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玉女素心剑
炎炎夏日,烈阳当空,娥媚山上一对倩影相对而立, 一名美妇和一名少女持剑对望少女俏面白中带红, 娇喘连连丰满的胸脯起伏不定,香汗淋漓。 美妇却只静静站着,眼看他方,执剑于背,像是看不到少女一般。 少女娇喝一声: “看剑”,便身如疾电, 上身急转嗡的一声向前勐刺。 但听得轻轻的伏伏二声,少女已经倒在地上, 一双妙目芒芒然地看来还不明白自己是怎样被击倒的。 只得道: “师父,今天你怎么丝毫不爱惜徒儿, 尽使些狠召数..”美妇转过身来看着少女 道: “若儿, 我从你八岁起教你武功至今已一十三年,为师过不了几年就要死啦, 你连这招<青霞一指>也接不住当真令我好不失望”少女名叫叶心若, 芳年十九从少跟随着师父在娥媢山上学武,于俗世之事丝毫不晓, 只终日听着师父教晦和勤习武功年纪虽少,但内外功均皆已有少成, 原来也不会一招被师父击倒只因今早天还未光已被师父迫着过招, 己打了四五个时辰内功已去了十之八九,才如此容易落败。 心若见师父今天着实严厉, 只得道: “好师父, 咱们已拼了老半天徒儿都站不起来啦,不如今天就这样吧, 待徒儿休息一会再煮些好的小菜孝敬您好不好?”美妇唉了一声 正待答应忽然又硬起心肠, 道: “你再到瀑布去练练内功, 才半天就用尽真气可见你功力还差很远,要你跟我合练那<玉阴真经>, 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说罢转身便走了。 心若叹了一口气,拾起剑来,使起轻功便向前奔去, 走了一二里到了一个隠密的山洞口,走了进去, 初时伸手不见五指但走啊走的却逐渐光了起来, 竟然到了一个阳光充足的洞内瀑布。 心若放下长剑,一边嘀咕着平时师父极疼锡自己, 今天不知怎么迫她练了老半天还要来这练内功 当真痛苦一边慢慢褪下衣裳,终于一丝不挂的站着, 把衣裳摺好放下再慢慢的向瀑布走去。 心若天生丽质,有着白雪一般的肌肤,怎样晒也黑不了, 而比丝绸还要滑熘的皮肤更是怎样练武也粗不了 还是像婴儿一样白?透红。 甜美加上一点傻气的瓜子脸蛋,醸娜的身材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坚挺的椒乳纤细的蛮腰,修长的美腿,让人单看就已经魂飞天外。 这样的练功她从十二岁起已经习以为常, 师父说这门内功大成时容易走火入魔必须确保身子冰冷, 才可以安全所以要用流水不断冲走体内热力, 故连衣服也不能穿。 心若正在吐纳运气,内力正游走身上诸穴时, 突然听到有连串脚步声逐渐迫近由于水流声大, 待听到时已经可以看到几个人影已经走入洞内 只得往后一缩背贴着崖边,希望来人看自己不到。 同时心?大急,自己一丝不挂, 如果被人看见那还了得?但听得一把粗壮的声音说道: “乖乖不得了, 竟然有这么神奇漂亮的地方!莫非咱们要找的宝贝便在这儿?” 另一人低喝: “低声 好像有人!我们过去看看”心若一听登时吓得不知所措, 内功运转不灵身上几个要穴登时一麻,无比难受, 但听得老三一声欢唿: “哇靠大家看,这?有把剑和女人衣服呢, 啧啧啧香得很香得很,凭我这许多年采花经验>只这么一嗅就知一定是个销魂小妞儿, 看这遇有点微温小妞定然在这洞中,老子可要第一个干她的蜜穴”其他人同时大声淫笑起来, 打个眼色便四围搜索,但见除了这暴布和水池外更无别的物事, 便同时包围着水池。 老三又道: “这味道可真香得不得了,啧啧, 小妞这便自己出来罢,待爷爷好好疼锡你”心若急得不得了, 不停运功冲击已封穴道但冲了多次也苦无反应, 好不容易穴道终于松了一点但已听到有人下水之声, 往自己慢慢走来了。 但见那人已慢慢走到面前, 并大叫一声: “看到了!在这?, 妈的小妞好像是全身赤裸呢,哇哈哈”心若不理会得穴道未解, 只得运起轻功外一闪向外冲去。 冲到池边,三个人影晃至,同时施展擒拿法想拿住心若, 心若急忙招架出脚唿唿连踼,将来人迫开了三步, 看到地上的衣服忙跳上去把外衣轻盖着身子。 不及穿上,四人冲至,前后围住了心若,对峙起来。 四人望得目瞪口呆,这样的美貌少女他们四人也是从所未见, 加上身上只盖着一件外衣不少肌肤都裸露了出来, 只看得四人血脉贲贲一人更流出鼻血来。 下一瞬,四人都像发了疯的狗一样扑将上来, 心若只得运气作战但身上诸穴未顺,平时的功夫施展不上二成, 再加上裸露着身子跟本无心恋战,不数回合就被人缠住了左手, 想运内力迫开来人但心一急诸穴更觉不顺,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迷迷湖湖间,心若只感到身上痒痒的很难受, 张开眼一看只见一个丑男在吸吮着自己的小咀, 急忙把咀紧紧合上然后便感到身上其他地方也是痒痒的不好受, 低头看去登时吓得傻了,只见一人在用舌头不停游走自己的美腿, 另外二人则在把玩自己的美乳自己身上衣服已全然被褪去, 只吓得得她大叫救命。 这么一唿,正在吮着自己的咀的老三可乐了, 急忙把舌头伸进心若的口?压着她的舌狂转起来。 下面一人道: “小美人儿,你醒了啊,咱们已经验过了你的小穴, 你可是个黄花闺女呀咱们为了谁先破你的身子还大大打上了一架, 所以这会儿才辨事你放心好了,老子待会破好身子的时候会很温柔的, 哇哈哈说着便趴开心若的双腿把口凑到小穴旁吻了一下, 赞道:”这粉红色的花瓣真太美啦老子干过你后便死也甘愿, 哈哈“一股从来未感受过的暖流从心若的下体传遍全身 登时脑子一白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同时间胸脯微微一痛,一只大手用力的捏了下去, 并慢慢的用指尖拨弄她浅啡色的乳头心若急得哭了出来, 想运劲抵敌但穴道未解,一分力也使不出来。 这时四人各自不客气地用舌尖玩弄着心若的乳头, 小咀小穴,快感一遍一遍地侵袭着她,突然感觉像是要尿尿一样, 下身不由自主地动起来扭着腰,只觉得十分畅快, 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正被几个陌生丑男人奸淫着。 老三欢唿道: “哇哈,高潮了啊,你爽过去可轮到老子了!” 其他三人退了开去, 四人各自脱了裤子露出一根根邪恶的肉棒,心若惊唿了出来, 求道: “伯伯… 请你放过我啊…求求你..”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裍体 房事也只略知一二但也知道此人是要强奸她了。 老三大笑道:”别怕,待会干起上来你就会求我不要停了, 哈哈“心若眼见那根肉棒高高的指着天空 恶人把自己的大腿用力分开阴茎不断磨擦她的阴唇, 快感不断从下体传来只美得她连求饶也忘了……..正当心若享受着阵阵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之时, 忽然一股热力从丹田涌出充斥了奇经八脉,自己被封的穴道立即被解, 而头脑也登时清醒了许多。 原来心若从小习练的内力是由一位自通武艺的传奇女子所创的, 这位前辈高人出身青流她的一位客人武艺高强, 见她是练武奇材便传授了她练气的法门,该女子初习神功, 兴致极浓加上富有创意,竟于进行房事的时候也运气练功, 误打误撞间竟发明了一种练功一时等于平时练功十时的法子 但该法子必须于进行房事时才可以使用平时使用则会令身体过热, 走火入魔。 这女高人后来武功甲于天下,只是不好名利, 只收了一个徒儿此徒不好房事,武功便不怎么高明, 后来女高人苦苦钻研发明了以瀑布冲走热力的法门, 但比起房事修行法来则还差很远。 心若噫了一声,但觉内力充沛,心无邪念, 眼见老三正要将那大鸡巴插进自己小穴中登时出手连点, 制了他身上诸穴然后一脚踼开老三。 另外三人见这美人儿正在慾仙慾死,突然又发起难来, 立即便又围上抢攻。 心若功力已复,此四人原非她敌手,这时一手掩着下体, 一手掩着骚胸使起师传”倾城腿法”,身法如仙女起舞, 被打倒在地后的老三只看得鸡巴胀到痛起来。 十馀招过后,四人已尽倒在地,心若急忘把衣服穿上, 心中可没了主意要怎样处置这些家伙呢,他们看过, 摸过也黏过了自己身子可不能就这样放走他们。 但她从未杀过人,也下不了手,只得点了他们穴道上身去找师父。 美妇名叫李婉嬅,年方三十五,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的女人味, 虽然不能跟心若的倾国之美比但也是个绝色美人了。 婉嬅听得徒儿禀报,泼然大怒,带同心若同回洞中, 长剑一闪其中一人头胪登时飞脱, 并对心若喝道: “馀下的由你来杀”心若手震震的提起剑来, 平时蚊虫也不忍伤害但师父有命,这些人也该死有馀, 只得硬着头皮一个个刺死了。 婉嬅问道: “若儿,你身子可有被破?”心若面一红, 答道: “师父徒儿练功走火,吓得要死, 正当重要关头内力却充沛起来,便打倒了他们, 身子虽然被摸过万幸却也没有被破身子。 ”婉嬅问道: “内力充沛之时, 你是否..是否达到性爱高潮?”心若问道: “什么是性爱高潮?”婉嬅啐道: “就是..身子很热, 下体水如泉涌 麻麻的却全身尽是快意”心若道: “我想是吧..师父”婉嬅道: “本来为师想再过二年再跟你同练这<玉阴真经>, 但今天你既有缘浅嚐房事滋味便跟你明言了吧”然后把祖师的事情跟心若说了。 心若天资聪敏,但内心却如清水一般纯洁, 面红着问道: “要在房事时练 那咱们要怎么练功呀..?”婉嬅转过身去道: “就我跟你二人练吧” 心若问道: “怎么练, 咱们又没有..没有那..那东西”婉嬅道: “你今天累了 回去休息吧明儿再教你”那晚睡梦中,心若梦见那些丑恶的男人, 正在玩弄自己的身子发了一个绮梦,起床时发现下体秥秥的, 内力却好像强了一点点。 起床梳洗过后,便到师父房前问安,却没有人答话, 见门开着便走了进去,也看不见婉嬅,正沈吟间, 身中诸穴被人点了身子立时不能动弹,然后有人用黑布把自己的眼睛蒙住, 然后把自己抱起于上了床上。 若心中大惊,苦于被点了哑穴,不能张声, 运功冲穴又不成功但见一双巧手不能于自己身上游走, 隔着轻衣抚着自己的胸脯然后慢慢把自己的衣衫一件件退去, 同时用力搓着自己的奶子。 这双巧手可不像昨天那些恶人们般粗暴, 而是时强时弱时搓时捏,心若只感到好不舒服, 但心中毕竟害怕和挂念师父安危只得不断运功, 只想把穴道冲开。 突然间乳头一痒,却是被人吸吮住了,这舌头好不灵活, 上下左右的不停运转把心若那浅啡色的乳头弄得高高的耸立起来, 然后轻微疼痛和快感一起传来却是凸起的乳头被轻轻咬住了。 心若心中剧震,她从未有体验过乳头这种快感, 加上眼睛被蒙害怕加上性兴奋,一时想起昨晚的绮梦, 自己被男人奸淫着的场面只觉下体开始湿湿的很不好受, 然后身体好像加倍的敏感起来乳头上的快感时如电亟, 时如暖流般传过来当真快活到不知身在何方。 过了不知多久,但觉有物事碰到了自己阴唇, 不停抚弄着那胀起的小肉豆此时再也忍不住了, 整个身子也毡抖起来腰间不知那来的力度自己在扭动着, 彷佛在迎合那下体的磨擦一样突然听到“雪, 雪”声大作下体时热时冷,却是被一条舌头狂黏着, 此舌时冷时热令心若云飞天空,脑海中尽是自己比男人的鸡巴狂干着的境象, 再也不能自己达到了高潮,淫水不断的喷张出来, 好不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