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初尝禁果
「喔,对不起!」我因为不小心触碰到隔壁的男孩, 赶快向他道歉。 「没关系!」那男孩微笑着说。 我迅速远离那个尴尬的地方,心想,他的声音真好听, 浑厚有力很少有男生的声音是这么悦耳的,见他刷的一声, 一个优美的截式泳姿朝对岸游去有一股魔力, 激励我跟着他游去。 我在水面下还在为刚刚那幕心悸不已,差点因为失神而吃水, 不一会儿我碰到岸边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的身边, 我偷偷瞄着他却见他脱下蛙镜后,那双深邃的眼睛也正看着我, 我羞的更加红了。 他露出浅浅的笑容,那笑容直让我身上每寸细胞都受到鼓舞, 都活过来似的他重新整好蛙镜,一个伸展又朝着对岸游去, 这次我并没有跟着这段期间以来,我都远远的看着他, 而他似乎也有意无意跟我亲近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总是一开始分在泳池的两边,慢慢的调整在一块, 虽然有一段时间了但今天是我第一次跟他说话, 虽然只是短短一句道歉却让我心动不已。 想那么多干嘛,我是来游泳的,我再次往对岸游去, 在他身边站定又见他钻进水中,我的手又不小心碰到他的腿, 但这次我还来不及说抱歉他已经在深水区探出头换气, 又一个蛙式然后出现在岸边,握着扶梯,离开了泳池。 那背后的身影坚实,他的肩膀宽宽厚厚, 背部光滑细细的腰和小巧尖挺的臀,我不知道这样形容一个男人, 是不是恰当但那匀称的身材,至少是我所见过的男人身材最为紧实有形, 最让我感到赏心悦目身上没有一点点赘肉,也不是故意锻链的肌肉男, 反正就是那种让人愿意亲近的身体。 接下来我又游了几趟来回,今天我的心真的太混乱了, 迷迷煳煳像失魂泳池内已经剩下一两个人,「哔哔……」, 早泳的时间到了我到更衣室冲澡,离开泳池已经是阳光普照了。 今天,又是炎热气闷的一天,随便煎个蛋夹片吐司, 配一杯鲜奶整个人精神都来了,我换下桃红色的T恤和七分裤, 驻足在更衣镜许久仔细端详自己,决定选了一件鹅黄色无袖娃娃装, 装点一下自己的心情心想要不是爸爸妈妈今年都在大陆, 我也该回家过过暑假现在一人在台北这个又热又令人伤心的地方, 寂寥落寞所以我必须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光彩些。 想到附近公园走走,住在这里大半年了, 附近的设施除了游泳池之外一样也没亲自去造访, 趁着今天、趁着心情我就去走走,去探探、去访幽。 这社区道路种满了白杨树,我几乎每一天都是被蝉声给叫醒的, 蝉一见到天亮就奏起了音乐数十只数百只蝉在空中共鸣, 彼此唿应相互较劲若不是置身其中还真难体会, 没想到这是多么美的音乐。 突然间,我心砰砰激跳着,眼见前方小径转出的身影, 就是那位泳池相会的男孩他穿了一件铭黄色的运动杉和铁灰色的长裤, 脚上着深咖啡色凉鞋跟每天出现在泳池形象有些差异, 但身体型态却依然矫健心里想着竟不自觉的跟随着他, 他在路的尽头转了弯我赶了上去,他的身影正要淹没在建筑物的屋角, 原来这里是社区的图书馆我顿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正当要爬上一楼楼梯,他迎面而来,四眼相对, 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双眼皮深咖啡色的眼珠,像会说话似的, 他并没有躲藏我也来不及闪躲,这尴尬的状态已经让我唿不过气来了。 「你好,你也住这附近吗」 「我……喔, 对啊!」我结结巴巴的说。 「可以认识你吗」 「你要认识我喔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长的很漂亮!」他似乎也显的窘迫。 「可以吧,我想。 」我并没有听懂他的解释,只是这对我而言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我并不懂的拒绝。 「那……那我请你去喝杯咖啡!」 「喔, 好啊!」 「那……走了」 「嗯!」 他带着我往人行道走去 静静的走着我羞的低下头,双手紧扣着,我几乎可以闻到那青春男子的气息, 咖啡店就在超级市场旁边是住家改建而成,屋前有两座遮阳伞也可以坐人, 主人好像是个雅士屋前设有假山流水和池溏, 还没进门已经可以闻到咖啡香这个社区真是处处惊喜。 「你喜欢做外面还是里面」他说。 「都可以啊!」 「嗯,那坐里面好了!」 随即他推开门, 让我先走进去主人欢迎光临的亲切声,让我苏醒过来, 这屋内的装潢恬静自然,他帮我选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正好在假山造景的隔壁可以清楚的看到屋外的景观。 他建议我喝店家招牌咖啡,我点头同意了, 我对咖啡并没有特别的喜好但当咖啡送来的那一刹那, 我被那香深深感动着久久无法回神。 「喜欢吗这是我喝过最棒的咖啡,我听老板说, 这是印尼巴里岛号称黄金咖啡的咖啡豆。 」 「为什么叫黄金咖啡」我问。 「我也不知道耶,只知道这种咖啡跟一般咖啡不一样, 一般咖啡都是酸性只有这里的咖啡是硷性的, 硷性咖啡不会造成心悸煮再久也不会变酸,可能是这样的因素吧!」 「喔, 你很喜欢喝咖啡吗」 「也没有只是这个咖啡的香, 让我回味无穷我就问了主人,是他告诉我的, 而且主人还说能煮出好喝又香的咖啡,还有一项秘诀……」 「什么秘诀」我忍不住插话的问。 他浅浅一笑, 眼睛看着我说: 「这项秘诀就是……要跟你一样有气质的女孩一起喝啰!」 我当然知道他是调皮这样说, 我故意左顾右盼然后说: 「原来你约了别人啊」 他露出爽朗的笑 笑的好自在、好粗犷「嗯,原来你是个反应灵敏, 言词犀利风趣幽默的女孩不像你外表柔弱、气质高雅的形象啊!」 我被他说的倒有点抬不起头了, 索性就沈默吧! 「怎么了已经对我无话可说了」 「没有啊, 你太伶牙俐齿我说不过你。 」我索性耍点小赖皮。 「好嘛!对不起,行个礼,小姐就别生气啰!」他还真的边说边站起身来, 像我行个恭我看到有些人将眼光都投向我这边, 赶紧叫他坐下。 「你不要随便耍宝,好不好很多人在看, 人家会以为我娇气欺负你耶!」我略带指责对着他说。 他又要起身做鞠躬样,急得我赶快叫他坐下。 他对我露出诡谲的笑,他又得逞了,心想这家伙, 不但口语上我占不到便宜就连行为上也让我难以招架, 但在我认识的那么多人中他还真是第一个让我打心底快乐起来, 那种难以形容的舒服没有一点压力,甚至可以说, 心里头甜甜的像沐春风似的! 说着倒忘了眼前的咖啡, 他突然收敛起顽皮问我喝咖啡加糖吗我说不加, 他接着帮我温了一下鲜奶再倒进咖啡中,我专注看他那认真搅拌咖啡的模样, 深受吸引。 然后见他将咖啡端到我面前,我已经被咖啡浓郁的香气和淡淡的奶香给蒸昏了头。 「美丽的小姐,咖啡趁热喝。 」 「嗯,不要叫我美丽的小姐啦!」 「那应该叫你什么」他笑说。 「啊……」我突然语拙,因为我还没告诉他我的名字, 我也不知他叫什么我的眼、嘴正大大的张着。 「我叫欧阳思齐,父亲要我继承我老祖宗的智慧, 不要玷污欧阳家风所以叫我思齐,见贤思齐!」他似乎了解我的心思, 所以对自己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我……我叫玟琦,王玟琦!」 「玟琦, 嗯我们有缘,连名字都是注定好的!」他煞有尬事的说。 「你夸张,我不认为!」 「是吗你看我们都有个齐, 你说这不是很刚好吗你叫玟琦闻道我这个齐, 我叫思齐天天思念你这个琦,命中是不是早已注定!天啊, 愈想愈觉得这是老天的安排!」 我对他的穿凿附会 当然不敢苟同但对他的一番说辞,却又无从反驳, 也暗暗佩服不,应该说我的心似乎被说动了, 我的心暖暖的好不受用! 「喂你刚刚说煮一杯好咖啡, 除了精选咖啡豆还有什么条件我是说真的,可不许你胡言乱扯!」 「耶……煮一杯好咖啡, 还要有好的水质!」 「好的水质好像并不容易喔 尤其是在台湾」 「嗯所以主人都是向外面买水, 听说都是从台东送过来的没有污染而且纯净的矿泉水喔!」 「看来这个主人还真用心, 难怪一大早就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喝咖啡!」 「对啊 做任何事都要认真而且要用心,还要主动出击, 如果没办法主动出击也要故意制造气氛,这样才会成功!就像今天早上有一个人, 就故意制造机会……嘿嘿!」 「嗯还蛮有学问的嘛!干嘛拐弯没脚!」我听的出他又在取笑我, 心里难免有气「是我自做多情,对吧」 这次换他窘的无地自容, 我见他脸上青红一片稍解心头之恨! 「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说真的,我很高兴那个意外的接触, 否则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说想认识你,自从第一次看到你出现在游泳池, 我就被你深深吸引对我而言,每天在游泳池等你出现, 成为我一天当中最值得期待最高兴、最快乐的一件事!」 我被他如此郑重的告白, 弄得有点手足无措我还以为他根本不重视,原来他也已经注视我许久, 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表示! 这一刻我的心情是悸动的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终于明白,人原本就是相对吸引, 当我对他有好感的时候他也对我产生相对的态度, 我突然觉得幸运至少老天没有使得这份情缘, 断送在游泳池畔祂让我们续缘! 屋外窸窸窣窣开始下起雨来, 稍解闷热气候空气中弥漫雨的味道,闻来令人神怡。 我拥抱着思齐,坚实富有弹性的胸部,让我陷入深深迷惘中, 他吻着我湿热的舌舔着我的双唇,我的理智在说话, 「不行这太快了,我认识他还不到一天,我不能让他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孩, 我真的不是那么随便的……」然而理智在撤退 我的情感在酝酿。 我紧紧拥抱着他,他的头发埋身在我的胸前, 「天啊!他要做什么他要袭击我的胸不行这绝对是不可以的!」但我的双手竟然不听话, 我解开胸前的衣扣露出纯白的胸罩,他舔着我的胸, 他的温柔融化我的理智双手解下肩带,将衣服脱到胸前, 继续用双手解开胸罩的扣环让双乳尽露在他的眼前, 我看不到他是否发出赞叹的眼光 他继续舔着我的双乳 他的口水好多舌头好有力,就这样舔着我的双峰, 我渐渐感受到下腹的炙热不会吧!我的小穴好涨, 搔搔痒痒好不实在我紧闭着双眼,我不希望他看到我期待被深入的眼神, 我觉得好羞耻。 「我受不了……我不敢相信我怎么会变的这么淫荡……变的这么需要被深入」我撩起我的裙子, 我将洁白蕾丝边的三角裤暴露在思齐的眼前, 淫液泛流而出沾湿我白色小裤裤,我扶着思齐的头, 示意他舔我的私处。 思齐低下头去,用他的鼻子闻着我的私处, 这让我更为羞愧他隔着我白色小裤裤,舔着我的小穴, 他的舌头像要突破小裤裤朝我的小穴钻,「好笨的男人, 你不脱下我的小裤子怎么可能直捣黄龙呢」我也跟着着急, 好吧送佛送上天,我脱下自己的小裤子,他似乎在欣赏我的小穴, 这个小色鬼我心想。 然后,湿热又舔上我的小穴,从来没有过的舌头触感, 还有一点点的疼痛他的舌头为什么这么厉害我正奇怪, 他什么时候已经一私不挂了他的阳具又黑又长 他的龟头鲜红多汁天啊!这是一只怎么样的阳具呢我握着他, 他发出轻吼我不断搓弄着阴茎,淫水汩汩的滴落, 我好像闻到腥臭味 他还是不断舔着我的小穴 吃着我的淫液甚至舔到我的小菊花,阵阵的搔痒, 已经让我娇喘连连。 我感受到他也渴望进入我的身体,我握着他粗状阳具, 将阴茎放在我的穴口见他一挺腰那跟粗状的阳具全进到我的小穴中, 随及他前后抽插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小穴被紧紧的撑着, 没有过的紧实感他的毛发浓密,两颗睾丸还不断撞击着我的会阴, 酥麻感像夏日的乌云汇聚愈来愈快、愈来愈浓密, 我的淫水竟会像流水般的涌出。 「啊……啊……啊……我泄了……小腹酸麻……都随着淫精泄了出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好哥哥你真是太棒了!然后一股湿热射进我的阴道中, 直射了有十秒中之久我感觉好像花心张着口, 将那股浓浓的精液都吞进去。 「轰隆……轰隆……」 我被闪电雷声给惊醒了过来, 我张开眼睛耶思齐呢 我发现小黑躺在我的脚边, 小黑是我的狗我置身在客厅,外面雷雨大作, 我上半身裸着雪白的小裤也掉落在地板上,身上腥腥的狗臭味, 小穴红肿从阴道中流出白色的液体,雪白的沙发湿了一大片, 小黑看我醒来还将他的头凑到我的阴部,不会吧!这只淫乱的狗儿, 难道刚刚是春梦不!不是梦,只是男主角不是思齐, 而是我这只小黑! 原来跟思齐喝完咖啡回到家我还沈醉在那样的气氛中, 在昏沈中逐渐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