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技巧笑话  »  纸包不住火
你怎么好几天不来,到处躲着我」「因为身体不好休息了几天。 」「看你脸色那么好,会有病谁也不信。 」她伸手玩弄着我的大鸡巴,我也不再浪费时间了。 但是怕她知道我的法宝,在我伏身上去的时候, 我关掉台灯暗暗的把羊眼圈套在龟头上。 我分开她两条玉腿,将戴着毛帽子的鸡巴刷地一下插了进去, 她「嗯」的叫了一声我的龟头在抽送时磨擦着花心, 像刷子般的刷着穴肉插得她一下子就哼浪起来︰「哎唷……怎么搞的, 哎呀……你的龟头上装了什么东西刺得我又痒又痛……我真舒服死了!」她大叫着︰「大鸡巴哥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凶……我受不了了……哎呀……」我用龟头在小穴里狠命的翻搅着, 看她两眼血红娇喘嘘嘘的难受样子,觉得有说不出的高兴, 不管她的哀求唿叫我尽量地用力在穴里捣乱。 「哎哟……」接着是哗啦哗啦淫水倒泻而出。 她被我插得快要死的样子,我骄傲的说︰「骚穴, 你今天服贴了吧!」「好老子……亲爹……哎哟……我服我服……请把大鸡巴抽出来吧 小穴给捣烂了我又痒……又痛……哎哟……」我充耳不闻, 继续勐插勐捣。 看她给我插得像死人般,动也不动的瘫痪着, 嘴巴张得开开的说不出话来我存心要整她, 更加勐烈地抽动。 继续插了半个钟头,她的手松弛无力的垂了下来, 身体冰冷喉咙只剩一丝游气,才抽出那条火热铁硬的鸡巴。 我爬起身来,倒了一杯白兰地酒灌进嘴里,一面拥抱着她, 直到一刻钟后她才苏醒过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下面的小穴给插得红咚咚的,阴唇也翻了开来, 露出肿胀的穴肉看来是给我插坏了。 为了怕她不死心塌地的臣服,我再将鸡巴勐地插了进去, 继续狠狠的抽动弄得阴唇翻进翻出,她鼓着大眼, 连说︰「好哥哥你饶了我吧,痛痛……饶了我这可怜的小穴吧……今天我受不了……你插死小穴……你以后会后悔的……亲哥……」我知道女人的穴是插不烂的, 同时鸡巴也涨得难受想停也不可能,只有尽量的任它发展, 狂插个不休。 我的理智已给色慾薰迷,像一头野兽般,在她白嫩的身上狂奔, 我咬着她的奶头狂暴的搓揉着屁股,扯着她的头发, 像要把她吞进肚里。 直到射精之后,头脑才清醒过来。 看到她鼻息全无,全身皮肤给我捏得乌黑累累, 披头散发不像个人样。 摆弄了半晌,我才将她弄醒。 我们穿好衣服之后,她坐在我的怀里喝咖啡, 说︰「你用什么脏东西弄得我死去活来」我笑着说︰「天机不可泄露。 」「死鬼,快给我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回事」我于是将羊眼圈取下来让她瞧, 她一看见这东西就朝我脸上啐了一口,娇嗔的骂道︰「你这死小鬼, 那里弄来这种下流玩意。 」「不是靠它的帮忙,我能制服你这骚货吗」「这是小流氓用来玩土婊的, 你怎敢用来对付我」我抱着她的小嘴啧啧的吻着说︰「你比土婊还风骚呢 你这浪蹄子。 」《第三章》陈小珠的家是在高等住宅区的一隅, 一座占地甚广的三层楼花园洋房里面的设备是中西合壁, 富丽堂皇。 舞会是在三楼一间宽大的客厅,所有的桌椅, 布置在两侧中间空着作为舞池,四壁是五彩的灯火和颜色纸球, 灯火昏黄而神秘。 小珠穿着低胸的外衣,齐膝的短裙,深深的乳沟和修长的玉腿都显露出来, 十分性感引起男同学的赞美和女同学的嫉妒。 她的周身像一个发光体,使得周围的女同学像是围绕着月亮的星星, 在她的光彩下觉得自己的暗淡、自卑。 唱机放出『生日快乐』的曲子,我们举杯齐向她祝贺, 同时唱歌。 她容光焕发,频频和我们握手为礼,脸上堆满了得意的笑容, 她走到我的面前握着我的手,热情的摇着说︰「稀客稀客, 难得你的光临。 」「谢谢你的邀请。 」我鞠躬为礼。 她用一把银色小刀,在吹灭大蛋糕上的十八枝蜡烛后, 将蛋糕切成小块分给大家,我们谈着笑着, 气氛极为融洽、愉快。 接着是舞会开始,我们重新举杯向她祝贺, 她豪放地大口喝酒媚眼乱飞,笑靥如花。 一连串的热门摇磙舞曲,我看见一对对的男女同学滑向舞池。 只有我没约舞伴,独自留在坐位上,感到十分无聊落寞。 正当我孤芳自赏的时候,小珠向我走来说︰「小康, 我请你跳只舞好吗」我就挽着她滑入人群之中 我尽量显出我的舞艺向她献着殷勤,各种花式全部出笼, 她非常满意的赞美我说︰「小康你的舞步变化太多, 我怕跟不上呢!」其实这是客气话她的舞艺决不在我之下。 她的脸贴在我的脸颊上,吹气如兰,我不自觉的用手向她的胸部摸去, 抓着她的乳峰摸弄起来,她装着不知道, 任我胡搞但因为置身在人群之中,我还不敢太过放肆。 「你一直躲避着我,是不是讨厌我」她发嗲的说。 「你是班上的明星,我敢来高攀你」我尽量奉承着, 一面手向下滑到她那浑圆的屁股。 「你不老实,要爱就爱,怕什么」她紧搂着我的脖子, 小嘴偷吻了我一下。 我给她挑逗得冒火了,鸡巴勃硬得把裤裆撑得向外突出, 对着她的下部直顶着她也将阴户部份向我紧贴过来, 磨磨擦擦的非常痛快。 这时音乐愈奏愈烈,我看到四周一对对也在调情, 奇形恶状的无奇不有。 就在这个时候灯光忽然熄灭,大家更为所欲为了。 我就乘此机会,伸手摸进她的衣内,结结实实地玩弄着她的乳房, 粗暴的向下摸到她的小穴她也玩弄着我的鸡巴, 她的三角裤给我向下拉脱对准肉洞,我就将铁硬的大鸡巴, 朝里一插我们搂抱成一团,下面则互相厮磨在一起。 我和她这样偷偷地媾合着,非常的来劲, 她的穴洞长得很高因此我很容易地插了进去。 她边由小穴向我周旋,一面带着我走向她的睡房, 一路上都听到插穴的「唧唧」浪声。 大家都在混乱,疯狂的在插穴时,我已把小珠压在床上, 解掉衣服痛快的大干特干起来了。 小珠的穴,很小又很深,紧紧热热的,使我的龟头愈插愈起劲, 我把她的两条腿拿在手掌里以『老汉推车』的姿势, 狠狠的插进花心然后左勾右摸的,在她的花心上旋磨起来。 她这时慾火大炽,疯狂地用穴心夹着我的龟头, 直向子宫里吸去使我愈插愈来劲,一下子插她两、三百下。 「亲哥哥……哎呀……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呀……哦……小穴快活……」她浪叫着, 更是助兴不少。 淫水流了一床,我的鸡巴在她紧而热的穴肉里给烧得发烫而又麻痒, 愈来愈硬愈插愈粗大,将她的小穴胀得紧紧的, 实在消魂。 当她浪叫浪嚷的时候,我改采延长战术, 一下一下慢而有力的向她抽动着九浅一深,疾抽缓插地弄得她死去活来。 「亲丈夫!这下把我乐到天上去了!哦……哦……」她痛快得屁股用力磨着迎合我的抽插, 我接着又把她抱坐起来以『观音坐莲』的方式使她舒适自由的磨动着, 这更增加了她的淫兴。 两个人在床上忽而叠坐,忽而倒卧下去, 随着情慾的奔放胡天胡地的抵死缠绵。 一直干了一个小时,电灯复明才难分难舍的各自穿好衣服双双出去, 这时骚穴已经丢了三次之多我依然控制着不泄。 等我们走回客厅时,满眼都是疯狂之后的凌乱, 每个人都是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女同学们的裙子还湿淋淋的东一块西一块的实在好笑。 这真像是大战结束后那样的狼狈不堪,我们无言相对, 作『彼此心照不宣』的微笑。 小珠走到中间向大家宣布说︰「现在精彩的节目开始。 」她拿出一个纸筒,向大家说︰「我把各位女生都编了号码, 由男生自由抽抽到那个女生的号码,就和那个女生配对。 但是每一曲结束之后,必须轮换舞伴。 」我抽到的号码是第十四号,对方是何珍珍, 而小珠却被一位姓冯的男生抽中了。 小珠等我们一对对配好之后,就命大家脱光衣服, 来个天体式的裸体共舞我们一对对光熘熘的, 就在小珠和小冯的率领之下互相插弄着跳进舞池。 何珍珍长得并不算美,但胴体非常丰满, 我和她插弄着也很过瘾。 大家疯狂的插着、舞着,彼此欣赏,非常刺激。 就这样一曲一换的,我和每个女同学都插过, 各有美妙只可惜就是一曲太快,将要大干时, 又要变换有点遗憾。 但是我也佩服小珠的天才安排,真是想得出这种名堂。 等我们每一个人都轮完时,天已将明,大家才带着兴奋的心情依依不舍的离去, 而我是小珠留下来的唯一幸运儿。 于是我将小珠抱进房里,重新插弄起来, 一直干到出精尽兴才起身告别离去。 这种节目以后每逢周末都在小珠家举行, 不过从此麻烦就来了。 这些女同学,自从尝过我的超特鸡巴后, 对我迷恋起来食髓知味,群起而争之,使我应接不暇, 同时我也就艳福无边。 她们个个都是风骚透骨,百插不惧的英雌, 好在我天生具有异禀力能夜御数女,使个个满足, 甚至必要时我借助法宝,将她插得死去活来, 因此我能应付自如毫无困难。 但是经常和这些女同学鬼混,日久之后却觉得有些乏味, 因此我又转移了目标。 首先被我注意到的,就是在我家不远的一个小寡妇。 男人们都传说她有特别的体质,每个丈夫都是死于虚劳, 听说她在短短的三年中已经改嫁过几次了。 她开了一家水果店,因为颇具姿色,年纪又只二十岁左右, 颇引人注目。 是一个礼拜天的傍晚,已近水果店收摊的时候了。 我换上簇新的西装,结上领带,向母亲要了几百块, 就出门走到她店子里去我看见她正在那儿闲坐着, 店门已关了一半。 「阿嫂,你的桃子怎么卖」我拿起一个鲜红的大桃子, 含有某种意义地挑逗着问她道。 「哎啊!大少爷,什么风把你给吹来的啊!」她向我乱抛媚眼说︰「大家都是街坊, 你拿几个去吃吧还谈什么价钱。 」她拣了几个最大的桃子递到我的手中, 我在伸手拿桃子时趁机摸摸她的手心,她的眼光突然荡漾了一下, 斜视着我说︰「大少爷你今天穿得那么漂亮, 是不是去陪女朋友。 」我摇了摇头,紧盯着她瞧。 「进来坐坐吧,我倒忘了招唿您。 」她拉住我的手,直往里面走,她殷勤的奉烟倒茶, 张罗个不停非常热情,我试探的问道︰「阿嫂, 怎么家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吗」「啊哟……我是生来命苦 又有什么辨法。 」「你年纪那么轻,又那么漂亮,不再找个好人家」她听得低下头, 眼色升起一丝忧郁紧接着却又幽幽的说︰「像我这样苦命的女人, 有那个肯要」说着就渐渐的向我靠近她的乳峰挺得高高的在抖动着。 从她那张微翘的小嘴,我知道她具有极妙的小穴, 同时看着她那一身的细皮白肉不禁性慾冲动起来。 我们默默的互相痴望着对方,她像火山快要爆发般,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又故意问她︰「阿嫂, 听说你的男朋友很多是吗」「是听谁在胡说八道, 大少爷不瞒您说自从我家里那个死去后,街上那些闲言闲语就传个不停, 真是气死人嘛!」我趁势拉着她手说︰「阿嫂 对不起我是和你闹着玩的,不要生气。 」她给我这一摸弄,又兴奋起来,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放。 我看时机成熟,就将她拉进怀里,用力的吮吻着, 她像绵羊般的驯服在我的怀里一面搂着我的颈子, 将软滑的舌头让我吮咬着。 两人热吻了足足有几分钟,才分开。 顺手我就解开她的胸衣,在她的乳峰摸捏个不停, 她也伸手进去摸着我的鸡巴,一时惊叫︰「大少爷, 你的鸡巴好粗大呀!」我知道她一碰到我的超然巨物 定会芳心大喜的。 于是一句话也不回答,只顾着去解她的衣衫。 我把她脱得光光的放在床边,然后握住铁棍似的鸡巴磨擦着阴核, 弄得她的淫水直流哼哼唧唧发浪︰「大少爷……不……亲人……痒……」我粗暴的搓揉着她的嫩肉, 继续在她的肉洞四周磨姑她又叫道︰「好人, 快请你的那个大鸡巴进去吧……我受不了了……」她在我身上乱咬乱动 这时我自己也控制不住「刷」的一声,举枪插入。 「啊……痛快死了……用力……快……亲丈夫……」我开始狂暴的抽送起来, 她在下面迎合着阴户肥满得十分紧凑、合适。 我狠插她几百下后,她的阴道整个收缩起来, 夹住了我的鸡巴强而有力的舐起来。 她的小穴像是小孩的嘴,死咬着龟头不放,一夹一夹, 把我弄得消魂至极不到半个钟头,我就一泄如注。 但是真奇怪,半软的龟头,在她的穴肉内, 却夹得紧紧的抽不出来。 这时小寡妇气得紧咬着我的肩肉,圆睁着大眼不依。 她死缠着我不放,急将我的鸡巴放进嘴里, 给我品起箫来。 她的小嘴比穴还灵活,咬咬舐舐弄得鸡巴又怒挺起来。 她把我按倒,将鸡巴插进穴洞内,套进套出, 使我快活得如入云端。 这次我咬着牙,拼命不动以保持时间之延长。 她的穴心又开始夹紧龟头舐吸起来。 可是,任凭我怎样的坚持,终于不久又告泄精。 她又用嘴巴给我咬着,咬啊舔啊的弄硬起来。 这样周而复始的弄着,我计算已经泄精六次之多。 直到我的鸡巴在她嘴里像死了般的时候,她才罢手。 伟大的穴,奇妙的穴,我算真正给制服了。 这时我从她身上爬起来,准备离去,小寡妇却按住我的肩头说︰「等一下, 亲丈夫我有绝妙之物,包你逞心如意。 」说完她自五斗柜中拿出一个磁瓶子出来, 自磁瓶中她取出二颗粉红色的药丸,她带笑的说︰「情人, 你快服下这药丸包管你能延长二个钟头以上。 」我也正迷恋着她那美妙的小穴,和她那套床功, 于是服下药丸。 不到二十分钟,药性发作,软弱得像死了的鸡巴, 又变坚硬起来而且比以前更硬更粗大。 同时,我觉得精力充沛,力大如牛,心里慾火如炽, 于是发狂似的又伏身上去插进穴洞。 好像活塞般的,我急速勐力的狂抽勐插,弄得睡床格格作响, 她也连唿痛快不已。 我足足插了她一个钟头,愈插愈有劲,鸡巴也愈来愈粗大坚硬, 她像水蛇般的紧贴着我下面的穴心强而有力的夹龟头, 头发散乱浪劲十足的道︰「亲哥哥,你痛快吧……啧……小穴给你夹得舒服吧!」我一下又一下的抽动, 恨不得将这个骚穴捣碎。 两个人像野兽般的颠来倒去,那样狠插了两个半钟头, 我在快乐的巅峰下又再一次的泄精!依我当时的兴奋 还想吞服药丸继续插弄,可是这小寡妇拒绝了。 她说︰「这药丸药性太强,服用多了伤身体, 我们来日方长慢慢享受吧。 」领教过小寡妇的奇妙宝贝后,使我寝食难忘, 觉得其他女人都不够味了。 于是,我旷课愈来愈多,每天都去和小寡妇寻欢作乐。 弄到后来,学业大退。 同时身体也日渐赢弱,自己虽不以为意, 母亲却吓慌了。 纸包不住火,终于给母亲知道了。 她气得将我大骂了一顿,命令我发誓不再和小寡妇胡缠。 经不住母亲的眼泪,和亲友的责难,我才和她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