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技巧笑话  »  办公室的大姐
我23岁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后也就是25岁时, 我把和我同办公室一个36岁的大姐搞了那时我还没有结婚。 第一次搞她,是我们一起去北京出差的时候。 我这个办公室姐姐,模样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却是我迄今见为止过的最具女人魅力、最温柔体贴、身材最棒的极品, 并且还有一定的艺术修养。 其实,刚刚工作的我和她分到一个办公室(机要室), 开始我压根没看上她对她也没一点儿感觉。 一是因为我那会儿还年轻,注意力都放在本单位和本系统一些漂亮的年轻姑娘身上了, 从来没想到会去留意一个年过30的成熟女人;二是当时这位大姐显得比较高傲 我心里想你又没有漂亮的资本,凭什么高傲呀!后来, 在一起工作时间长了才知道这位大姐的父亲是我们上级系统的一位主要领导。 再后来,彼此混熟了,才发现老天爷虽然没有给大姐一幅诱人的面孔, 只要你能突破她那高傲的外表就会发现大姐很有女人味。 大姐不仅常年坚持游泳,拥有健康的体魄和健美的身材, 还弹一手漂亮的钢琴。 我之所以能够和大姐走近,并非因为我高大帅气, 主要是因为我出身于一个传统的书香门第深受传统文化熏陶而又不失聪明活泼的个人特点。 办公室就我们两个人,日深月久,我和大姐彼此都有了较深的了解, 这时才发现我们俩在个性上有很多共同的东西 这也加速了我们彼此的靠近关系也越来越近, 甚至都有了一些心灵感应般的心领神会让我们都感到每天上班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在这样相处融洽的关系中,我们度过了两年纯洁而又快乐的时光, 直到两年后去北京出差。 在我们单位,机关不比业务部门,平时出差的机会较少, 所以那次出差虽然只有短短5天会程但我们领导批给我们两周的差旅。 而我最终能够成行,也是大姐看我实在想出去转转, 为我争取的结果。 5天的会程,其实开会也只有两天,剩下的3天会务组安排来自全国的参会人员去西康草原和明十三陵游玩。 我们没有参加会务组安排的活动,而是由大姐带我在北京四处游玩。 大姐曾在北京读大学,对北京还是比较熟。 第一天我们去了故宫、西单和王府井等地,第二天去了香山, 晚上回来已经很晚很累了但是心里很快活。 吃过晚饭洗过澡,我到大姐的房间和她聊天。 北京的秋天凉爽宜人,一轮明月悬挂在天空, 琼宇间洒满柔和宁静的银辉。 后来,我们关掉了房间的灯光,打开一瓶红酒, 在月光中娓娓交谈。 从单位上的人与事,到我刚来办公室时彼此的第一印象, 再到中国古诗词中对月光的描述我们的谈话渐渐弥漫着一种唯美的意境。 再后来,这种唯美的感觉逐渐转化为一种莫名的冲动。 我从圈椅上起来,走到床边和大姐坐在了一起, 并轻轻抱住了大姐的肩头。 大姐笑了笑,没有拒绝。 静静地抱着大姐,对年轻的我来说,冲动已然转化成一种慾望。 而那时,我甚至连一次像样的女朋友还没有谈过。 我低头慢慢亲吻大姐的脖子,凝脂般肌肤有吹弹即破的感觉。 大姐起初还轻轻推我,说这样不好,但后来放弃了, 任由我轻薄。 当我剥开大姐的上衣,白皙而丰满的肩背和宛如荷藕的胳膊首先映入我的眼帘。 穿过柔软的双腋,我的双手抓住了大姐胸前的两只玉兔。 轻揽大姐靠在我的怀里,亲吻大姐隐藏在秀发中的耳垂, 感觉如梦如幻。 我在大姐的耳边轻声地说: 「若是在唐代你一定是全国最美的女子!」却看见大姐的眼角挂着一滴晶莹的泪, 在银色的月光里。 那晚,我没有回自己的房间。 在我的亲吻、抚摸和温存中,解除了大姐全部的武装, 紧拥大姐躺钻进了被窝。 我像是一个饥饿的婴儿,贪婪地允吸大姐的乳房, 双手笨拙地紧抱大姐丰满的腰身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柔若无骨。 后来,我分开大姐的双腿,在大姐的引导下进入大姐的身体。 一上来我就像一匹脱缰的小马驹,还是个处子的我, 不懂得前戏、挑逗和调动情绪一路勐插直到交货。 我的第一次,就给了大姐,给了我到现在都难以忘怀的女人。 第二天,我们那里都没去。 大姐用一种十分含蓄的方式告诉我很多关于女人的知识, 尽管有许多地方我听了似懂非懂但我始终没有明问, 我不忍打破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弥漫在两人之间唯美的感觉 而是通过一天下来在大姐身上的三次实践逐渐领悟到了性爱的真谛。 那一天,我从一个一无所知的懵懂处子,迅速成长为一个激情四射的男人。 以至于晚上,我再一次在床上把大姐弄到疯狂和迷离, 完事后在卫生间洗浴的时候大姐紧紧抱着我的腰, 把头埋在我的怀里轻轻地说: 我不想回去了!此后的几天 我和大姐去了门头沟、沙河村、延庆水库等旅游景点 在这些景区不仅留下了我和大姐的足迹,也在大姐身体里不断留下我青春的精液。 从北京回来后,发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们是周六的早晨到达的(那时是每周五天半工作制), 单位还派车来接我们。 到单位报到销假后,大姐把所有单据交给我让我下周处理, 然后说了声再见就回家休息了。 望着大姐离去的背影,我心里是被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笼罩着, 胸膛里充满了对再次见到大姐的期盼。 好容易盼到了第二周周一,可是大姐并没有来上班。 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很久,也没见到大姐熟悉的身影。 经过打听才知道,大姐请了病假。 我连忙打电话到大姐家里,想去探望,但被大姐拒绝了。 整整一周,大姐都没有来上班,我恍然若失。 内地的天气随着秋意渐深,已经微微有些寒冷的味道了。 当又一个新的周一来临,我怀着连自己也说不清的心情走进办公室的时候, 大姐已经坐在办公桌前整理案头的东西看见我进来对我微笑。 我快步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大姐,喜极而泣。 我问大姐生了什么病大姐悄悄告诉我说,她根本就没生病。 之所以没来上班是她怕掩饰不住给单位同事看出来。 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下午,大姐说我们机要室库房需要整理, 把一些陈年的资料清理一下超过期限的登记造册, 上报销毁。 还要我打一盆水,把库房里该擦的灰尘擦擦干净。 我欣然领命,正当我在这个一年到头都很少有人进来的房间里忙碌的时候, 大姐进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壶热水,说天冷了, 兑点儿热水别冻着手。 经过北京之行,大姐对我关心多了。 看着大姐干活时麻利的动作和裹在衣服里丰满圆润的大屁股, 我忽然发现这个人迹罕至的机要库房竟是一个很好的私密空间。 我这么想着,忘记了干活,大姐半天没听见我的动静, 转过头看发现我直直地盯着她的背影,不禁愣住了。 就这样,我们四目相对而无言,彼此静静地看着, 几乎是同时我和大姐相拥在一起,热烈忘情地吻起来。 这真是一场难忘的热吻,差不多有十多分钟, 直吻得我心潮澎湃吻得大姐花枝乱颤,摇摇欲坠。 不久,我抱起大姐放在资料台上, 说了一声: 「我要操作你!」就急不可耐地解开了大姐的裤腰带, 双手伸到大姐的衣服里乱摸把大姐白嫩肥大的乳房揉恣意捏成各种形状。 当我退下大姐的裤子时,那块肥美的一亩三分地已经湿润的一塌煳涂。 我把自己牛仔裤退到膝盖,就不顾一切地挺枪直入。 手捻大姐两粒小葡萄般的乳头,下身变换着节奏做活塞运动。 在我深深浅浅、有漫有快的抽查下,大姐很快就进入了迷乱状态。 哦哦呀呀地小声叫唤,丰满肥腴的身体就像是一块巨大的果冻, 在我的冲击下不住颤动。 红霞飞上了大姐的面颊,在如泣如诉的呻吟声中, 在白肉颤动的性爱节奏里这个人间极品般的成熟女人, 带给我极大的征服欲和成就感。 抽插中我腾出一只手捋大姐稀疏油亮的棕褐色阴毛, 一边说: 「你就是我的慰安妇」。 「我是,我是!」大姐急促地回应道,同时阴道出现了阵阵收缩, 整个身体都扭动起来。 紧接着,大姐忽然坐起身来,紧紧抱住我的头就是一阵狂吻。 我的脸感受着大姐烈焰般的柔唇,小弟弟感受着大姐下身一阵一阵的收缩, 虽然这时我已经没法继续抽动但看着一个成熟高傲的女人被我弄到无法自持, 高潮中不顾体面地在一个小伙子面前放纵让我有了将军般的骄傲和感觉。 等大姐高潮过去渐渐平息,才发现我的小弟弟还硬硬地插在下体。 大姐用手抚去被汗水沾在额头的秀发, 柔柔地说: 「你还没完呀, 真厉害!」我说: 「那你躺着别动让我继续干。 」一边说着就开始深深插入。 大姐「哦」的一声, 忙喊: 「停、停,你饶了大姐吧, 我受不了了!」我停了下来问大姐: 「那怎么办我还没舒服呢。 」大姐躺在资料台上,缓了几口气后起身下来, 把我拉到台子上坐下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我对面, 一边用沾过热水的毛巾擦我的小弟弟 一边说: 大姐会让你舒服的。 擦完,大姐低头一口就含住了小弟弟。 这个动作可是我没想到的,像触电一般的感觉一下子沿着嵴椎骨传到了脑子里。 看着自己的小弟弟在大姐温柔的嘴唇中进进出出, 小弟弟的弦绷得好像快要爆炸了。 过了一会,大姐还把手从我的阴囊下缓缓伸进去, 用一根指头抠我的肛门。 没几分钟,一股强烈的感觉又从脑子沿着嵴椎骨传到了小弟弟上, 小弟弟一跳一跳地把男液射进了大姐的嘴里。 我仰身躺了下去,唿唿地喘气。 而我的小弟弟都软了下去,可大姐还在一口一口地吃。 我赶紧侧过头说: 「大姐,你快去吐掉吧, 我抽屉里有口香糖。 」大姐抬起头来看着我笑,告诉我都吃下去了。 愕然之中,我心里又多了一份感激,我觉得从这一刻起, 我和大姐已经注定不可分离了大姐是我的我也是大姐的。 第二天,我悄悄买了一条提花毛毯放在机要资料库的一个柜子里, 以备不时之需我不能再让大姐肥美娇嫩的身体躺在坚硬冰冷的台子上。 从此,我或者大姐需要的时候,就会摇一摇那串机要库的钥匙, 或者说「有些东西需要操作」彼此就会心领神会, 择机去隔壁机要库。 而且在私下里,我和大姐都把机要室的库房称为「洞房」, 一来是因为那里是我们寻欢的地方二来机要库没有窗户, 老式的穹顶建筑的确像个洞子。 有一次天气比较热,天热人容易冲动,我向大姐说我想了, 大姐告诉我说大姨妈来了还没有干净。 可是那一天我真的特别想,就生拉硬拽地把大姐拉进了库房。 在铺了毛毯的我们交欢的台子上,我把大姐剥了个精光, 让大姐像小狗一样跪爬着我前前后后地大姐玩了个遍, 弄得大姐一声声地低吟白花花的全身不住扭动, 一双大乳房晃来晃去样子浪极了,简直就是一幅活生生的《春宫恣意图》。 淫水混合着少量经血从大姐厥着的屁股上慢慢流出来, 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根黄瓜让大姐看了一眼就捅了进去。 大姐一下子摒住唿吸,全身颤抖起来。 听到我说「红洞还得绿瓜捣」时,大姐经不住刺激, 瘫倒在台子上雪白丰美的玉体,瞬间又变成了一幅诱人的《芙蓉春睡图》。 我用黄瓜把大姐送到了两次高潮,才自己亲自提枪上马, 直到大姐被我弄得连呻吟声都没有了才停息下来。 那是我们最疯狂的一次,其间有人敲门我们也没有理睬。 完事后,大姐躺在台子上不起来,有气无力地说玩过火了, 要休息一会儿。 我掰开大姐的双腿,打开一瓶矿泉水给大姐擦洗, 一边洗一边玩最后还亲手给大姐埝上了卫生巾。 大姐幽幽地说: 你真是我的冤家啊!回到办公室, 已经是快要下班的时间了。 办公室电话上有7、8个未接来电,都是单位领导打过来的。 我和大姐吓了一跳,大姐赶紧去领导那里,我则在办公室静等。 不一会大姐回来了,说,下午是市上消防部门来检查防火设施, 机要室库房是检查重点之一。 领导打了很多电话都找不到我们,问我们去哪里了。 我没问大姐是怎么回答领导的,但大姐说现在没事了, 还警告我以后再不许这么放肆。 后来,我们的确收敛了许多,但收敛的只是时间和地点, 激情可是一点儿也没有收敛而且更加胆大妄为。 有一年年底,我们单位的党委书记(一个有点背景但没一点姿色的老女人), 被省委干部处临时任命为巡视员去一个县级市考察, 其实就是听地方班子的工作汇报。 书记要求我们机要室带上记录设备一同前往。 去的时候还好,大姐陪书记坐在后排,我坐前排副驾, 一路上有说有笑。 听取完地方班子工作汇报后,当地原本安排了晚宴和宾馆, 但我们书记说第二天还有其他事情所以用过餐后就连夜返回。 晚宴上,当地各级官员对我们一行招待得极为热情, 一个劲儿劝酒。 大姐为了少喝,宴会之中佯装醉了,因为表演的很到位, 除了我大家都以为是真的醉了。 我酒量虽然还可以,但在为书记代酒中, 不觉也微有飘忽。 返回时,书记要自己坐前排,让我扶大姐坐后排。 我想书记一定是担心路上大姐万一吐了场面尴尬, 其实书记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上了车, 书记还对大姐说: 「你也别忌讳了, 要是还难受就枕在小伙子腿上睡吧,到了先送你回家。 」大姐假意说: 「书记你就会拿人开玩笑, 我才不枕他腿上呢。 」一边说,一边头倒向车门方向,而把腿担在我的腿上躺下身去。 书记看了一眼说: 「死要面子活受罪!」我们的车子行驶在县区公路上, 尽管开着空调但仍有丝丝凉意从车窗车门上传来。 过了一会, 书记又转头对我说: 冬天天冷, 你把军大衣给她盖上免得她着凉。 书记的命令给了我极大的方便。 我藉着微醺的酒意壮胆,在军大衣的遮盖下, 我解开了大姐的裤子。 表面上我侧靠着车窗装睡,大衣下却用手开始玩弄大姐。 大姐想拒绝却不敢反抗,害怕动静大了引起书记和司机怀疑;想任由我胡作非为, 又担心忍不住叫出声来。 只有紧紧夹住双腿,阻止我深入。 但这样岂能阻止我,我想让她分开大腿她要是不从, 我就拔她的阴毛她只好照办。 我的手深入大姐的三角区,又是揪阴唇又是捏小豆豆(阴蒂), 不一会儿大姐就湿的一塌煳涂。 后来我还把一个湿巾卷成卷儿,塞进了大姐的阴道, 然后一轻一重地揉捏豆豆。 大姐躺在那儿难受得要死,全身绷得紧紧的, 紧张得就像是第一次遇到强奸的女人。 就这样,200公里的路走了两个半小时,大姐也被我玩了两个半小时。 这次经历,现在想起来仍觉得刺激。 虽然大姐后来埋怨我太过分,但也因为有了这次经历, 大姐基本允许我在她身上随意为所欲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