, 我只去过一次透过围墙远远地望到过里面高大气派的建筑, 那次表姐看到我很生气后来我也没敢再过去了。 这次情况特殊,我担心表姐的安危,冒着被表姐痛骂的危险我还是得过去看看。 横武学院此时已经放学很久了,校门口稀稀落落地有一些学生进出, 我看了看两个铁塔般的守卫没敢进去便守在校门口见人便上前询问有没有见过映然, 大部分学生见到我衣着简陋都是不屑于和我说话, 把头一甩都i懒得搭理我有些则一脸嫌弃地拍了拍身子仿佛和我靠近都被弄脏了衣服一般, 我毫不泄气陪笑地缠着他们直到他们说出不认识或者不知道后才沮丧地走开。 我并没有放弃一直守在校门口,一边询问学生, 一边焦急等待多么希望看到那张熟悉的容颜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在我心焦如焚的时候终于有个学生说出了一点端倪, 他长的不高的看起来憨厚老实,背上背着一柄生锈的铁剑, 他并没有露出厌恶我的表情而是回答说: 「映然她是我们班的同学 你是他什么人」我说出我是映然的表弟后 他对我笑了笑和气道: 「我刚看见一男的接她离开了, 应该是她男朋友吧我看过好几次他们一起放学了。 」我想既然是商洋接走的表姐那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我问清楚了他们离开的方向谢过了那位同学, 向着他所指的方向赶了过去。 一路上我悬着的心虽然稍稍放下,但心里仍然不是滋味, 可能是在吃商洋的醋吧这么晚了表姐不回家要去哪里, 我疑惑着走了些许路段前面是一片小树林,我来过这儿, 这里再往北就出城了平常除了商货的运送很少有人会走这条路, 正当我迷惑的时候隐隐听见树林里有打斗声, 我心中一紧快步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赶了过去。 银白的月光下我看到了前面一块空地上站着五个男女, 其中一个男子刘海颇长一张方正脸,长的挺正派的, 我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商洋我只见过他一面,他右手中指戴的那个海洋戒指让我印象深刻。 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一女三男我都没见过,那女的一头金色波浪发, 蓝白外套红色紧身裤,月光一照,显得挺好看的, 另外三个男的一个肥头大耳一个眼神阴鸷,还有一个身材高大脸色冷峻。 他们几个人站成一圈成半弧形围住了一个女孩, 那女孩身材窈窕书迷们都在得得撸上看小说青丝及肩, 我心中一热看着背影我便认出来了那不是表姐还有谁, 我想和表姐打招唿但又怕表姐怪我打扰他们谈话生我的气, 我因此蹑手蹑脚地靠上前去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靠的只有十几米近了我藏在一棵大脖子树后面偷偷聆听。 只听表姐冷冷的声音响起: 「商洋, 我这个月工钱都没找你要你还找我做什么,分手不是你说的吗」原来表姐和商洋分手了, 我听的心里扑通直跳偷偷探出半个脑袋看去, 只见商洋两条浓眉拧成一团 冷哼道: 「映然, 我跟你好了这么久你连身子都没让我碰一下, 你当我是什么免费帮你赚钱的道具吗,现在有真真对我这么好, 比你强一千倍我当然要和你分手,以前借你的璇光剑还给我吧。 」只见表姐身体一颤,盯着商洋的眼睛, 昂着头微微有些哭腔: 「商洋, 你个王八蛋你当时亲我的时候怎么说的,说什么爱我到海枯石烂, 我呸现在才刚分手就过河拆桥了,璇光是我自己花了1000水印在你那买的, 你现在想要回去不可能!、」「真真别听她瞎说, 我根本就不爱她就是想玩玩她而已。 」转头对表姐恶狠狠地道: 「你别瞎说, 小心我撕烂你的嘴你去外面打听打听一千水印能买到璇光这种极品剑, 你是在做梦吧。 你老老实实把剑还给我就算了,不然今天要你好看。 」他们说的璇光剑我知道,就是表姐右手上的一条金黄色的腕带, 抽出来时能变成一柄精气四溢的宝剑斩钢摧铁, 威能十足最巧妙的时候它柔软异常,不用时可以系在手腕上当一个好看的装饰品, 表姐当时得到的时候是爱不释手她和我说过是她生日的时候商洋要送她的, 她看了非常喜欢但又觉得太贵重了不敢要,便出了一千水印在商洋手上买下了, 当时商洋正在和表姐热恋中也没计较那么多便答应了, 没想到如今他又反悔想要收回璇光剑,我听了不禁气的牙痒痒。 表姐咬着牙和商洋对视,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 「璇光剑是我的你别想拿走,商洋我以前看错你了, 你不就是想和杨真真她联手垄断城里武器销售吗 你为了钱不择手段你是小人,伪君子。 」这时杨真真上前一步怒喝道: 「你骂谁呢, 敢骂我老公你活的不耐烦了是不。 」表姐红着眼睛和杨真真对视: 「我就骂他, 就骂商洋怎么了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甩在了表姐的脸上,表姐挨打后一怔, 转而愤怒道: 「你找死。 」抽出璇光剑,砍向杨真真,当的一声,一柄巨大的铁棍将剑格挡开了, 那个肥头大耳的男子手持一把长铁棍将表姐的剑挡了下来 看不出来他身材肥硕动作却是敏捷异常, 他拦住表姐后嘿嘿一笑: 「美人, 这么喜欢动手阿待会陪你好好玩玩。 」「猪头,我搞了这么久都没玩过她,今天你想先占便宜阿。 」商洋冷冷地说道。 表姐心中剧怔,万万没想到以前对自己甜言蜜语, 千依百顺的商洋嘴里居然能吐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内心只觉坠入了冰窖寒冷刺骨。 猪头听了也是一怔, 随即哈哈笑道: 「好, 那洋哥待会你先尝了这妞的鲜我们仨兄弟再玩。 」杨真真拧了拧商洋胳膊怒瞪一眼, 商洋连连摆手: 「猪头, 还是你们仨兄弟上吧我有真真就够了。 」猪头他们听了两眼放光,细细打量了下表姐玲珑剔透的身材, 啧啧出声: 「这么好的妞还真是没玩过 今晚可有福了。 」「随便玩随便玩,她就是个贱货,嘿嘿。 」商洋酸熘熘地说道。 既然这样不客气了,鬼头,铁头你们都上,这妞拿着璇光剑还真有两下子, 「好嘞」听到猪头吩咐旁边站着的两个男子都抄起武器向表姐砸来, 表姐仗着璇光剑的威能以一敌三瞬间处于下风, 要不是他们三个怜香惜玉想要待会好好玩玩表姐可能早就化为肉泥了。 斗了一阵子,,鬓发散乱,出手间已经没了章法, 鬼头一个侧步 冲到表姐右边伸手在表姐脸上摸了一把嘿嘿笑道: 「真滑。 」猪头他们顿时哄笑起来,三个打一个女孩子根本就是碾压性的, 他们只当是玩闹一般。 表姐已经体力透支,被鬼头轻薄调戏心中更加羞辱难堪, 盈盈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细碎的银牙已经把嘴唇咬出了血来, 猪头他们看见表姐已是强弩之末更加肆无忌惮 不时地在表姐身上楷一番油。 杨真真见他们这样欺负女孩子, 心里有点不忍皱着眉问商洋: 「这女的有什么来历么, 毕竟在城里还是别太过分的好。 」商洋冷冷一笑道: 「她父母早就战死了, 就一个窝囊废的弟弟没什么来头,整完她我能摆平, 猪头你们只管干她让她平常在我面前装,不是有我罩着她, 她早不知道被人干了多少次哼」。 鬼头此时一把尖刃直接和璇光剑硬碰硬,表姐毕竟学剑不到两年, 威能并不是很强这一下撞击令她手臂发麻,嗡的一声, 璇光剑被震的脱手猪头抓紧机会一铁棍狠狠向表姐腹部刺去。 「唔」表姐痛苦的呻吟一声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鬼头手起刀落用尖刃轻轻一条,表姐小开衫的外套上的纽扣应声掉落, 露出里面雪白的衬衣胸前两团鼓起诱人遐思。 「嘿嘿嘿」铁头冷峻的面庞此刻显得说不出的猥琐, 他直接伸手用力一扯把精致的衬衣撕开,露出雪腻的肩头和粉红色的胸罩, 鬼头吞了吞口水直接伸刀向表姐胸前刺去力度刚好没有伤到半点皮肉, 胸罩立时断开两团娇人的小雪峰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微微颤抖如花枝堆雪,如风中梅花。 阿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禁咽了咽口水,谁也想不到表姐的奶子是这么的完美, 盈盈耸立玉雪堆琼,不堪一握,这一系列动作都只是一瞬间完成的, 当表姐反映过来时已经羞辱异常急忙用手拉紧外套, 关住那扇诱人风景的大门跪坐在地上大声啜泣, 一张梨花带雨的面庞惹人无限怜爱她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 猪头咽了咽口水淫笑道: 书迷们都在得得撸上看小说「小妞, 今晚你把咱兄弟三个伺候舒服了自然会放了你, 以后你遇到什么事情只管找我猪头。 嘿嘿嘿,美人来亲一个。 」表姐面对三个人的淫威无力再反抗,只能紧紧地抓着衣衫, 大滴大滴的眼泪掉落下来像只待宰的羔羊。 我此时只觉得手脚滚烫,再也按捺不住了,表姐是我心中的女神, 是我的信仰即使我是拼了命也要护表姐周全, 当下大喝一声: 「你们滚开放开我映映姐。 」一口气冲到表姐身边,把表姐护在了身后, 「莱恩」看到表姐吃惊的眼神我微微一笑, 扶起表姐轻声说: 「映映姐, 我来救你。 」表姐此时真的是被他们几个人吓的很了,也忘记了我根本不会武术, 像个小女人般地躲在我身后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角仿佛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猪头他们玩的正在兴头上,裤裆都耸起了一大截, 此时见我破坏了他们的好事 不禁暴喝道: 「哪来的小鬼, 不想死的话赶紧滚。 」我被他的怒喝吓的一怔, 但随即镇定下来大声说: 「除非你们杀了我, 不然谁也别想伤害映映姐。 」表姐在身后听到我的话娇躯一震,泪水打湿了我的背嵴, 耳边传来轻软的话语「莱恩你别傻,别为了我送命。 」。 猪头听了我的话喋喋冷笑,「那你就死在这里吧。 」当下铁棍一挥对我没有丝毫留情地砸了下来, 我心中虽然害怕但却十分冷静计算着我体内的黑能量还能召唤莱姆, 当即毫不犹豫把它召唤了出来「莱姆」你要是打不过他们咱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 我在心中默默祈祷莱姆似乎明白我的心意,一团绿色粘稠状的物体跳了出来, 瞪着滚圆的眼睛凶狠地盯着猪头「噗」的一声, 吐出一口粘液猪头的铁棍一触到粘液即可化为了铁水。 「怎么怎么可能,我这可是运用了东海寒冰打制的武器」猪头顿时呆住了, 莱姆没给他反映的时间发出一声怪叫凶狠地扑了上去, 一口咬在了猪头的右臂上满嘴的绿色粘液瞬间侵蚀了猪头的手臂, 「啊」一声惨叫猪头右臂直接断裂开来,剧烈的麻木感让他明白这怪物身上肯定含有剧毒, 当下大吼一声转身飞奔而跑,内心充满了恐惧, 他从未见过如此令他心悸的怪物。 鬼头铁头一时呆住了,看到了莱姆的厉害后当即面色一冷, 知道不是对手急忙头也不回地追着猪头离去, 杨真真看到莱姆脸色一变 轻声道: 「看来是水系召唤兽, 洋洋他弟弟怎么会是魔法师,我们还是别惹他了, 先走吧。 」要知道整个贝斯塔镇上根本没有几个魔法师, 魔法师的地位是无比尊崇的。 商洋不甘心地看了看我, 喃喃道: 「怎么可能, 他弟弟怎么可能是魔法师。 」被杨真真拉着快步离开了,转瞬间敌人跑的无影无踪。 我一时也愣住了, 转而惊喜地抱起莱姆: 「好家伙, 你原来这么厉害。 」莱姆在我怀里扭了扭了身子,似乎不屑地看了我一下, 我不禁好笑一点也不怕它,用手捏了捏它肉肉的脸颊, 莱姆发出一声不满的声音却也无可奈何。 「它好厉害」表姐在我旁边轻声道, 我转头看了表姐笑着说: 「它叫莱姆。 」表姐一脸敬畏地盯着莱姆问我: 「这是你召唤的吗, 好可爱我可以摸一摸它吗。 」「随便摸」我笑着抱着莱姆伸到表姐身前, 低声道: 「莱姆这是我表姐,你可别伤害了她。 」莱姆和我心意想通,扁了扁嘴,主动伸出软绵绵的脑袋瓜子往表姐手上蹭, 表姐用手轻轻摸了摸 惊喜道: 「好可爱的莱姆」表姐的衣衫早已破损不堪, 此时一伸手书迷们都在得得撸上看小说透过开敞的衣襟我清晰地看见了那团怒耸的山峦, 如冰凝雪还有迎风绽放的粉色蓓蕾,不觉热血上涌, 一时呆了天阿,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画面吗。 表姐感觉到了我目光的异常,发现我直愣愣地盯着她胸部看, 不觉俏脸飞红急忙用手护在胸前,拉了拉衣服, 我猥琐的目光被表姐发现了气氛一时尴尬万分, 我脸红心跳的收起了莱姆生怕表姐责怪我。 两人沉默了半晌, 表姐抬头看了看我开口道: 「莱恩, 谢谢你救了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我笑着挠了挠头: 「我在家等了你很久, 你都没回来我担心你出事,就到学校去找你了, 有个同学告诉我你往这边走了我就寻过来了, 商洋那个混蛋竟敢这样欺负你我要杀了他。 」听了我的话,表姐顾不得走光, 拉住我胳膊低声道: 「别, 杀了他你要被城卫抓起来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表姐哭红的双眼,不禁一阵怜惜, 轻轻抱着表姐说道: 「嗯就算不杀他,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他这么欺负你我一定要他好看,姐姐,我们先回家。 」表姐点了点头,拉紧了她那破损的衣物, 却怎么也遮不住春光玲珑的身躯我怕路上被别人看见让表姐丢人, 当即拖下了外套对表姐说: 「姐姐你要不嫌弃我的衣服破旧, 你先披着吧。 」表姐红着脸点了点头,用我宽大的衣服紧紧包裹住了她那娇俏的身躯, 我们一前一后走回了家里。 路上少不了行人奇异的目光,一个上身赤膊的男子跟着前面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子, 实在像足了尾行痴汉。 刚打开家门我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到家了, 姐姐。 」表姐点了点头,也感觉轻松了不少,表姐俯下身子想换上拖鞋, 却轻轻呻吟了一声蹙起了双眉。 我担忧地扶着表姐: 「怎么,你受伤了吗」表姐微微撅着嘴唇点了点头。 「你别动,我来帮你。 」我当即俯下身子抓住表姐匀称的美腿帮她脱靴子, 能这么近距离的抚摸表姐的美腿真是我平常想也想不到的美事 心里美滋滋的。 表姐脸色微微泛红, 低声说了句: 「谢谢」, 我左手抬起表姐的长腿右手把长筒黑靴拔了下来, 牛仔裤筒下露出了洁白的袜子一阵女生特有的脚汗味散了出来, 我闻的心神一荡右手情不自禁地抓住表姐的小脚抚摸了一下、「你……做什么」表姐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 脸红到了耳根缩了缩右脚。 我其实真想把她美丽的脚丫子放到脸上好好闻一闻抚摸一番, 但毕竟不敢我有点尴尬的放开了表姐的美腿, 再帮她脱另一只鞋子换好鞋子后我扶着表姐站了起来, 发现表姐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异难道是把我当成了变态, 好吧我本身就有点变态。 我搀着表姐到了沙发上, 看了看桌上的橙汁皱眉道: 「都凉了, 姐姐你先休息一会,我去帮你热一热。 」表姐看着被我收拾的干净整洁的房间,还有桌上的橙汁不禁眼眶红了, 啪啪掉下大颗眼泪来。 我看见表姐哭了不禁手足无措起来, 焦急道: 「姐姐, 怎么拉还疼吗。 」表姐伸手抹了抹眼睛摇了摇头, 看着我微笑道: 「莱恩, 我以前那么对你为什么你还这么关心我」我贴着表姐坐了下来, 看着表姐似水的大眼睛奇道: 「姐姐你一直对我很好阿, 这世上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我不关心你还关心谁阿。 」「我以前经常打你骂你,哪儿对你好了。 」姐姐看着我奇怪道。 我坏坏一笑「打是亲骂是爱嘛,你骂的我越狠就是越关心我阿。 姐姐,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不落的太阳,看到你我就感觉到开心, 高兴我会永远一生一世对你好的。 谁要欺负你,我一定把他打的稀巴烂。 」表姐被我的话逗的一笑: 「什么女神, 我现在这样子丑死了」说完看了脏兮兮的衣服 身上都是泥土尴尬异常。 「姐姐,你饿吗,你先去洗澡吧,我去做松香肉丝, 咖喱薯待会碰上橙汁一起吃。 」表姐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又捂着肚子皱了皱眉, 我担忧道: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表姐推拒不过,被我撩起了衣摆,露出一片冰雪肌肤, 肚脐眼正下方淤青了一小块我想了想应该是被那死猪头用铁棍戳的, 当即心疼的帮表姐轻轻揉了揉。 表姐被我大手摸到肌肤的时候微微颤抖,转而轻轻靠在我身上, 任由我按摩。 「姐姐,感觉好了点吗。 」我抬起头发现表姐清澈的眼眸正出神的凝视着我, 表姐急忙躲开我的目光道: 「好多了我先去洗澡。 」我点了点头,转身去厨房准备晚饭,第一次表姐对我这么温柔的说话, 我今天心情是格外的好干事时也特别带劲,一会儿就把晚饭做好了。 突然隐约听见浴室里传来哭声, 我赶忙跑过去拍着浴室的门大声道: 「姐姐, 怎么了你在里面哭什么呀」表姐没有回我的话而是哭的更大声了, 我再外面干着急叫了好几句表姐都没理我,不禁也急的大哭起来, 哭了有半晌突然浴室的门打开了,我抬眼一看是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 表姐穿着一件白色小绵衫外面套件米黄色的外套, 一条山岚绿短裤蓬松的长发微微浸着些水气, 衬着那张月牙脸像个出尘的仙子,我一时看的呆了, 也忘记了哭。 表姐看见我坐在地上噗哧一笑说: 「恩恩, 你哭什么」看着表姐的笑容比绽放的鲜花还美丽 我不禁也傻傻一笑: 「我……我不知道看见你哭的那么伤心, 我就难过的哭了。 」「傻瓜」表姐轻轻拉我起来,帮我拍了拍身子, 「走吧我看你做的晚饭好不好吃。 」我高兴地点了点头。 表姐吃东西的时候我就坐在旁边看,微微撅起的薄唇, 挺直的瑶鼻真是越看越喜欢,表姐的哪个部位都感觉是完美无缺的, 今天真是幸福平常我要是和表姐坐的靠这么近, 她肯定会大骂一声让我滚远点。 表姐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 侧头看着我说: 「你是不是没吃东西阿。 」我赶紧摇了摇头: 「吃过了。 」松香肉丝家里只有这么一些了,我今天又没混到钱, 我自己饿一顿算了。 谁知我刚说完,该死的肚子就抗议似的发出咕噜一声响, 表姐看着我狡黠一笑: 「你撒谎是不是来一起吃吧, 我吃不下这么多。 」我急忙连连摆手说: 「我真的不饿。 」表姐似乎生气了, 瞪着眼睛看着我说: 「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我不禁一阵为难,看见表姐夹起的那块肉腩只咬了一小口, 我伸手夹起来吃了。 表姐看见我的动作一阵脸红, 睁着美眸看我说: 「你……你喜欢吃我咬过的」「嗯。 」我看着表姐红着脸点了点头。 表姐「噗哧」一笑: 「那咱么一起吃吧」说完故意夹起一块肉腩咬一小口, 然后喂给我吃吃着沾着表姐口水的食物我感觉格外的美味, 表姐喝剩下的半杯橙汁也被我一口气喝光了吃了这么多表姐的口水应该算是和她间接接吻了吧, 我心里美滋滋地想吃完了晚饭,我和表姐聊起了今天的事情, 表姐说恨死商洋了再也不会相信爱情了,聊天时我趁机拉住了表姐的小手, 表姐轻轻抽了抽没有挣脱就任由我握着了表姐的手指又细又长, 像青葱一般我一根根地仔细抚摸着表姐的手指特别兴奋特别有感觉, 今天的浩劫似乎令表姐身心疲惫想到今天差点被猪头他们三个糟蹋就一阵害怕, 紧紧地靠在我怀中寻求安慰感觉到怀中表姐的娇躯微微颤抖, 我不禁怜惜的抱的更紧了轻声道: 「姐姐 以后我莱恩会一直保护你的再也不让你受欺负了, 你别害怕。 」表姐听了我的话语似乎安心了很多,轻轻地在我怀里沉睡了过去。 我见表姐睡着了,让她头靠在了沙发扶手上, 睡的更舒服些表姐米黄色的外套敞开了一边, 又露出了浑圆的胸部。 我看的不禁一下热血沸腾,想到表姐那完美的胸部, 心中就颤抖不已下面更是撑的快爆了,趁着表姐熟睡, 我大起胆子靠了上去轻轻在她胸前闻了一闻, 一阵女孩特有的体香令我心神迷醉靠近后我竟然发现透过白色绵衫竟然能看到两颗粉红的相思豆, 我的天表姐竟然没有戴胸罩,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感觉沸腾了起来, 我紧紧靠着表姐偷偷拉下了自己的长裤,露出黑色狰狞粗长的棒棒,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为什么这么黑这么粗这么大 我只感觉很难受像要爆炸了一般火热滚烫的棒棒直接狠狠顶在了表姐短裤的底部, 插在了两条笔直没有缝隙的美腿根部中间灼热的滚烫死死顶着表姐底部中心位置, 表姐腿部柔软的嫩肉温柔的包容着我的粗鲁我一下感觉小船回到了港湾, 内心稍稍平静下来看了看表姐紧闭的双眼仍在熟睡稍稍放了心, 怕惊动表姐我只是轻轻挺动了几下左手覆在表姐大腿裸露的肌肤上仔细抚摸, 那光滑弹性的手感令我爱不释手。 见表姐仍在熟睡,渐渐地我胆子大了起来, 下面一边隔着短裤用力地顶着姐姐的屁股沟右手不颤抖着摸上了表姐软软的胸部, 这是我第一次碰到女孩子的胸部感觉特别兴奋和害怕, 手上的触感软绵绵的像棉花糖一样表姐的小白兔特别有弹性, 娇挺怒耸隔着薄薄的衣衫我都能感受到它的可爱, 硬硬挺立的相思豆嗝着我的手掌心痒痒我怕惊醒表姐没敢用力捏, 只是轻轻抚摸了一下就把手伸了回来又挺动了几下感觉有点受不了了, 我轻轻抬起表姐一条匀称的白腿抓着她细细的脚踝, 低下头吻了以下她美丽的小脚然后直接把我又粗又黑的东东放在了她膝盖弯下面, 然后用表姐嫩嫩的小腿肉和大腿肉紧紧夹着我的宝贝 我感觉又舒服又刺激以前都只是拿表姐的内衣裤打的飞机, 从来没想过可以用表姐美美的大长腿帮我撸我想着想着就受不了, 我用的力道越来越大后面忍不住用手用力抓住表姐的绵软的胸部射了出来, 我毕竟是第一次射的又浓又多,都洒在了表姐的短裤和美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