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图书馆员的奴隶。
张美盈来到本地的图书馆,她是本地高中的学生, 今天来这里借参考书。 这间图书馆位于市区的几间学校之间,她就读的高中和其他学校的学生都经常到这间图书馆。 今天是星期三,她下课比较迟,所以不打扰其他同学, 单独一人前来来到的时候图书馆还有一小时便要关门, 但还有足够的时间让她找到要借的参考书。 这时几名附近其中一间高中的女生一边在柜台那里借书, 一边和正在当值的图书馆员谈话。 盈盈经过的时候,才发现只有其中一名女生要借书, 其他女生都只是有空和她一起来图书馆的也在这时候跟她一起和图书馆员谈话。 不久,只见那图书馆员在谈笑期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和敲了几下台面, 没有多久谈话便结束了,那些女生也一起离开了。 盈盈认得这名年轻的图书馆员,他叫庄永康, 经常看见他在柜台当值。 据大家说,他是图书馆里在柜台当值时间最长, 每天都会在柜台当值的图书馆员。 但盈盈觉得在柜台当值是图书馆里最闷和工作量最不稳定的工作, 不明白为甚么他会愿意负担大部份在柜台当值的时间。 自从我成为图书馆员之后,我偶然地找到一本与别不同的讲解催眠学的书, 我在学会其中记载的催眠术以后终于能够像小说的主角那样轻易地催眠和控制别人, 而我也通过催眠术将图书馆的所有职员和保安变成完全服从我的仆人 并且将女职员变成我的性奴。 既掌握了图书馆的实权,又将图书馆变成我的第二个家, 我享乐的地方在找到真正希望拥有的女性之前暂时能够以女职员作为发泄性慾的对象, 即使在工作时间也能够在只准职员进入的房间享乐。 作为图书馆员,我经常能够接触到附近大小学校的学生, 并在其中一部份成年的女生里找到希望占有的对象 也不会因为有对象的年龄问题而出现和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的问题。 至于对方的身份,我从她们的校服和借书证知道她们的名称和就读的学校, 以及从她们借书的种类知道她们的喜好和课程的进度。 我更改了职员在柜台当值的时间表,给我更多的当值时间, 更多的机会接触我的目标并设法让我的目标们出现单独一人的时候, 以便给我和目标单独见面和培养友谊的机会以及了解她们上图书馆的习惯。 我也乘这些机会向她们进行暗示,虽然不能对她们产生重大的影响, 却能够逐渐改变她们的习惯使她们慢慢地改为在图书馆将关门的时候单独前来, 给我正式催眠她们的机会。 不久,终于到了图书馆差不多要关门的时间, 我先将大门锁好其他图书馆员也按我的安排前去处理其他未离开的读者, 并带领他们从侧门离开然后也提早离开,帮我制造和张美盈独处的机会。 我不出所料地在参考书区找到盈盈,一边例行地通知她图书馆要关门, 一边带她到柜台借书。 在借完书之后,盈盈没有立即离开,她将参考书放在柜台上, 乘在关门前不多的时间和我谈话话题最后转到我的柜台工作上。 这时盈盈注意到窗外的树枝随着秋风轻摇着, 使树枝的倒影不断在柜台上掠过更不定时出现在她借的参考书的封面上。 我见机不可失, 说道: 「每当到了日落时候, 树枝的倒影就会出现在台面上不用抬头都能够看到。 」 刚刚将视缐移开的盈盈不觉又看一眼树枝的倒影。 我继续集中她的注意力说: 「尤其是在秋天的时候, 日落比较早来到将有更长的时间能够看到它们。 」 注意到现在是秋天,盈盈又多看一眼那些倒影。 我继续说道: 「观看它们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没有两阵风是相同的所以它们也没有两次移动到相同的位置。 」 盈盈听到这里,开始下意识地越来越频密地将视缐移到那些倒影上, 每次也看了越来越长的时间才移开视缐。 「只要细心地观看,就能够清楚地看出它们两次的位置的分别。 」 盈盈的视缐来到留在台上的那些她借的参考书旁边。 「而且只要有物品作为参考,将更容易比较出它们两次的位置的分别。 」 盈盈的视缐终于完全锁定在参考书上, 开始不注意四周发生的事情并下意识地跟随我的指示行动。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看到它们移动的过程。 而且只要更集中观看,还能够猜到它们下一次停留的位置。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猜到它们下次停下的时间。 更集中地观看,你心里的杂念将被它们的动作扫除, 你将能更集中地观看。 更集中地观看,你心里将没有观看它们以外的念头, 你将能更集中地观看。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开放你的心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听不到我以外的声音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完全注意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 盈盈的视缐没有再移动,目光开始失去焦距, 思维随着我停止引导而完全停在『更集中地观看 你将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这一句说话上。 我微微一冷笑, 继续引导她将她的思维转移到听从我的指示行动: 「更集中地观看, 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更集中地观看,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每一次更集中地观看,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每一次更集中地观看,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每一次更集中地观看,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每一次更集中地观看,你将轻拍一下,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每一次更集中地观看,你将轻拍一下,你将更听从我的说话以便能更集中地观看。 每一次更集中地观看,在你拍了第十下,你将停止拍打, 你将无须更集中地观看都完全听从我的说话。 」 盈盈下意识地轻拍台面十下,然后停止动作。 为了测试她的服从程度, 我问道: 「你现在感到应该做甚么」 盈盈无起伏地说: 「完全听从你的说话。 」 我开始加强对她的控制, 说: 「为了表示你完全听从我的说话, 你将在回答里称唿我为『主人』并且你每说一次主人, 你将更听从我的命令。 」 盈盈点一点头说: 「是,主人。 」 我将右手伸到她面前, 又问: 「你现在看到甚么」 盈盈立即回答: 「主人的手。 」 我用右手轻碰她的脸,模拟拿走东西并将东西拿到脸前的动作, 又问: 「你看到我在拿着甚么」 她抬起头双眼跟着我的手移向我 努力要看清楚我在拿着甚么 然后疑惑地说: 「不知道, 主人。 」 我说: 「我在拿着一本书,一本从你身体里拿出来的书。 」 盈盈再次点头说: 「明白了,主人在拿着一本从我身体里拿出来的书。 」 「这本书是你的心,你的灵魂,而且从现在开始将完全属于我。 」 盈盈的语气变得更服从: 「从现在开始, 主人将完全拥有这本书亦即是完全拥有我的心和我的灵魂。 」 我模拟将书放回她的头, 并且说: 「这本书须要一个包书封套, 你的身体就是它的封套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体也完全属于我。 」 盈盈的语气进一步变得更服从: 「我的身体就是我的心和我的灵魂的包书封套, 从现在开始主人将完全拥有我的身心。 」 我对她的控制终于足够强烈了, 可以开始改变她了: 「从现在开始, 你完全成为我拥有的书我能够在任何时间观看你, 召唤你也能够对你的内容进行更新,进行修改。 而你也会感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是正常的, 能够自然地接受那些变化。 只要我在命令里用书来形容你或提及书, 你将没有怀疑地执行我的命令。 在你完成我的任何命令之后,你将从内心深处涌现最大的快乐和满足感, 并变得对我的任何命令更服从。 只要我对你盖章,除了和性慾有关的情绪和感觉, 你心里任何的负面情绪和感觉将一扫而空并完全以喜欢和接受我的感觉来填满因此出现的心灵空位。 明白吗」 盈盈立即点头: 「明白,主人。 」脸上随即出现快乐和满足的表情。 「当你回复清醒之后,你将忘记你曾经被催眠的经历, 但之后不论你是在催眠或是清醒的状态下你仍然会完全没有怀疑地执行我刚才给你的各项命令。 只要我对你说『打开第十本期刊』和弹一下手指, 你将立即回到像现在这种深入的催眠状态; 在你处于催眠状态时 只要我说『将第十本期刊放回架上』你将会在心里倒数十声, 然后逐变得更清醒直到完全回复清醒。 明白吗」 盈盈立即点头: 「明白,主人。 」脸上再次出现快乐和满足的表情。 基本设定已经完成,是时候让清醒的她也变成我的奴隶。 我说: 「现在将第十本期刊放回架上吧!」 盈盈在快乐和满足感当中逐渐回复清醒。 在她注意到失去刚才一段时间的记忆之前, 我抢先说: 「你己经望着那些树枝的倒影很长时间了。 」 盈盈只当她刚才看树枝的倒影的时候太入神了, 不禁对她自己在谈话期间突然分神而感到尴尬 显得有点脸红。 我对她模拟盖章的动作,她看似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 但尴尬的表情还是立即消失并显得和我变得更亲密, 也再次出现快乐和满足的表情并误会自己是因为能够克服尴尬才感到快乐和满足。 我对暗示的结果感到很满意,在多种的效果互相作用下, 她很快将会变成深深地爱上我并对我完全服从的奴隶。 我决定以稍为不合理的要求来进行试验, 说: 「你现在放好你借的参考书再站在这里不要动。 」 盈盈现在才记得她还没有将参考书放好, 一边自然地回答「是主人。 」,一边将参考书放进书包里,但脸上立即因为无端称唿别人为主人而再次出现尴尬的表情, 尴尬、服从、快乐和满足四种表情混合在一起。 我暗自偷笑,在她放完参考书之前再对她模拟盖章的动作, 盈盈尴尬的表情随之消失带着更服从、更快乐和更满足的表情更自然地行动, 在重新拿好书包后乖乖地站在原地。 我再一次试验她的状况说: 「你刚才突然称唿我做主人, 你是希望拥有一位主人吗」 盈盈的表情立即变成犹豫不决。 除了应徵工作的时候,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愿意将别人视为主人;而且除了工作的条件包括称唿对方为主人, 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愿意称唿对方为主人。 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我再次对她模拟盖章的动作。 盈盈立即回答: 「是的,主人。 」犹豫不决的表情同时变回服从、快乐和满足的表情, 并开始显得渴望更进一步拉近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有见及此, 我又问: 「那么, 你希望谁成为你的主人」 盈盈回答: 「主人你。 」在服从、快乐和满足的表情以外又再一次脸红, 即使对我的好感越来越强烈也希望更进一步地拉近两人的关系, 但两人的关系还没有确定她却不断冲口而出地称唿我为『主人』, 始终会感到不好意思。 把握机会改变她对我的感觉,我对她模拟盖章的动作, 盈盈不再感到不好意思并变得更服从、更快乐、更满足, 而且开始模煳地有点希望我成为她的主人。 顺水推舟, 我又问: 「那么, 你希望我成为你的主人」 盈盈立即回答: 「是的, 主人。 」这一次她没有再脸红,希望我成为她的主人的想法更清晰, 没有对我向她确认想法的行动感到反感。 之后, 我又问道: 「那么, 你希望让我以那一种方式作为你的主人」 盈盈比较详细地回答: 「我希望成为主人的书, 虽然主人是图书馆员但是我不只是希望成为被主人管理和照顾的书, 我希望成为主人私人拥有的书。 」她终于再没有作为正常人对这些不正常状况的负面反应了。 刚才为了给她更多说「主人」的机会,亦即使她变得更服从我, 我不断向她提出问题也不断使用盖章的动作来维持她只感到她作出的对我的任何决定都是正面的想法, 以及越来越愿意让我拥有她。 连续多次说出「主人」之后,她的表现已经完全不同, 不但将我视为主人而将我对她输入的设定视为现实的一部份直接执行起来, 时机已经成熟了。 于是我像不经意似的弹一下手指, 并且说: 「打开第十本期刊。 」盈盈立即回到之前那种深入的催眠状态。 「从现在开始,你将会任由我接触你全身任何部位。 不论我直接接触你的身体,隔着衣服接触你的身体, 还是用物品接触你的身体你都会额外感到一阵性爱的快感, 但不会因为这一阵额外的快感而带来性爱的慾望 而你会因此更希望让我再次接触你的身体。 每次你得到性爱的快感的时候,你将更喜欢让我拥有你;每次你得到高潮的时候, 你将更进一步投入作为我拥有的书本我的所有物品的角色。 当你回复清醒之后,你将忘记你曾经被催眠的经历而继续你正在进行的事, 但之后不论你是在催眠或是清醒的状态下你仍然会完全没有怀疑地执行我这次给你的各项命令。 了解吗」 「了解,主人。 」 我说: 「将第十本期刊放回架上。 」 盈盈再次回复清醒,但好像未曾再一次经历催眠状态般维持原来的姿势继续站在柜台前。 我走到她旁边说: 「那么,现在我来接收我的新书吧。 」她显得有点期待,任我对她任意摆布。 我将左手轻放在她的右肩上,突如期来的快感让她感到有惊讶, 但更希望我从此不会放开她永远拥有她。 我稍等一会,让她的那一阵快感完全过去, 然后左手突然轻捏她的右肩这一次只会给她轻微的痛觉, 但也让她出现一刹那的不自然的表情。 我右手随即对她模拟盖章的动作,不让她将这一捏变成不愉快的回忆, 而且在盖章的时候右手直接碰到她的手掌同时出现的另一阵快感加强了盖章的效果对她产生的影响, 使她愿意任我对她作出更无礼的举动。 我将双手从她右手上移开, 对她说: 「穿上学生制服的你像一本用精美的礼物包装包裹着的新书般美丽, 但我希望在打开礼物包装拿到书本以后在书本上面签名以表示正式拥有你。 你愿意让我在你身上签名吗 另外,划在书本上的任何笔迹都会随时间而变得模煳和逐渐消失, 但签名所代表的拥有权将永远有效果。 如果你愿意让我永远拥有你,就解开你上身的制服, 让我在你的胸部上签名吧!」 这一个命令给了她选择权 但也带有一点能够让人误解的暧昧成份。 她没有出现犹豫的表现,用行动来表达她的回覆。 她立即放下书包,先脱下校服外套放在柜台上, 再解开制服上端的几粒钮将制服滑落至手肘露出穿上胸罩的上身。 随即将双手伸到背后,将那副没有肩带的胸罩解开, 露出一双不算大但很雪白的乳房然后也将脱下来的胸罩放在柜台上, 最后挺胸背部轻靠在柜台上主动让我侵犯她。 我从柜台上拿起一枝笔让她有点失望,但也同时对我真的将她视为私有的书本般重视而感到极度满足。 我左手轻握在她左边胸部上,立即给她带来触电似的快感让她轻唿一声, 但她立即忍着不让身体在因为我给她的快感而移动 以方便我在她的左乳上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