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超极荡妇的乱伦之爱。
「没什么。 姐姐刚才让大哥肏完就上了厕所,妈妈就接替了我。 你也不小了, 也该让你也尝尝乱伦肏屄的乐趣了。 哟,你的小屄流了这么多水啊。 想不想让大 哥肏你呀」 素芳就像着了魔一样点头。 大姐哈哈一笑,就拉着素芳进了房门。 里面正在忘情地肏着屄的母子,听见笑声, 齐齐转过头来一看不由得大喜。 大哥首先叫起来: 「啊,是二妹呀!快点来, 让哥哥肏你。 」 「哎呀,是……我二闺女,来吧,看妈妈被你哥……肏的多过瘾呀! 你也快点来吧。 「 「哈,这小浪妮子一直在门外偷看呢。 一边看一边自己在那儿抠屄。 」大姐 说着,拉着二妹的手来到两人面前。 「二妹,把衣服脱了,让我们看看你的小骚屄。 你看,大哥的鸡巴多大多粗, 把妈妈的屁眼儿都肏翻了。 」 素芳脱了衣服。 三人叹道: 「好漂亮的身材。 」 的确,素芳的身材很漂亮,皮肤雪白, 双乳坚挺圆滑小腹平坦,胯下干干 净净的。 大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二妹的双乳, 道: 「真是我见犹怜!」说着竟埋下头, 一口叨住二妹的乳头舔了起来。 这时,刘伟已经把鸡巴从妈妈的屁眼儿里拔了出来, 站在二妹的身边一手搂 住二妹的头和她亲吻, 一手摸向她的阴门。 「二妹,哥哥早就想肏你了,爸和妈总说你还小要过几年, 今天一见真是可 惜了我妹子早就应该肏你了。 来,摸摸大哥的鸡巴,喜欢吗」 「喜欢。 大哥肏我!」 刘伟抠着二妹的阴道。 「二妹,你好象早就不是处女了。 什么时候开苞的」 「一年前,让我班同学肏的。 」 刘伟一抬手「啪」地一声打了妈妈一记耳光, 「肏你妈的我早说要肏她, 你们就是不让, 怎么样让别人占了先手。 」 王凤兰陪着笑脸,顺势跪在地上,抓住儿子的脚。 「是妈妈不好,你惩罚妈妈吧。 」说着,捧着儿子的脚趾舔了起来。 不料, 刘伟一抬脚,「嗵」地一声踢在王凤兰的下巴上, 王凤兰猝不及防差一点儿咬 断了舌头,一个身子向后倒去, 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她还是陪着笑脸,只 是这笑脸看上去有些怪异。 素芳看着妈妈被打,竟没有丝毫吃惊, 只是道: 「大哥, 这事不能全怪他们 小妹也是傻,早知你们不对劲儿, 却想不到。 不然早就会让大哥肏了。 大哥别生 气,小妹今后就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 「就是就是。 大哥别跟这贱货生气。 我们姐妹好好伺候你。 来,小妹,先让 大哥肏你,对, 躺好喽!」 「磙出去!」 王凤兰低声道: 「是。 」 她象狗一样爬了出去。 素芳有些不忍, 叫道: 「妈,你先呆一会儿, 大哥肏 舒服了我就去找你。 」 「不,不,你好好伺候你大哥吧,妈妈给你们弄点吃的, 一会儿你们该饿了。 」 王凤兰来到客厅,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流血的嘴角, 张开一看嘴唇和舌尖 都有破的地方。 心想刚才儿子踢我的时候,不知道他的脚踢没踢疼, 等一会儿得 给他看一看。 有些内急,她进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哗哗尿了起来, 肏的太狠了阴道有 些发疼。 肚子里咕噜一声,她屏住一口气,向下用力, 屁眼儿涨得生疼好象大 肠头又出来了,然后扑噜噜地拉出了混杂着精液、淫水的粪便, 排泄带来的快感 使她又兴奋起来。 她伸手又摸起了自己的骚屄。 摸了一会儿,她的手不觉摸到了 屁眼儿, 果然有一小段直肠露在外面直接能触摸到直肠, 这种感觉很舒服。 正在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顾不得擦屁股, 就跑到客厅里抄起 了电话。 「喂,你好!」 「你好,是凤兰吧我是朱静。 」 「啊,是亲家母呀!你怎么样对,我很好, 你在哪儿」 「我刚从宾馆出来我儿子有两个朋友非要肏我, 我只好陪他们了唉呀, 都要把我肏死了。 」 「真的呀太棒了!这回你的老屄可过瘾了吧」 「过瘾是过瘾了, 不过毕竟年纪不饶人肏的我两腿都木了,骚屄和屁眼儿 到现在还疼呢。 这三个臭小子还不满足呢。 」 「他们的鸡巴大不大」 「当然大, 其中一个小子的鸡巴不但很长而且还向上弯弯着, 往里一肏正 好顶在我的阴道上壁他妈个骚屄的, 真他妈的过瘾。 我真恨不得把他的鸡巴咬 下来,一天到晚地在屄里夹着。 」 「天啊,朱大姐,你说的我的屄都受不了了。 有机会一定要让他肏我一次。 对了,你现在要上哪儿呀「 「这个宾馆离你家不远, 我想上你那儿去看看。 」 「太好了,欢迎!咱们老姐俩也好长时间没在一起玩了。 上次你舔我的屁眼 儿好舒服呀。 你快过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老屄被肏成什么样子了。 」 「好,我再过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对了,我女儿佳丽在不在家」 「不在,她和我丈夫天龙一起出去了。 」 「这个小骚货,一定又是和她公公出去肏屄了。 真是的,天龙都五十多岁了, 肏起屄来还是生龙活虎似的。 」 「你们家老黄也不错呀!上次我看他肏你们的女儿也是虎虎生风。 象我这个 久经战阵的老屄也差点不是他的对手。 」 「那有个屁用他现在根本就不肏我,成天就惦记着肏她妈。 」 「对了,老黄的妈妈有多大年纪了听说她年轻时是上海滩有名的妓女。 」 「七十多了呗!那老骚屄才骚呢,本来我以为象她的岁数性欲不会强了, 没 想到她是越老越淫。 」 「真的等哪天你陪我见见她,我想玩玩她的老屄。 」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的手机要没电了, 再过一会儿我就到了。 」 「好,一会儿见。 」 王凤兰放下电话,这才想起屁股还没擦呢, 便随手从茶几上拿起盖着茶杯的 手巾一只脚登在椅子上, 用手巾擦拭了几下屁眼儿拿出来放在眼前一看, 手 巾上除了残馀的粪便外还有湿漉漉的淫水。 房间里突然传来儿子刘伟的叫声: 「老屄!老屄!」 王凤兰急忙往房间里跑, 一边高声应着。 她进了房间,就看见素云、素芳俩姐妹狗似地趴在地上, 脖子上各自系着一 个项圈项圈上的皮绳握在儿子的手上, 儿子刘伟象个驯犬师似的一只脚踩在 素云的屁股上。 「老屄,快点过来躺在那儿让她们舔你的屄。 」 「好的。 」 王凤兰说着就躺在地上,两腿叉开,一张老屄正对着两个女儿, 素云、素芳 两姐妹就爬上来轮流舔着妈妈的骚屄。 刘天龙和儿媳妇回到家里的时候,正看见老婆和两个女儿被儿子象狗似的在 地上鞭打着。 佳丽走过来弯腰伸手抬起婆婆的脸, 淫笑道: 「哟, 老骚婆怎么又变成一 只母狗了」说着抬手就抽了她一记耳光。 一转身, 搂着身后公公的胳膊道: 「爸爸, 人家的小屄屄好痒呀!」 「乖屄痒就让你妈妈给你舔舔吧。 来,乖媳妇,你也吃吃爸爸的鸡巴。 」 刘天龙拉开裤子拉链,一条硬梆梆的大鸡巴立刻弹跳出来。 佳丽这边撩起裙 子,里面根本没有穿内裤, 一分腿就站在婆婆的面前然后侧转身弯腰把公公的 大鸡巴含在嘴里, 前后吞吞吐吐起来。 下面的王凤兰仰脸伸舌头舔着儿媳妇的小 屄, 后面自已的屄让两个女儿舔着而大儿子刘伟则在两个女儿后面坐在沙发上, 用脚玩着两个妹妹的小骚屄。 一家六口公公、婆婆、儿子、儿媳妇、两个女儿正玩得高兴, 门铃响了。 王凤兰从儿媳妇的胯下抬起脸来道: 「佳丽, 可能是你妈妈来了。 我们刚才 通过电话。 」 「啊,真的,太好了。 爸爸,你又可以肏我妈了。 我去开门。 」 佳丽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面带微笑、身材瘦小的五十多岁的老女人。 「妈妈,真的是你呀!」 「是呀,佳丽你也回来了」 「你知道我出去了」 「是, 你婆婆说的说你和公公出去了。 」 这时,刘家所有人都过来问好,毕竟是刘伟的丈母娘来了。 不过,这场面看 上去有些滑稽,除了刘天龙上身还有一件衬衣、儿媳妇佳丽穿着裙子之外, 就算 是后来的朱静衣冠整齐了。 不过这种整齐只维持了不到两分钟,因为朱静一边和 大家说话, 一边就脱光了衣服而佳丽此时也把衣裙脱了个干净。 朱静先到女婿刘伟的面前,她个子小,只能伸手搂着女婿的后腰, 另一只手 却摸向女婿胯下的鸡巴撸了起来。 刘伟低头亲了她一下, 道: 「妈妈, 你还是那么漂亮。 」 「谢谢,还是我女婿会说话,只可惜妈妈只生了一个女儿, 不然有多少就送 给你肏多少。 」 「行了,老骚婆子,一来就勾引我丈夫。 」 佳丽笑着过来,把妈妈拉到沙发上坐下。 王凤兰对大家说道: 「亲家母说, 她刚才被她儿子和两个儿子的朋友在宾馆肏了, 把这个老屄舒服透了。 」 「真的妈妈,是我哥哥的朋友那两个呀我认识吗」 「你哥说你不认识, 是他新结交的。 」 「这个坏哥哥,看我回去怎么骂他,有了好男人也不来先肏我。 」 朱静在沙发上分开两腿,双手伸在下面扒开两片阴唇。 朱静属于那种娇小玲 珑型的女人,乳房不是很大, 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仍是显得很坚挺,小腹上 有一些多馀的皱褶儿, 胯下的阴毛却是出奇的多而密她这一扒开,竟然看到阴 毛都长到屁眼儿了, 黑乎乎的一大片。 「你们看我的屄,现在还肿着呢。 」 大家一看,果然是阴部有些红肿。 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天龙笑道: 「活该!看你还欠不欠操。 」 朱静笑道: 「我愿意。 我就是欠操,我是骚屄、婊子、老妓女、我愿意天下 所有的男人都操我, 怎么着我就是喜欢大鸡巴插进我屄里的那种感觉 尤其是 两根鸡巴一根插屄里,一根插屁眼儿里, 哈真他妈屄的舒服!怎么样,你现 在也操我一下吧。 」 「好,操你妈的,我就操你!」 刘天龙说着, 一提大鸡巴就上来插进她的阴道里。 朱静痛得噢的一声,「妈 呀,你轻点儿嘛, 人家小屄还肿着呢。 凤兰妹子,你也不管管你老公,操得人家 好痛呀!」 众人大笑起来。 又一场家庭大淫交开始了。 (四) 我在小儿子强儿的家里住了几天后, 就随大儿子健儿去了他家。 健儿说他要 出差一段时间,正好在家和素芳做个伴儿。 健儿的儿子阿英已经是二十五岁了, 我也有了孙媳妇。 不过,这几天一直没有看到大孙子阿英,素芳说他和老婆在我 来的第二天, 不巧有一个会要开两口子一起去了,顺便在外面玩几天。 家里就 只剩下我和素芳,还有十九岁的小孙女儿阿娟。 说起这个阿娟也是个小浪蹄子,十三岁就跟哥哥上了床, 不过半年就又爬进 了父亲的被窝儿。 现在她才十九岁还没有结婚却已经怀了孕, 而这个孩子居然是她的哥哥阿英 的。 现在已经七、八个月了,在家里等着生产。 这天早上起来,我习惯地先到外面散步, 然后买一些早点回来。 一进家门, 媳妇素芳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往脚趾上涂指甲油, 她只穿了一件肥大的衬衣而且 是敞着怀, 由于涂脚指甲油所以她的姿势是一腿支在沙发上, 一腿耷拉在地上 这样她的两个乳房和胯下的小屄就清楚地暴露在外面。 我走过去,就像抚摸一个 小姑娘似的摸了一下这个已经四十多岁, 有了两个孩子的母亲的脸蛋儿。 「你回来了,妈。 」 「嗯,先过来吃饭吧。 阿娟起来没有」 「醒是醒了,不过还没起来, 我刚才把那个假鸡巴给她拿过去了她说要捅 一会儿她那个浪屄再起来。 」 「这个小骚货,肚子都那么大了,还不注意点儿。 」 「注意个屁!最近她是越来越骚了,你也知道女人越是这时候越是性慾强烈。 」 「唉,要是她爸爸或是她哥哥在家就好了, 就可以操操她了。 免得她拿个假 鸡巴乱捅。 」 「妈妈,呆会儿,咱们去陪她玩玩,你做男人去干干她。 」 「哟,宝贝,怎么就谈了这么几句话, 你就骚得流水啦!」 「我是骚屄嘛!妈你看我的脚趾甲好看吗」 「好看!呀, 我的屄也淌水了。 」 我脱下裙子,又扒下上衣,变得赤裸, 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屄满手湿漉 漉的。 「妈,我真不知道我到你的岁数,会不会像你一样骚」 「当然会啦。 你以为你现在还不骚呀青出于蓝胜于蓝嘛!」 「真的, 一说这话我倒想起来了,我一直想问问妈妈, 你这么骚是不是也 是遗传呢」 「当然算是遗传了。 可能是家庭传统吧我知道的就是从我爷爷那辈起就喜 欢乱伦了。 至于在我爷爷之上还是不是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想也不会没有可能。 」 「真是的,妈,你瞧,虽然都六十多岁了, 但你这个浪屄看上去还是那么动 人颜色也还很鲜艳呢。 妈,你把腿开大点,我拭拭能不能把我的手整个儿插进 去。 」 「没问题!别说是屄里,就是我的屁眼儿也能把你的手装进去。 啊……啊, 好……乖媳妇儿,一根一根往……里塞, 对啊……啊……啊,你抠到妈妈的子 宫口了。 啊……啊,进去几根了」 「四根,等一下我就要插拇指进去了。 妈,你的屄撑得好大呀!放松,我插 进去了, 啊太棒了,全进去了,妈妈,你快看,都到我的手腕位置了。 天啊, 妈妈你的屄里面好热呀!里面的褶皱也比我妈妈的多。 」 「啊……乖媳妇儿,你把手在里面转一转, 握……握拳头啊……啊,我的 妈呀!」 我大叫起来, 只觉得素芳的手整个儿在我的屄里掏着涨得满满的, 尤其是 当她的手在我的子宫口上搔动时骚水一股股地往外冒, 好像她的手已经掏进了 我的五脏六腑扯得我的心肝肺都开始悸动起来。 突然一阵更勐烈的涨痛袭上来, 我不由得失声大叫, 原来素芳的手指突破了我的子宫口一根儿,两根儿, 那一 瞬间我无法抵制小腹咕噜噜地叫了几声, 金黄色的尿液从我的尿道喷涌而出 我被儿媳妇抠得小便失禁。 「啊,妈妈你尿了。 太棒了,不要浪费掉。 咕嘟咕嘟,妈妈你的尿好骚呀! 哎呀,怎么这么多 「素芳急忙用另一只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杯, 除了喝到嘴里的以外接了整整 一大杯。 沙发上被尿水打湿了一大片。 「乖儿,妈妈的尿好不好喝」 「好喝极了!天哪, 从没想到过喝尿也这么过瘾,妈妈,以后咱们渴了就 喝尿。 来,妈妈你也喝点你自己的撒的尿。 」 我接过素芳递过来的尿杯,满满的,像是一杯啤酒似的, 上面还漂着些白色 的泡沫我张嘴喝了一口, 除了骚味外有些发涩,并不难喝。 我又喝了几口,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杯子递给素芳。 「媳妇儿,这杯还是给你喝吧。 我要喝你 的尿。 」 「啊,太好了,我正好有一泡尿。 」 素芳并没把手从我的屄里抽出来,而是转动着手腕儿, 身子倒转过来把一 个肥大的大屁股横跨在我的脸上, 手仍旧在我的屄里掏着。 她的骚屄在我脸上方 大约20厘米左右, 我用手把她的两片屁股蛋子向两边扒开她的屄已经湿得一 塌煳涂, 看得出她的白带也很多我伸出舌头把她流出的白带舔进嘴里。 「妈妈,快,我要尿了。 」 「好,好媳妇儿,你尿吧,妈妈接着呢, 对了快递给我一个杯子。 」 我刚接过杯子,素芳的尿道口就打开了, 尿水呈散状向外喷出颜色看上去 比我的淡一些。 我急忙张嘴接着,咕嘟咕嘟地吞咽了几口,同时用杯子接着, 不 一刻也接了一大杯她的尿流得我满脸, 整个胸脯身下都是湿湿的。 就在这时,孙女儿阿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一丝不挂挺着浑圆光滑的大 肚子,奶子已经开始有些变色, 乳晕很大身体上看来已经做好了当母亲的准备。 她的两条大腿内侧湿漉漉的,发着亮光。 阿娟一看到妈妈和奶奶呈69式玩着,而且两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杯啤酒, 不 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尿骚味啊,原来是她们的尿水。 阿娟刚刚自慰完的小屄, 又开始痒了起来。 「妈妈,奶奶,你们在干什么」 「啊, 阿娟呀快过来,你尝尝你奶奶的尿好不好喝」 「你们这两个老骚屄, 真是骚的没边了。 愿意喝尿,你们俩来喝我的吧,我 也正好要尿尿。 」 素芳一下子把手从我的屄里拔出来,痛得我噢的一声叫了起来。 「太好了,妈妈,来,咱们就喝喝你孙女儿的尿, 孕妇的尿很有营养的。 」 我便坐了起来,和素芳一起滑到地板上坐下, 身子靠在沙发上把头向后仰 起。 阿娟挺着大肚子跨在我俩的脸上,双手扶在沙发靠背上。 这样我和素芳就脸 贴脸地对着阿娟的屁股。 「妈,你看阿娟的小屄长得多漂亮。 」 「是呀,瞧她的屁眼儿也是像一朵花似的。 」 我和素芳评论着阿娟的小骚屄。 阿娟突然叫道: 「老骚屄,接好了, 我要尿了。 」 果然,只见她的尿道口像一个小嘴似的张开了, 随后从那小嘴中喷出了一道 非常粗的水帘 说是水帘因为她的尿不是呈一条水柱出来的, 却正好让我和素 芳可以同时接到热乎乎的尿水越流越多, 我快要接不过来了斜着眼睛看了一 眼素芳也是忙得上气不接下气。 「快点儿,素芳,再拿来一个杯子。 对,接满喽,啊,好孙女儿,你的尿怎 么这么多呀」 「操你个老屄的, 你不是愿意喝吗当然要多点了。 」 终于,她的尿柱越来越短,素芳欠起身子把嘴贴上女儿的尿道, 把最后的尿 液也舔了个干干净净。 茶几上并排放着三只装满尿水的水杯,祖孙三代母女围着水杯坐着。 阿娟提议道: 「妈,你喝我奶奶的, 我喝你的奶奶呢,就喝我的,好不好」 两个老骚屄点头说好, 于是三个人同时端起了杯子。 「碰」的一声,三只尿杯就撞在了一起。 「干杯!」 三个淫荡的女人同时一仰脖, 把杯中尿一饮而尽。 后来,儿子们和孙子们也喜欢上了这个玩法, 从此我们家里就又有了一个 传统,那就是喝尿。 (五) 两天后,我的大孙子阿英和孙媳妇儿白洁回来了。 阿英已经二十五岁了,身 材比起阿雄来要强壮一些, 个头也略高些样貌却都是十分英俊。 孙媳妇儿白洁 却是那种小巧玲珑型的小女人, 本来像这种女人应该是乳小臀平的可她最令人 惊异的地方却正是这两处, 她的乳房算得上是巨乳我猜想如果她身子立直不动, 只有头向下看恐怕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 屁股更是又圆又大,以她的年纪都差 不多快超过我的屁股了, 真正是前凸后翘。 阿英说他只所以喜欢上她就是喜欢她 的大奶子和这两片大屁股蛋子。 阿英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和儿媳妇素芳在客厅里说话, 见到儿子素芳高兴 得又哭又笑,抱着他不住地亲吻, 一叠声地说我的大鸡巴儿子回来了我的大鸡 巴儿子回来了。 我坐在那儿没动,只是微笑着看着这母子俩。 阿英终于摆脱了母亲的纠缠,转过头冲我过来, 亲热地叫一声: 「奶奶!」 我向上伸出手 搂住了大孙子的脖子 回应他道: 「乖孙儿, 想死奶奶了。 」 「我也想你呀。 你来的当天我才出去的,这几天在外面就一直想着你。 小洁, 过来见过奶奶。 」 「奶奶好!阿英在外面确实是一直想着奶奶的。 就是晚上和我做爱时,也一 直想着呢。 」说着冲着丈夫一笑。 阿英作势欲打,脸上却充满笑意。 「是吗小洁,他与你做时,是怎么想的呀」 「他叫我奶奶呢!一边操一边说, 奶奶我操死你,干死你!」白洁哈哈大 笑起来。 「嗯,我的大鸡巴孙子对我就是好。 这回你回来了就可以真的操奶奶了。 高 兴不高兴呀」 「当然高兴了,我恨不得现在就操你!」 「好呀!刚才你妈妈还说一等你回来就让你操我呢。 来吧,奶奶现在就让你 操!」 我说着就已经开始脱衣服。 阿英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的素芳和媳妇白洁就 已经过来帮他解开了裤子。 素芳掏出儿子的鸡巴在我的面前抖动着。 「妈,看看你大孙子的鸡巴是不是比以前还大还粗」 我定睛一看, 果然如此他的鸡巴不但粗,而且非常长,颜色也比较深, 倒 有点儿像我在色情片里看过的那些黑人的鸡巴 尤其是鸡巴头足有鸡蛋那么大 红通通的, 真是可爱极了。 「天呀!我的孙儿, 以前从未见它这么大呀怎么几个月就变成这样了」 白洁在一旁介面道: 「奶, 你不知道前两个月阿英出差碰上了一个世外高 人, 教了他一种很奇怪的法子还给了他一些药,他回来有一个多月没操我和妈 妈, 连小妹挺着大肚子让她操他都不干,一个月后, 他就变成这样了。 那一天 晚上,他一连操我们三个人一晚上, 还是英勇善战。 你问妈妈,她都让她儿子操 得昏天黑地, 跪在地上求饶。 是不是」 「是。 我真惭愧,那天晚上我真恨不得就死在他的鸡巴下, 给他当牛做马都 行妈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我吃惊地睁大眼睛,伸手撸了几下,果然是坚挺无比, 入手磙烫。 我已经开 始迫不急待地想试试它了。 我张开嘴,把整个鸡巴头先吞了下去,啊,好大呀! 我慢慢地往里吞, 鸡巴头已碰到了喉咙可嘴外面还剩下一大截呢。 我伸直 了脖子,就在这时,白洁在后面勐地一推丈夫的屁股, 我欧了一声那剩下的一 大截鸡巴就整个捅进了我的嘴里, 鸡巴头滑进了我的食道胃里一阵翻腾,好像 要吐的感觉, 我拼命地忍着。 现在我的整个脸都贴在了阿英的鸡巴毛上。 我的耳边响起了白洁兴奋的叫声: 「妈妈, 快看她真的全吃进去了,英哥 的鸡巴全进她的嘴里了, 瞧我早就说过,奶奶一定行的,怎么样」 「啊, 真是呀!没想到奶奶还有这么一手深喉技术啊!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练 出来的。 」 「是啊,我这几天和英哥在外面还练呢, 每次一到食道口刚进去一点儿就 要吐,只好就作罢。 」 「那是你的体形,身材和生理构造决定的, 你除了有一对大奶子和一个大屁 股外其他都是属于小巧型的。 后天的训练是很难做到的。 」 「那你做到了吗」 「不瞒你,我经过苦练, 已初步掌握要领现在要吃英儿的鸡巴应该也是能 吃下去的。 不过,我决没想到奶奶会这么轻易地就把英儿的鸡巴吞下去了。 尽管 是你在她不提防的情况下推了一把, 不过只有这样才看出奶奶的功夫确是很深。 」 我耳朵听着她们婆媳两人的对话,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我以前确是曾经试过 用喉咙接纳阴茎,不过他们的鸡巴跟阿英的没法比, 加上我天生就是大嗓门可 能食道也就大吧但这一次确是有些难以接纳。 好在我多少有些经验,努力放松 神经,尽量使脖子和嘴处在同一直缐上, 放松颈部肌肉把自己想像成是一个空 空的袋子, 浑身不着半点儿力气。 慢慢地我有些适应了,并示意孙子可以抽插了, 阿英也是非常兴奋因为他 和很多女人试过, 都没有成功没想到却应在了奶奶的身上。 阿英心想第一次不 能让奶奶太难受,不然以后就没得玩了。 他慢慢地向外拔,差不多快到食道口的 时候, 又慢慢地往里插拔出插进,拔出插进,渐渐地祖孙二人都感受到了乐趣, 我开始主动迎合最后就是我在把鸡巴吞进去再吐出来, 这样玩了差不多二十多 分钟我的脖子已经酸得受不了了, 嘴巴也开始疼我的眼泪流了出来,阿英也 可能是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 全新的快感令他也濒临高潮,又插了不知多少下, 阿英突然抱住了我的头身子前倾,大鸡巴更加深入的插进我的食道。 我当时的 感觉就是鸡巴已经进入了我的胃里面, 所以当孙子的精液喷射进来的时候我感 觉就是直接射进了我的胃里面。 当阿英和妈妈、老婆操屄的时候,我躺在沙发上, 喉咙开始发痛在这以后 的几天里我说话都有些困难。 素芳开始浪叫起来: 「啊……啊,大鸡巴儿子, 操死妈妈了……妈妈的屄被 亲儿子操烂了……啊……大鸡巴儿子……妈妈爱死你的大鸡巴了 啊……使劲儿 ……啊……操吧……用妈妈生给你的大鸡巴操你的亲妈……啊 我的亲哥呀…… 操死妈妈小妹了……啊天哪, 大鸡巴儿子又操进妈妈的屁眼儿了……啊我的 爹呀……妈妈现在是你的女儿……是你的小妹妹, 你是我的亲爹……亲爸爸…… 是我的爷爷……祖宗啊……天哪 你操到妈妈女儿的大便了要被你操拉了。 」 我因为喉咙还在痛,分散了注意力,所以听到素芳的浪叫和看到他们母子相 奸, 暂时还忍得住可孙媳妇儿白洁却无法再忍受了, 她脱光了衣服跪在丈夫 的身后,双手扒开阿英的屁股蛋子, 露出黑褐色的屁眼儿伸舌头在他的屁眼儿 和阴囊上舔着。 因为丈夫正在操着婆婆的屁眼儿,所以白洁就用手玩着她的阴道, 玩了一会儿她把两个手指伸进婆婆的屄里, 出出进进的捅着素芳的大屄被操 得咧开了一个大洞, 骚水不住地往外流。 白洁由两指变成三指,然后是四指,大 拇指还不停地揉着婆婆的阴蒂。 素芳大叫着「我的妈呀!你这个小骚屄, 把我的老屄抠烂了!别把整个儿手 都塞进去呀!」 她不叫还好 这一叫白洁反而一用力,居然真的把整个手插进了婆婆的阴 道, 一下子就到了手脖子的位置而且她还开始在里面转起了手腕, 并前后抽动 起来。 就在这时,阿娟挺着个大肚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见阿英 兴奋地大叫起来: 「大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说着就扑过来抱住了正在努力奸污母亲的阿英。 「大哥好坏,回来也不告诉人家一声,知道这几天小妹好想你吗」 阿英对这个妹妹是宠爱有加, 立刻停止了对母亲的抽插但鸡巴却没有拔出 来, 就这样放在妈妈的阴道里转过头来和妹妹说话。 素芳也只好保持原来的姿 势等着。 「小妹,哥哥也想你呀!哟,肚子这么大了快脱了让哥哥看看。 」 「嗯,人家不但肚子大了,小屄也比以前骚了, 你要狠狠地操我哟!」 阿娟开始脱衣服 素芳趁机对儿子说: 「儿子, 再操妈妈几下。 」 阿英还未回答,阿娟突然上来「啪」地一下在妈妈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随 手拉开了哥哥阿英的鸡巴就从妈妈的阴道里滑了出来。 「操你妈的屄,哥哥要操完我,才能轮到你。 」 素芳大概是遗传的毛病,她的妈妈就是喜欢受虐, 而且是喜欢受子女的虐待。 素芳诺诺地应着,果然退到了一边。 可是,一转头,阿娟对着哥哥却堆起了 媚笑, 看得出来她喜欢她哥哥对她施虐,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果然,阿英抬手就打了阿娟两个大耳光, 她那粉红的小脸上一边一个立刻出 现了红红的指掌印。 阿娟嘤咛一声,「扑嗵」一下就跪在了哥哥的脚下。 「啊……哥哥呀,你用力打小妹吧!小妹欠揍, 小妹的骚屄也欠你操你打 吧,只是不要打我的肚子, 我还要给你生个女儿等她长大了,就让你这个亲爸 爸操。 好不好」 这时,白洁仍在一旁用手掏着婆婆的阴道, 我也忍不住过来躺在素芳的旁 边,叉开大腿, 冲着孙媳妇儿道: 「小洁快点儿,你也抠抠奶奶的大屄吧」 小洁伸手, 却没有插进我的屄里却用手塞进了我的屁眼儿, 我强忍疼痛 尽量打开双腿,白洁的手使劲儿一捅, 就整个儿塞进了我的屁眼儿里那一瞬间 我差一点窒息, 直肠内被充满使我有一种要大便的感觉。 孙媳妇儿兴奋地叫起来: 「啊,奶奶, 我都摸到你的屎了热乎乎的, 好好 玩呀!」 我大叫道: 「好媳妇儿, 那你就使劲儿抠吧!啊……抠啊奶奶从早上到现 在还没有拉屎呢……啊……啊……噢, 天哪……把奶奶的屎抠出来……啊我的 骚屄媳妇儿……啊, 你要把我抠尿了啊……不行了,我……要尿了……尿了… …尿出来了。 」 我的尿水不听控制地从尿道里直喷出来, 又急又多喷了孙媳妇儿一脸白洁 猝不及防。 她刚回来还不知道我们在家里早就习惯了这种饮尿的玩法。 素芳在一 旁挤了过来,张开嘴象接喷泉似的喝着我的尿水, 白洁显然看呆了一时竟不知 如何是好。 突然听到阿娟在一边叫到: 「嫂子, 你在看什么还不快点像妈妈一样喝奶 奶的尿你不在家的时候 我们一直用尿做饮料的你尝尝,保证你会喜欢这个 的……啊, 哥哥呀操死我了!」 白洁有些心动,但还在犹豫, 不料婆婆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向 我的胯下, 此时我的尿水就快要尿完了,她正好把我馀下的尿接在嘴中。 「喝下去!」素芳对儿媳妇道。 她自己已是满口满脸满身的尿水了。 白洁果然喝了下去,另类的刺激令她难以自制, 一口喝下之后她不待别人 再说,已主动趴下来, 舔着我身上和尿道口、屄口、屁股上流淌的尿水。 而她的 手不自觉地从我的屁眼里抽了出来, 却带出来了满手的黄乎乎的大便。 素芳也在 舔我身上的尿,舔到我屁眼儿的时候, 根本不在乎屁眼外被媳妇儿带出来的屎 居然连屎带尿一块舔了个干干净净。 忽听白洁叫了一声,我一看原来是阿娟被哥哥操着爬过来, 抓住了她嫂子的 沾满我大便的手舔了起来。 她看上去就像一条狗一样,灵巧的舌头快速地在她嫂 子的手指上舔着, 只一会儿功夫就舔了个干干净净。 这种淫秽的场面使我的孙子 阿英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他吼叫着把精液喷射进了妹妹的阴道里。 (六) 当素芳的妈妈王凤兰领着孙子, 二十一岁的刘玉从门外进来的时候我的儿 子强儿和孙子阿雄也刚来一会儿, 正在一上一下互相配合着共同操着我的屁眼儿 和骚屄 而我的嘴里还啜着大孙子阿英的鸡巴。 素芳则和女儿、儿媳妇在地上围 成了一个三角形, 互相舔舐着对方的屄。 凤兰今年已经六十八岁了,五年前,丈夫去世后, 她就更加自由了。 看到她 进来,我只吐掉嘴里阿英的鸡巴, 跟她打招唿而没有从儿子的身上下来,更没 有让孙子阿雄的鸡巴从我的屁眼里拔出来。 「啊,是你呀,老姐姐。 啊……啊,我的屄呀!快来,老姐……姐……啊, 瞧老姐姐,我的儿孙一起操我呢。 」 「你好幸福,老妹子!我儿子出外半年多了, 我也半年多没有享受到这种乐 趣了。 过来,玉儿,叫奶奶。 」 「奶奶!」 「乖,过来让奶奶看看你的鸡巴是不是又长了。 唔,果然是年轻人,这么硬, 呆一会儿想不想操奶奶」 「当然想了, 我二姑说你来了我就一直想过来操你,可这几天, 我大姑家 的表哥不在家我大姑说她屄痒想挨操, 我就一直在家里操她了一会儿等阿雄 哥操完我就操你。 」 阿雄这时从我的屁眼儿里拔出鸡巴, 对刘玉道: 「玉弟, 你来吧我已经操 了半天了,咱们换一下, 我和我表哥操操你奶奶。 」 「谢谢!奶奶,我来了。 」刘玉高兴地走到我身后,把已经又硬又热的大鸡 巴插进了我的屁眼儿里。 此时,阿英已经搂住王凤兰的肩膀,另一只手塞进她的衣服内揉搓着她的大 奶子。 「外婆,你好像比以前更丰满了来,脱了衣服, 让外孙子看看你知道吗 我最喜欢看你的一身大肥肉了, 爬上去软软的舒服极了。 「 「小坏蛋!」凤兰的脸上居然有了一点羞意, 她虽然已经快七十岁了但由 于长得白白胖胖的, 所以看上去并不十分显老。 她脱掉了衣服,哇,果然是又白 又肥,她的奶子大的就像是两只大面袋子, 乳晕颜色很浅却非常大,差不多盖 了三分之一的乳房, 乳头像两粒紫色的大葡萄而且是很长的那种。 下面的肚子 由肚脐眼儿向两边一直延续到后腰, 是一道深深的腹沟这使她看上去好像有两 个重叠的肚子, 下面的那个更大一些因为她站在那儿,下坠的小肚子已经完全 遮住了她的阴部。 只有用手抬起小肚子的时候才能看见她的阴部, 而且她的阴毛 全剃光了由于脂肪多,她的阴道口已经被挤成了一条缝儿。 从她身上我能想像 得出将来的素芳会是什么样子。 素芳过来,亲了亲妈妈的脸,外孙女儿阿娟也过来抱着外婆亲了一下。 凤兰 摸了一下外孙女儿的肚子, 笑道: 「阿娟呀, 你的肚子比外婆的还要大呀」 阿娟笑道: 「人家的肚子里可是我哥哥的种 你的肚子除了脂肪就是大便。 」 凤兰哈哈大笑, 道: 「对对,我外孙女儿的肚子是宝贝。 外婆的肚子可是垃 圾。 」 白洁也过来叫了一声外婆。 外婆在她的乳房上摸了摸, 道: 「嗯,还是那么 圆滑柔软。 对了,你妈妈今年也有六十多了吧上次你妈妈在我家让我儿子和他 的几个朋友操得屎尿齐流, 连屁眼儿都被操裂了还流了好多血,不知道她好点 没有」 「谢谢外婆关心。 那天她一回来就说自己的屁眼儿欠操,好了以后就经常出 去找男人专门操屁眼儿, 在家里也是拿着各种型号的假鸡巴包括黄瓜、茄子、 胡萝卜甚至啤酒瓶子往自己的屁眼儿插着练习呢。 」 「啊,真是有毅力。 回去见到你妈替我舔舔你妈的屁眼儿。 」 「不用了外婆。 我妈妈晚上就能过来,我和英哥刚从外地回来, 她要来看看 我们。 你可以亲自舔我妈妈的屁眼儿。 」 「哈,那真是太好了。 我今天果然没有白来。 」 我这时已经被儿子和刘玉操完了,就过来拉着凤兰的手坐在沙发上, 两个六 十多岁的老太婆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 而儿子辈的强儿和素芳也是四十多岁的 人 在旁边还站着孙子辈的阿英、阿雄、阿娟、白洁、刘玉五个年轻人。 大家均 是一丝不挂,就这样围坐在一起。 王凤兰说: 「现在还缺几个人。 看,老姐姐你的大儿子健儿不在,我的儿子 刘伟和儿媳妇丽萍没来, 还有我女儿一家三口要是都来齐了,我们就可以开个 性联欢会了。 」 大家笑了起来,想一想真是这样。 王凤兰又道: 「老姐姐,我这次来, 是为我孙子的事来的有一件事要和你 商量。 」 我问道: 「咦,老妹子有什么事呢你说吧。 」 「是这样,我儿子在城南的护城河附近给我孙子买了一个别墅, 很大的占 地差不多有1500坪,二层楼, 有花园草坪、游泳池,非常漂亮。 室内设施 也是一流的。 我孙子在那儿想开一个俱乐部, 你们知道是什么俱乐部吗」 阿娟抢着问道: 「是什么呀」 刘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是这样二姐, 我相信英哥和雄哥也有这种感觉 现在有很多年轻人, 已经玩够了那些娇情的小女孩子开始寻找更刺激的性游戏, 而玩老女人就是他们找到的最好的性游戏。 象奶奶们,还有妈妈、大舅妈这样的 中年以上的女人正是他们玩的对象。 」 阿英、阿雄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 就连阿雄的爸爸张强也点点头。 他确实也 有同感。 「那你的意思是说」 凤兰道: 「我的意思是说, 咱们家里就有这么多喜欢乱伦操屄的老太婆、老 女人 如果能再找一些来我们就可以成立一个老妇俱乐部, 对外接生意既满 足了那些年轻人的需要, 同时也使我们有更多的鸡巴玩更何况还有钱赚呢。 」 我笑了起来,「什么老妇俱乐部,就是卖屄嘛, 而且卖的是老屄。 」 「就是嘛!」大家也随声附合。 「不过, 」阿娟提出异议道: 「这个卖屄什么什么俱乐部, 只是满足了你们 这些老骚屄的愿望我们就没什么意思了。 」说着撅起来了嘴。 白洁也在一旁点 头。 阿英道: 「喳,小傻屄,别的年轻女孩子当然没有份, 你们都是家里人自 然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再说, 有了这个俱乐部会吸引很多年轻人来玩,你 们还怕没有人操吗」 「可他们来都是为了操她们这些老屄的呀」 「安啦!这也算问题有很多小男孩还就喜欢操大姐型的呢。 」 阿娟这才不说话。 「可是上那找那么多老太婆呀」 「这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呀。 主要是跟你们商量一下嘛。 你们看,咱们家里 的,我、老妹子、还有我儿子的岳母、女儿的婆婆, 再加上小洁的妈妈、素芳她 们俩这就有六位了。 」 我点点头, 道: 「不错,本来强儿的岳母也可以算一个, 可惜他们离婚了。 」 张强道: 「妈妈,那倒不用担心, 我虽然和媳妇离婚了但和岳母并没有断 了关系, 她也不反对我们来往可以把她算一位。 她今年刚好六十岁,身体壮着 呢。 」 「那就太好了,这就有七位了。 」凤兰高兴地说。 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表示可以再找几个老太婆来。 凤兰伸手摸着我的奶子, 对我说: 「老妹子, 你兴奋吗」 想到会有很多很多的年轻的大鸡巴来操我 我当然兴奋得骚水直流。 凤兰道: 「我今天来,主要还是找你的。 我想,你刚从乡下来,不知道乡下 有没有像咱们这么骚的老太婆。 」 「有倒是有,不过,都是农村的,确实是鸡皮老太, 我怕那些年轻人未必喜 欢。 」 「放心吧,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些城里的富家子弟怎么会有机会玩到农 村的老太婆只会让他们更刺激!」 我在心里算了一下, 如果我回去找人能找到多少嗯,孙家的孙奶奶是个 人选, 还有周婆婆、宋家那对姐妹寡妇当然还有我的妈妈, 只是不知道我妈妈 的身体怎么样了还能不能承受年轻人的冲击, 毕竟已经八十岁了。 不过,上一 次儿子和孙子回家看我,阿雄在猪圈的栅栏边上把他的祖奶奶操了, 我看当时的 情景她还是很疯狂的。 我用手掀起凤兰的肚子,把手伸到她的屁股底下抠着她的屄, 道: 「我想 我如果回去的话,大概能带回二十个人左右吧。 」 「太棒了,奶奶!」刘玉过来亲了我一下, 我也伸手撸了几下他的鸡巴。 「奶奶能带回大概二十个人,我们刚才也算了算, 差不多也有十五、六人 这样再加上我们家里的, 就有四十馀人啦。 完全够用了。 」 「不过, 」我介面道: 「我从乡下带来的人, 都不懂规矩这里的生活她们 也未必习惯, 而且她们干活干惯了的。 」 「这还不好办」阿娟建议道: 「这些人不可能同时都有人操, 平时就让她 们作女佣吧反正那么大的房子也得有人打扫做饭的。 」 这是个好主意。 大家都表示赞同。 于是决定我后天就返回乡下去。 刘玉又说: 「本来,这幢别墅是我爸爸给我买的, 但有了这个俱乐部后有 很多事需要管理, 而我又不太懂所以我想把经营权交给英哥。 大家看行不行 他做生意是个精明人。 「 我和家里人当然反对,因为毕竟是刘家的事。 但凤兰和刘玉始终坚持,最后 就只好这样了。 于是,阿英就成了俱乐部的经理。 这之后,我和素芳到厨房做饭,其馀的人在客厅里和房间里玩。 吃过晚饭, 小洁的妈妈果然来了,看上去一点不像六十岁的人, 很年轻很风骚,也是那种 娇柔小巧型。 于是,大家又开始了疯狂的性狂欢。 (七) 一个月后,我从乡下返回城里, 同行的一共十九人最大的要数我的妈妈和 薛婶, 薛婶比我妈妈还大三岁今年已是八十三岁了。 最小是郭家的儿媳妇今年 四十一岁。 事先就和素芳妈通了电话,本来她们要今天一到就准备招集人来玩, 我说这 些乡下农妇没有见过世面最好先让她们适应一下再说。 于是我先领她们到浴池 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较干净的衣服, 又领她们到饭店吃了一顿好饭高兴得这些 没有出过门的农妇、老太婆连嘴都合不拢了。 尤其是那些缺了牙的老太婆更是高 兴。 这一个月来,我每天都给她们灌输性开放的观念, 本来她们就在乡下是出了 名的淫妇浪婆我还在家里给她们放一些母子相奸等诸如此类的色情片, 看得这 些淫妇个个裤裆精湿连晚上做梦都喊着大鸡巴, 这些老骚屄们多数都是寡妇 在乡下那种地方很容易就能勾上自己的儿子, 像周婆婆年轻时就是远近闻名的淫 妇四十岁上勾上了自己的儿子后, 还生了一个对她儿子而言不知是妹妹还是 女儿的小丫头, 而这个妹妹女儿不到十四岁就在周婆婆的帮助下 被自己的哥哥 爸爸开了苞。 再有像是王奶奶,虽然已经是七十多岁了,却得村子里的差不多所 有的年轻后生都有一手, 最精典的是一天傍晚在村头的大磨盘上扒光了衣服被 村子里的老少爷们轮流奸污, 两个干瘪的乳房被两个顽皮的小子用绳子系住 拴 在头顶上的树杈上最后还在老屄里插了一根黄瓜, 叫她自己吃掉她也就用嘴 里仅剩的几根牙齿把这根沾着她的淫水的黄瓜啃掉了。 到了城南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 一楼的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 我看了一下, 全都是属于家里的人我大儿子一家,小儿子一家, 凤兰的大儿子 一家人大女儿一家人,还有大儿媳妇儿白洁的母亲, 除此之外就是小儿子强 儿的岳母、刘伟的岳母、素芳的大姐素云的婆婆, 差不多近二十人大家或坐或 站,所有的人都是一丝不挂。 在大厅的左侧放着一条近十米的长桌,桌子上放满 了食物和饮品, 东南角放置着一个巨大的萤幕萤幕上正在播放着一部美国的色 情大片, 内容正是老妇群交的。 尽管我带来的这些农村淫妇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乍一看到这个场面还是 吓了一跳,一个个噤若寒蝉, 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两个儿子看到我,一齐走上来, 抱着我亲了一下, 我用手分别抓住他们的鸡巴撸了几下算是打了招唿。 大家都 迎上来说话,强儿的岳母我是很熟的, 彼此互相玩过一两次刘伟的岳母和素芳 她大姐素云的婆婆, 这两人我是头一次见所以多说了几句话。 刘伟的岳母是一 个身高马大的女人,一双巨乳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 而素云的婆婆身材适中, 但有一个非常惹火的地方, 就是她的阴毛非常地浓密正面看差不多要盖住了整 个小腹, 连两个大腿内侧都是毛稍稍弯一弯腰,从后面就可以看见她的腚沟也 是布满了毛。 我问了一下她们的岁数,刘伟的岳母六十九岁, 素云的婆婆六十三 岁。 我和大家寒暄后,便招手叫门口的那些乡下农妇过来。 她们有些迟缓地向里 面挪动着脚步。 我先把妈妈和薛婶拉过来,介绍给大家,儿子和孙子都过来拉着 她的手问好, 儿子叫着奶奶孙子叫着祖奶奶,并把二人拉到身边坐下。 然后我依次介绍着周婆婆、王奶奶、宋家姐妹、孙奶奶、直到郭家儿媳妇。 然后我把她们交给了大孙子阿英,由他这个经理来处理。 阿英果然是管理的人才,只一会儿功夫, 就把这些人分配得清清楚楚除了 他的祖奶奶和岁数最大的薛婶以外, 每个人在这里干什么都讲得很明白。 「好了,现在你们都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把衣服脱掉让我们大家看一看。 」 到了这一步,已经由不得她们了,况且在这一段时间里, 她们已是淫水四溢 骚痒难当了。 她们一进到这里就如同进了天堂一样,这是她们做梦也想不到的, 一想到今后就要在这里生活她们简直要兴奋得哭了。 首先是孙奶奶开始脱,她今年七十二岁, 长年的农家生活使她的身体看起来 要比城市里同年的老太婆要健壮得多 肤色是那种酱紫色当她脱下上衣的时候, 两只奶子又瘪又长的掉了出来, 差不多快要耷拉到小肚子上了奶头黑乎乎的, 乳晕也是那种黑紫色最后脱掉裤子的时候, 房间里的议论声更大了只见她胯 下的阴毛是一种雪白的颜色, 比她头上的白头发还要白而且很密实,很长, 这 使她整个看起来有一种很怪异的淫荡。 她整个的皮肤都已经非常松弛,腰两侧的 皮甚至可以拉到两胯。 孙奶奶好像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难看,一直用手遮着双乳和 下体, 只可惜她的乳房实在是太长了根本就遮不过来, 胯下也是从指缝边露出 白毛。 阿英从人丛中出来,走到孙奶奶的面前, 伸手抓住她的手放下来然后用手 轻捻着孙奶奶的乳头, 神情严肃地说: 「各位你们今天能到这里来, 就说明你 们已经知道这里将发生什么事。 我刚才已经把你们在这里的工作做了说明,但这 只是你们日常需要做的工作, 事实上你们的主要任务还是要伺侯将要来到这里 寻找快乐的男人, 而你们绝不应该有任何心理顾虑和负担你们所要做的就是要 成为所有人中最淫荡的骚货。 我不管你们的年纪有多大,只要你还记得你是女人, 你就要变得像一个骚货、一个婊子、一个妓女 在这里你们可以尽情地释放你们 平时只敢在心里想 而不敢在行为上体现出来的一切。 我相信你们从年轻到现在, 一定有很多性的幻想, 那么这里就是你们表现的地方。 因为你们的身份,所以在 这里,你们不但是女佣, 还是性奴隶。 听到了吗」 有几个人回答听到了。 阿英大声道: 「大点声,我听不到!」 又多了几个人一齐回答, 声音也大了一些。 阿英不满意, 大叫道: 「好,你们听着, 跟着我一起喊我是骚屄!」 「我是骚屄!」七、八人参差不齐地说着。 阿英又叫: 「操你们妈的,难道你们没有吃饭吗还是以为自己是圣女一 齐喊, 我是骚屄!」 「我是骚屄!」这一次差不多都喊了起来 只是声音还是不够大。 阿英再喊,众人再跟着喊,声音越来越大, 这场面令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受了 感染。 我和其他人也跟着阿英的节奏喊了起来。 刹那间,整个大厅都回荡着「我 是骚屄」的唿喊声。 大厅沸腾了,所有女人都跟着阿英喊着。 「我是骚屄!」,「我是婊子!」, 「我是欠操的老屄!」, 「操我!大鸡巴操我!」「我是老淫妇、大骚屄!」 唿喊声响彻整个夜空。 在这震耳欲聋的喊声中,这十九个老淫妇齐刷刷地脱了个精光。 一下子,这 十九个老淫妇加上原来的家里的老妇们, 整个大厅变成了巨大的天体营。 我注意到我的妈妈和薛婶不但脱光了衣服, 而且已经和我的孙子操了起来。 尤其是薛婶虽然已是八十三岁的高龄,其淫荡之情绝不亚于年轻人, 她那花 白的稀疏的阴毛被淫水打了个精湿 肚子上布满橘子皮的赘肉被阿雄操得前后上 下地颤动着 一张没牙的瘪嘴 含煳不清地叫着: 「噢, 太好了我的小爹呀… …操死我了……使劲儿操烂我这个八十多岁的老骚屄……啊, 我已经好几年…… 没……被操过了……啊 年轻的大鸡巴真是太好了……操我……操我……我的老 屄是你的……你现在就是把我操死了……也心甘情愿……啊 我是你的老奴隶… …啊不要叫我祖奶奶……我不是……我不配……我是骚屄……老婊子啊啊…… 啊!」 我看得骚屄痒痒, 骚水不住地往外流一回头看见周婆婆靠在长桌边用布满 青筋和老年斑的手拼命地抠着自己的老屄, 一双本来昏花的老眼睁得大大的看 着这个淫乱的场面, 她缺了牙的大嘴往外淌着口水我走过去伸手抓住她的虽然 很大, 但十分松软的奶子她不自觉地张开嘴想要说什么, 我往前一凑「扑」 的一口浓痰吐进了她的嘴里, 她猝不及防「咕噜」一声就咽了下去我不等 她说话, 立即拿起她身后的一只酒瓶子「扑哧」一下就插进了她的那张松弛的、 早已灌满了淫水的老屄里。 「过不过瘾我的老姐姐」 「啊……真是太好了, 我……啊……活了这么大真是…… 白活了 为什么早没有这么干谢……谢你!「 「谢谢我怎么谢」 「是……你带我们来的 我……今后就做你的……奴隶。 你可以随便玩我, 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 「好呀!那就再来一口,把嘴张开。 」 「是,今后……我……就是你的……痰盂。 」说着就张开了大嘴,里面还有 几个参差不齐的黑牙齿。 「痰盂哼,你不但要做我的痰盂,还应该是我的尿盆和便盆。 」 「是……我是老……尿盆……老便盆。 主……主人,你……你随……随便吐, 随……随……便拉, 随便尿……吧。 啊!」 「明天给你钱,去把那几棵破牙拔掉, 我要让你的嘴看上去就像又一个屄。 」 我嘴里说着话,下边的手却没有闲着, 一直不停地在她的老屄里抽插着酒瓶 子。 大厅的另一边突然响起了一片噪声,我回头一看, 原来是那对六十多岁的宋 家老姐妹正在众人的围观中表演69式口交 而且舔的是对方的屁眼儿。 我看见 小儿子的岳母一边弯着腰让后面的强儿操着老屄, 一边不住眼球地看着那对姐妹 的表演。 宋家这对姐妹,都是「守」了三十多年的寡妇, 一直是两姐妹在一起生活 这种互相口交的方式是做惯了的。 这也是她们一直宁肯在外面找男人操也不肯再 婚的原因。 这一晚上,几乎所有的老屄们都被操了一次, 因为在这里的男人毕竟比女 人少,所有的男人加起来不过七、八个人, 而女人却差不多有四十人左右因此, 每个男人都差不多射了三次以上, 当然有的女人只是挨操,却没有被射精。 从第二天开始,这个老淫妇俱乐部就算是正式开张了。 靠着这些老屄,财源 磙磙而来。 而我们这些淫荡的老屄们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