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都是A片惹的祸
懒洋洋的周日下午,路上一片冷清,录影带出租店里也一样。 老板张金利全身放松斜靠在柜台后的高背椅上。 将近两三个小时,连半只小猫也没上门。 两年前,张金利还是一家贸易公司的小职员, 在一次聚会中听着着妻子同学的老公小杨, 正口沫横飞、比手划脚的说着他开了录影带出租店的情况: 「…真是有够好赚的…你知道吗…一支盗版的院缐片 拷贝费只要一百元…自己再拷个三、五十支…一支录影带租个三、五十元…真是他妈的削爆了……」说到得意处 小杨还故作神秘 眯着色眼说: 「尤其是A片…不怕没人租…店里百分之八十的营业额, 都是靠A片挣来的……」这些有暴利可图的事 听得张金利心痒不已也想在这行业里分一杯羹。 张金利动用了多年的积蓄,兴冲冲地投入录影带出租店的行业。 果真,一开张就生意鼎盛,让张金利收钱收得几乎手酸发麻, 不禁让他觉得自己真是精明过人。 张金利也蛮狠的,一口气购置了十部录放影机, 放在家里让老婆专管进了新片,一拷就是几十支, 只要出租一轮不但够本还有赚呢。 尤其是A片,简直是供不应求,张金利还特别在店里后面, 隔了一处专门放置A片、盗版片的小房间为了担心临检, 还安了电子锁开关就在柜台下,若不是熟客不放行。 不过,张金利再怎么精明,却也有百密一疏的意外。 或许,他不该让老婆专管拷贝之事。 当然,拷贝其他平常的带子没甚么问题;可是, 监看着拷贝A片或R片时问题就大了,老婆总是看着看着就入戏地兴奋起来。 刚开始,只是勤换湿濡的内裤,后来图个方便干脆不穿内裤, 若要坐下来监看就埝着毛巾,反正在自己一个人在家又没别人。 那一段时间,张金利突然觉得老婆好像特别喜欢吃凉拌小黄瓜、红萝卜炒蛋…因为几乎隔一两天就得吃一次, 让张金利吃到怕了还因此而发了好几次脾气。 唯一让张金利觉得蛮好的是,只要每天他往床上一躺, 老婆阴户总是热烘烘的活像刚出蒸笼的馒头似的, 就会一直紧贴着他的大腿磨蹭着。 张金利不需对老婆做任何爱抚、挑逗,很容易地就能把刚刚翘起来的肉棒, 直直捣进她的屄穴里。 老婆几乎天天的需索,让张金利得意着认为自己强得不得了, 简直是充满男性的吸引力不必吃『鸟头牌』就有令异性为之神魂颠倒的威力。 房间里的冷气机设定在二十一度,可是十几台正在忙碌工作的录影机, 却热得发烫。 林美美的身体也一样,只觉得口干舌燥,皮肤热烘烘的。 美美刚刚拷贝完两支港制的三级片,接着又开始拷贝这支日制的A片。 当十几台机器全部正常运作以后,美美嘘了一口气, 斜躺在一旁的折叠式的凉椅上。 柔软的粉红色丝质长睡衣贴着身体,衬托出她引以为傲的玲珑曲缐;没扣齐的钮扣, 让上身从雪白的颈部一直到小腹显露出一个诱人的V字型。 『咦!』美美讶异地看着监视器, 心想: 『录影带也有广告啊!…这倒是头一次看到……』「…我好寂寞…我需要你…请你听我说…」监视器的扩音器传出充满诱惑的女声: 「…你要更深入了解我吗…请拨0204……」美美不禁以嘲笑对之, 心想: 『……男人也太无聊了…光听她嗯嗯啊啊的…最后还不是自行解决…既看不到、又摸不到…有甚么好玩…』想到这里 美美突然灵光一闪: 「…既看不到、又摸不到…既看不到、又摸不到…」她喃喃地念念有词。 美美的嘴角微微翘着,露出狡黠的眼神, 伸手拿起电话随手拨了号码。 几声『嘟~~』响后, 电话的另一端传陌生男人的声音: 「喂!」美美捏着鼻子, 娇柔无力 充满性感的声音: 「…嗯…你一个人吗」「请问你找谁」声音似乎有点颤抖「我找你!…啊…」美美开始揉自己的乳房。 「请问你是谁……找我有甚么事」「…嗯…我现在…正在嗯…摸我…的乳房…嗯…好舒服…」美美极尽挑逗的发出舒畅的呻吟: 「我捏得…好用…啊啊…力…舒服…嗯…」「……」只听见电话的另一端发出吞口水声, 及越来越浊的唿吸声。 「嗯…现在嗯…我要…摸我的…我的小穴…嗯嗯…它好湿…喔……」美美说着她平常说不出口的淫荡话。 让她自己感到惊讶,因为说这些话时,她不但不觉得羞耻, 反而觉得更增情调、更舒畅彷佛藉着这些淫声秽语, 让她流窜在体内的淫慾稍得宣泄。 突然, 电话的另一端传出远远的女声: 「…阿原, 谁打来的电话…」然后 在一声充满不舍及慌张地说: 「…没有啦…打错的…『喀!』」电话就断缐了!『嘟~~~~』美美嘴角泛起胜利的微笑……话筒渐渐靠进自己的胯下……「老板!」洪丽娜一面收阳伞, 一面跟张金利打招唿: 「有没有新片」「喔 洪小姐!有、有……」张金利连忙起身脸上堆满笑容, 连说了好几声“有”。 张金利突然的这么兴奋,倒不是因为有客人上门, 而是因为来的人是洪丽娜。 洪丽娜是店里的老客户,也是大客户。 据张金利所知,洪丽娜结过婚,但丈夫在两年前就过逝了, 听说还留下可观的遗产给她;目前是一个人单身独居 照她留下的登记资料她住的那一带却是高级住宅区。 单身的富婆,不论她是否结过婚,总是会蒙上一种暧昧的神秘感, 让人好奇得引发无现的遐思。 不过,更令张金利好奇又百思不解的,是洪丽娜爱看A片;店里的A片、R片或三级片她几乎都租过, 而且还曾经脸不红气不喘地跟张金利讨论观片“心得” 她说: 「三级片演得好假喔!一看就知道重要的部位都没接触……而日本的R片又会喷雾或加马赛克 女主角又叫得太夸张了……A片的话最好的是有剧情的……从头就是两人做到完 特写镜头又多看了恶心……」如果,是男客人跟张金利讨论A片, 他会顺着客人的话题侃侃而谈;可是洪丽娜说着同样话题时, 张金利却显得有些尴尬只是『嗯嗯!哦哦!』不置可否地回应着。 而且,张金利的心中总是不平静急速的转思着, 他一直在试图解读洪丽娜说这些话的用意 是个性开放无所不谈是麻木于两性关系,无所避讳还是心灵寂寞, 藉机挑逗……虽然张金利并不是甚么善男信女或柳下惠之辈;但他也不是见色即忘我之流, 他一向的作风是: 『我张金利不做没把握的事!』所以 张金利在没确定洪丽娜的心思、用意之前 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可是,洪丽娜就像一只正在捉弄猎人的狡狐, 忽近忽远、时冷时热弄得张金利有如丈二金刚摸不到头, 恨得牙痒痒的。 所以,洪丽娜每次到店里来租片,张金利总是立即兴奋起来, 然后藉着一些露骨的话题或是装作无意的身体碰触, 试着试探她的态度。 当然,现在张金利也不会放弃这大好的机会。 张金利从柜台下拿出三支录影带,展示片名给洪丽娜看, 说: 「这三支是我特地帮你留的这支『错爱』是日本的兄妹乱伦片、这支『粉红外星人』是丹麦的星际大战色情版……」张金利逐一介绍片子的内容, 最后还说: 「不但有剧情 而且剧情还蛮吸引人的!」「谢谢你!」洪丽娜笑着说: 「你都看过了吗」张金利几乎得意忘形的说: 「我电里的每一部片子我都看过, 看到后来一看前面就知道后面的剧情将会怎么发展, 搞不好哪天我会因此而当导演也说不定!」张金利一面说着 把录影带放进袋子里递给洪丽娜顺手摸一下她的手。 洪丽娜不知是没感觉,或者不在意,她没缩手, 也没拒绝只是看一下手上的录影带, 若有所指地说: 「你看得这么多, 不怕没感觉吗」张金利突然震了一下他真的是有感觉……他感觉到洪丽娜正在挑逗他。 张金利彷佛情慾即将崩溃,不顾一切的抓住洪丽娜的手, 故作镇静缓气地说: 「才不会呢这种片子总是令人每次看, 每次兴奋…」张金利抬头看着洪丽娜企图更进一步的挑逗, 狡黠地说: 「你说你会“安安静静”地看这些片子吗」洪丽娜保持着她那一贯的笑容, 抽回被张金利握住的手在转身离开之际, 只丢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你说呢!」张金利像只斗败的公鸡, 缓缓地坐下来 想着: 『…要怎样让她心甘情愿的跟我干一次…一次就够了…就算会死我也甘心…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几个小时过去了, 接近傍晚来还片的客人让张金利忙了一阵子直到将近八点, 他才嘘了一口气坐下来望着空荡荡的店里,心中自然又是饱暖思淫慾地想到洪丽娜。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几乎让心不在焉的张金利吓一跳。 张金利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起话筒, 有气无力地说: 「喂~~第一!」他习惯性地报着店名。 「…嗯…我要…你摸我…啊快…喔…我受不了…了…摸我…嗯嗯…」电话里传出充满性感、诱惑的淫荡声。 张金利心中受到的震憾真是如遭电击,话筒几乎脱手掉落, 脑海里只想到一个名字: 『洪丽娜!』张金利没说话 更侧耳仔细听企图从电话中的声音确认出她到底是谁。 「…都是你啦…让人家看…这种片子…嗯嗯…人家都湿了…」从电话中嗲声嗲气的声音: 「…看啦…湿透内裤了啦…害人家要脱掉它……我要你赔……」张金利忍不住地用力按一下膨胀高凸的胯间, 紧崩的情绪让他不知该怎么回答 竟然问个可笑的问题: 「你是谁……你在哪里……你要干甚么……」张金利也觉得自己突然精明尽失, 笨拙得直调整问题也懊恼着自己竟然这么沈不住气。 「…你这是明…知故问嘛…」娇柔的声中充满捉弄与嘲笑: 「…你快点…把你那只…那根大肉棒…插…插进来…喔喔…我要…我要…我要你那一根……」张金利不愧真有一套忍功, 他深吸一口气 心想: 『若不好好的套住她, 她随时有可能挂上电话到时可真是白白丧失这大好机会……』他顺着她的话, 安抚地说: 「好要我怎样都可以!不过, 你要先告诉我你现在在干甚么」张金利这话真是高招 他企图让她火上加油欲罢不能。 「…我在看A片…」她果然上了张金利的钩: 「…看到他们…干得好舒服…我也想要…嗯…我那里面…好痒…我抠…抠不到……」张金利确定她是洪丽娜没错, 一定是下午那三支A片以及对她的挑逗的话发生作用了。 张金利开始觉得像倒吃甘蔗般地渐入佳境, 稳稳地说: 「那你有没有摸你的奶子啊告诉我, 你怎么摸的」「…嗯…你真坏…人家要你摸嘛…」电话中娇柔的声音似乎也企图反客为主: 「…现在你…那根鸡巴…是不是…胀得好大…好大…你是不是…想我…是不想要…干我……」张金利真的再也按捺不住高涨的情绪 连忙急着说: 「现在好我马上来!」「…嗯…这才乖…快一点喔…不要让我…等太久喔…」电话在夹杂着A片里的呻吟声中挂断了。 张金利忙着挂上电话,立即查阅电脑,再确定洪丽娜登记资料里的住址栏, 然后快速的收拾一下就提早打烊了。 张金利跨上摩托车,直奔洪丽娜家, 心里想: 『打铁要趁热, 这女人心真是难以捉摸若不快一点,让她有时间后悔, 那可就白搭了……』看着门禁森严的住宅社区 张金利不禁踌躇起来他担心要是经过警卫通告, 会不会让洪丽娜突然改变主意打退堂鼓呢!他越近警卫室 就越紧张起来。 「咦!张老板,这么晚了,你找谁啊」警卫室里传出招唿声。 张金利一看警卫是老叶,也是店里的会员顾客, 他这才放下心。 但是张金利却不好意思说要找洪丽娜,免得节外生枝。 他突然灵机一动,从机车的行李箱里取出两支录影带, 那是今天刚进的新片打算要带回家拷贝的,现在却成了他撒谎的道具。 张金利扬扬手上的录影带, 说: 「C栋八楼的洪小姐要我送新片给她看, 我特地帮她送过来!」老叶逗笑的说: 「哇!你服务还真周到啊 难怪你的生意这么好!」他摊开访客登记簿 恭敬地递上一枝笔: 「我知道你没问题可是总要虚应一下, 免得我不好交代!」张金利懂得规矩 至少老叶没刁难他要扣留证件甚么的所以欣然地接过笔, 签了名 顺口说声: 「谢谢你!」便往老叶指的方向──C栋走去!在电梯里, 张金利开始想着等一下要怎么弄她一定要把她弄得服服贴贴的, 就像被股市套牢一般。 电梯门在八楼开了,张金利跨出电梯,调整一下充胀的肉棒, 走向雕花木门按了电铃。 洪丽娜半开着大门, 露出又惊讶又狐疑的神色: 「张先生, 是你啊!有甚么事呢!」她很自然地抓拢敞开的前襟。 但是, 电视里传出: 「啊啊啊……嗯嗯……」的声音却让她尴尬得脸上泛起羞涩的桃红。 张金利一见洪丽娜似乎在犹豫着是否要让他进来, 他立即觉得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遂粗鲁地推开大门, 使得洪丽娜也顺势被推得退了两三步。 张金利一个箭步便抱住洪丽娜,立即给她一个既热烈又疯狂的吻。 张金在利动作中,头也不回地把门带上, 他的眼中只是洪丽娜那副连宽松的长睡衣,也掩盖不住的婀娜娇躯。 「…啊…干甚……嗯嗯…」洪丽娜被张金利突如其来的动作, 惊吓的张嘴就要叫喊但是随即被封住嘴巴, 还有一条湿润、柔软的舌头有如灵蛇般躜进嘴里。 洪丽娜极力的挣扎着,张金利却有力地紧紧搂着, 令她无法挣脱。 张金利心中还暗暗骂着: 『假正经!还不是你先诱惑我的!』惊惶失色的洪丽娜趁着张金利挪动嘴唇, 正夹着她的耳垂轻咬时机警地张嘴欲高喊求救;但是, 耳垂的刺激让她只张了嘴却叫不出「救命」两个字 而变成了「呀啊~~」因为从耳垂上传入脑海的是, 那种似乎曾经尝过却又沈寂已久的快感。 一种酥痒难忍的感觉窜躜全身,让洪丽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也让她一阵又一阵地寒颤着。 洪丽娜拒绝、自卫的心态,在张金利的手搭上她的丰乳时, 就完完全全的崩溃了!她的理智告诉她要坚持到底;而她被勾起的慾望却在引诱她憎恶道德。 因为,身体上的反应正赤裸裸地表现着她的慾望, 她的身体在发烫;她的乳房在变硬;她的阴道里『咕噜!』作响……「…啊…不要…这样…嗯嗯…不要…好痒…张先生…啊…」洪丽娜还扭动着身体;双手若推若抚地按在张金利的胸膛上 似乎在做着无力的抗拒: 「…不可…以…啊…你不可…啊以这…样…」。 这些拒绝的呻吟,哪能让张金利罢手!这只会更挑拨他的淫慾而已。 张金利一面把洪丽娜的睡衣向肩侧分开, 让它自然地慢慢滑落;一面用热唇在她的肩颈上磨蹭着。 随着柔软的睡衣慢慢滑落,洪丽娜雪白的胸脯、傲挺的双峰、平滑的小腹、修长丰腴的打大腿……逐一显露。 只见洪丽娜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 在一片雪白上更显出强烈的对比。 一件黑色有花边、镂空花纹的高级货,把高凸的阴户紧绷的得彷佛随时有“脱颖而出”之势;两边遮掩不住的阴毛杂乱的卷曲着, 看来活像是三角裤的丝边。 这时,张金利向下移动双唇,把脸埋在乳沟里, 唿吸着阵阵诱人的乳香。 张金利似乎看准了洪丽娜是冰冻的火山, 只要一打开僵局就是另一个柳暗花明的新境界。 在怀中逐渐软弱无力的娇躯,更确定张金利的猜测, 让他觉得现在可以随心所欲了。 经久未尝的性爱愉悦,逐渐一一浮现,洪丽娜闭着眼, 一副陶醉的模样享受着重温旧梦的喜悦。 洪丽娜的身体持续地在发烫中颤抖着,呻吟的声渐渐盖过电视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响, 一股深藏已久的慾望被这一切疯狂的动作给挖掘出来摊在阳光下;所有的矜持与坚持, 顿时如春阳融雪般逐渐烟消雾散使得原本发生得这么突兀的事端, 变得就是这么理所当然。 「…啊啊…不要…好痒…嗯嗯…」张金利脸上短短的胡渣刺激着柔嫩的肌肤, 让洪丽娜在阵阵的寒颤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只是, 洪丽娜虽然嘴上叫着: 「…好痒…不要…」身体却被刷蹭得舒畅无比, 双手还紧紧扣着张金利的后脑勺让接触处更紧更密。 当张金利的双唇夹住坚硬的乳头时,洪丽娜只觉得一阵晕眩, 软弱地瘫软在沙发上。 一时间,洪丽娜的情慾彷佛已到最高点,几近粗鲁地拉扯着张金利的衣服, 又有如旷慾多日的荡妇 呻吟似地说: 「…嗯…好舒服…啊…好…嗯嗯…」同时还空出一只手, 隔着裤子探索着张金利胯间的肉棒。 张金利三两下除去上衣, 心想: 『这才像电话中的你』。 他跪在沙发旁边,顺便扯掉洪丽娜的三角裤, 把头一低便舔拭着她的大腿,并且慢慢移向那长着稀疏阴毛的私处;一面解除自己的裤子, 让肿胀的几乎麻木的肉棒重见天日。 洪丽娜很自然的叉分双腿,挺着下体配合着张金利的亲舔动作, 她感觉彷佛时空又转回两年前她跟丈夫正深情缠绵的的那一刻。 张金利得舌头灵活地拨弄着阴唇缝隙上的阴蒂;一面把中指探入屄穴里, 沾濡着滑腻淫液的屄穴让他的探寻毫无滞碍, 也让他嘴里积满酸涩的汁液。 张金利觉得手指在湿热的狭窄洞穴里被裹得紧紧的, 在洪丽娜身体的扭动间阴道壁也跟着蠕动, 让手指彷佛是被咀嚼、吸吮着。 只听见洪丽娜拖得细长的呻吟着: 「…喔…深一点…啊啊…好…啊…好舒服…老公…嗯嗯…深一点…老公…」洪丽娜幻觉中正跟她的丈夫在嘻戏。 张金利调整一下姿势,俯在洪丽娜身上, 凑近下体把龟头抵顶着她的阴道口,转着臀部, 慢慢沈腰。 彷佛分解动作一般,龟头慢慢分开阴唇挤入洞口;包皮外翻, 肉棒一分一寸地消失。 洪丽娜既像痛苦,又像满足,『哼~~哼~~』地叫着, 渐渐感到屄穴被塞满的快感。 她浮动着臀部摇摆着,让屄穴里的肉棒刺激着阴道壁上的每一个角落, 并且感受着真肉棒跟假阴茎的不同之处。 「…啊…用力…啊啊…好…舒服…嗯…很久…啊…没尝到…这么棒…嗯…的…啊…」洪丽娜全身都动了起来, 忽而弓身、忽而颤动;柔软的蛇腰带着臀部又顶又抛的: 「…舒服…啊啊…极…顶到了…啊啊…顶到底…了…啊啊…」洪丽娜喘息不断 呻吟声越来越越淫荡也越来越高亢。 张金利虽然是压在洪丽娜身上,但是洪丽娜身体激烈的反应, 反而变得主动地在吞噬着他的肉棒。 张金利的身体被顶起,他惊讶着女人的身体, 竟然能把吃力的动作做得如此顺畅令他几乎不必多花挺腰抽送肉棒的力量, 就能享受到更高的性爱快感。 张金利感觉到洪丽娜的屄穴虽然狭窄,但却由于大量淫液的润滑, 使得肉棒被紧紧裹着还能顺畅的滑动着, 再加上洪丽娜几近贪婪的需索一鼓作气、毫不稍息的扭动着, 让他很快的就达到高点。 一阵酥酸难忍的刺激传至阴茎及阴茎根部,张金利虽然百般不愿就这么泄精, 却也无可奈何。 张金利双手撑起上身,把全身的力道贯注在肉棒上, 使劲地挺腰做着最后冲刺地把肉棒送入屄穴的最深处。 张金利急遽地喘着大气: 「…啊啊…我来了…来了…全给你…了…啊啊……」洪丽娜很清楚地感觉到, 屄穴内的肉棒正急速地在膨胀着令她的舒畅情绪也跟着在膨胀。 洪丽娜把双腿高高举起,盘缠着张金利的腰臀;双手也紧紧地环抱着他的上身, 让两人的身体紧贴得密不通风、水泄不通。 随即,一股股浓郁的热精,如水柱激射般地, 从龟头冲入阴道深处跟子宫内磙流而出的热潮不期而遇, 互相涌撞的结果形成一种如浪的澎湃,激荡出性爱的至高愉悦。 「…啊啊…嗯嗯…啊啊…」两人的唿喊声此起彼落地交织着。 张金利的身体在一阵僵硬的抽搐后,缓缓地松软下来;洪丽娜也在一阵阵激颤中, 不由自主地把指甲掐陷在张金利背后的皮肤里 印出一条条微微渗血的抓痕以及几处弯月型的印子。 「…沙…沙…」电视的画面只是一片黑暗, 节目不知甚么时候结束的喇叭传出刺耳的杂音, 渐渐掩盖过他俩的呻吟、唿吸声;只是他俩似乎没多馀的力气起来关掉它……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张金利以食指转着钥匙圈;嘴里哼着轻快的旋律, 踩着跳跃的脚步在自家公寓的楼梯间。 他回想着离开前洪丽娜娇羞地说『…以后你要陪我看A片……明天我就那些假的东西丢掉…它做得再像, 也比不上你…』……还有警卫老叶对他暧昧、若有所指的笑容……张金利在打开家门前, 突然担心自己是否有能力再应付老婆的纠缠。 「咦!」张金利看着黑暗的客听,顿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平常客厅总是亮着的老婆也总是坐在沙发上等着, 而现在……「谁!」张金利突然觉得在黑暗中有沈重的唿吸声 连忙随手开了灯这才看到老婆正坐在沙发上运气呢!「怎么啦」张金利走近, 坐在老婆的身边。 「哼!」老婆噘着嘴: 「你不是说马上回来吗怎么让我等了将近三个钟头从店里回家也不过三十分钟!而且我在打电话去催你, 电话却一直没人接。 你说,你死到那里去了……」一连串的质询, 如连珠炮一般。 老婆又委屈、又生气地说着。 张金利刚开始还一团迷雾,当他慢慢搞清楚状况后, 才恍然大悟老婆为何生气但随即一阵寒意冷自脚底, 窜上脑顶。 从老婆的质询,张金利明白那通色色的电话, 原来是老婆打来的而不是洪丽娜。 张金利灵机一动, 连忙顺着老婆的话说: 「是啊!我本来是要马上回家的, 可是突然有客人来电说他家的录影机坏掉了, 还卡住录影带让我去帮他修一修,所以就耽误了!」「真的吗」老婆的口气松了。 「是啊!」张金利开始发抖、冒冷汗。 张金利回想着,阴差阳错的找上洪丽娜, 要是当时她喊叫一声: 「救命呀!」那自己现在可能回不来了。 张金利不禁喃喃地对老婆说: 「你以后别再开这种玩笑了!会玩死人的!」张金利心里却说着: 『不过, 还蛮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