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社区里的性处理委员会。
「今天我们的社区又迎来了两位新的太太,晴子太太和安雅太太。 」 卢欣太太这样对着底下的主妇们介绍着, 她是这个幸福社区主妇委员会的会长为人坚强行事果断, 有着女强人的气势但只是从外表上看得话,可真看不出来, 由于酷爱户外运动崇尚着自然美,所以没有涂抹防晒霜加上刻意地晒黑, 浑身上下看去犹如一块浓香巧克力皮肤泛着光泽, 与那些喜欢美白到底的主妇站在一起是那么的抢眼。 眼神中具备着一般现代女性所没有的野性, 就是在男性身上都不容易看到很多男人看过她一眼就很难忘记掉她, 那是不同寻常的美。 「大、大家好,我叫晴子,以后还请、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 参加这个会议的都是幸福社区的家庭主妇, 她们的年龄相近对于女性的加入表现的非常友好。 「我是安雅,还请以后多多照顾。 」 安雅太太的介绍十分的简洁,她是新搬来的亚男先生的妻子, 大学刚毕业一年不过二十二岁而已,如果不是卢欣太太的介绍, 可真不敢相信她已经是人妻了。 「好了,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除了欢迎新成员的加入,我们今天还是要照常开会讨论我们社区的性安全问题。 」 性安全问题,是的,卢欣太太并没有说错, 底下的其他主妇对于这个名词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丝毫没有过多的反应反而是晴子和安雅虽然知道这个社区委员会的主要职能, 但乍听之下还是难免脸红和窘迫。 卢欣太太的手里拿着一份报表,她扫视了一遍, 边翻看着边讲解起来「和上个月的我们幸福社区的性安全指数相比, 这个月的调查报告显示社区的性安全指数已经有所下降了, 尤其是四十岁到六十岁的男性住户里通过我们社员定期的性烦恼解决, 对于性生活所带来的烦躁和不安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 许多住户因此还给我们送来了感谢信其中尤其是感谢白莎太太的居多。 咦!竟然达到了三十五封这么多?这么说,白莎太太这个月至少用自己的身体, 帮助三十五个男性解决了性烦恼吗?」 被卢欣太太这么一提醒 底下顿时炸起了锅「真是不可思议,好多啊。 」 「怎么会这么厉害,我才五个而已就吃不消了。 」 「就是说啊,那些老男人实在太会玩了, 跟老公什么的完全不能比。 」 「佩里太太这么说的话,让你先生听到可就糟了哦, 哈哈哈。 」 「讨厌啦,明子太太还不是一样,明明上次是你先跟我说的。 」 大家你一句我一言的,说的坐在第一排的获奖人白莎太太脸都红了, 「我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厉害了只是、只是凑巧来找我解决这方面问题的先生比较多而已啦, 我才是要向大家多多学习呢。 」 眼见这和谐融洽的气氛,新来的晴子和安雅感到十分的舒服, 她们想果然没来错这里果然是社区主妇的大家庭, 大家都是这么的友爱和谦让。 「当然,除了白莎太太以外,还是在座的诸位, 如果没有大家共同的努力是不可能让我们的社区成为全镇最安全最让男人喜欢的社区的。 我对于大家的付出表示十二万分的感谢。 」 卢欣太太对着底下大家九十度鞠了一躬, 宽松的V领OL礼服上能够很明显地看到她那F杯的魔鬼身材, 看到的诸人发出夸张的尖叫和不可置信的表情 反而是卢欣太太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走光。 「好大啊!比我的两个还要大。 」 「真是的,卢欣太太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会这么大是吃了什么丰胸药吗。 」 「或许是云枫先生的功劳呢,天天晚上对她进行爱的抚摸呢。 」 大家的惊讶和调笑,这才让卢欣太太发觉了自己走光的事情, 尴尬又害羞地捂了捂胸口尽管该看到的都被大家看光了。 「咳咳,我们接下来继续看这份简报,三十、三十……啊, 找到了三十岁左右的男性人群也下降了两个百分点, 嗯!大家都做出了非常积极的贡献无论是和美太太还是邵绮太太都完成的非常出色, 接下来是……咦!这里怎么会有不满十八岁男性的记录 还是一个正在读高二的学生。 」 主妇们听见了高中生三个字,又是一阵的尖叫和不可置信, 由此掀起了一场激烈的探讨和热议「不满十八岁, 不是规定不能接受我们委员会的性烦恼解决帮助吗?」 「就是说啊 不过现在的小孩都那么的早熟,说不定在外面也是早早就破处了, 与其让他们在外面乱找女人不如让我们大人帮助他们解决烦恼不是更安全。 」 「我老早就提议过,将我们的会规中的『十八岁未满禁止帮助』这条改为十五岁, 因为男孩子到了十五岁已经能够正常地勃起了 和大人的虽然不能比但也不能忽视掉他们对于性爱的好奇呀。 」 「这么说来的话,我们家的小明今年可正是读高二呢, 该不会是他吧!这孩子有了这样的烦恼为什么不跟身为母亲的我说呢。 」 「你不要乱猜了,我们社区读高中的小孩子那么多, 不一定说你们家的啦说不定是我们家那个小鬼头, 虽然他才初三可我上次还发现他偷偷买了色情杂志看, 真是让人担心欸。 」 晴子和安雅两个人也在旁边小声地议论着, 「真没想到我们要説明的物件连高中生都有。 如果遇上了该怎么办,真是不好办呢。 」 晴子有些担心地说,「没关系了,到时候就用手帮他一下就是了, 最多、最多用嘴巴啦其他的地方是绝对要守住底缐的, 他们那么小如果沈迷在我们的肉体上,学业就会被耽误的, 只是偶尔的身体放松的话没关系的。 」 安雅在一边劝慰着晴子,虽然话说起来她自己也没什么底气, 但她心想只要抱着守住最后的底缐这一点那么就算是初中生的话自己应该也能应付得了的。 「大家先静一下听我说,我翻看了性安全出勤记录, 刚才的那个高中生的救助执行人应该是贺子太太 贺子太太你能说明一下情况吗因为根据我们的会规规定, 对于未满十八岁的男性我们是不能对他们进行性烦恼解决的, 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和他们发生性行为请你解释一下好吗。 」 卢欣太太脸色微微下沈,带着几分怒容, 这些会规大部分都是大家一起商量探讨所制定的 如果有人违反了的话就是她这个会长也不能包庇, 更何况对于『未满十八岁不能接受性帮助』这条规定 当初还是她这个会长首先提出的期间也有人质疑是否年龄设置的过大, 应该再降低一点才符合现在学生的身体发育所带来的性爱方面的烦恼这一特徵时, 她据理力争最后还是说服了大家同意了年龄限定在十八岁这一点。 主妇们都望着坐在中间的那位贺子太太, 她本人已经紧张地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十指交叉紧抓着放在胸口, 十分忐忑地回答说「因为、因为当时那个孩子非常的可怜, 他看着我很无助的样子我那天晚上看到了他一个人窝在公园的座椅上, 就上去问了他几句想说是不是被同学欺负了之类的, 没想到最后他告诉我说白天在上健康生理课的时候, 其他的男同学对于女生的身体都表现的十分了解 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书上的图解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样子, 因此被其他学生嘲笑了。 」 「我看他十分的可怜,长这么大竟然没有见到过女人的身体, 说他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我又想起了自己还在上小学的孩子, 如果将来他也发生这样的事情被同学嘲笑的话 我会非常难过的本来说好只是脱了衣服给他看一看的, 谁知道他要求摸一摸最后、最后就发展成了彻底的关系。 」 大家听完了贺子太太的解释,有同情那个孩子因此而理解她的, 也有『虽然听起来很可怜但孩子终究是孩子, 错了就是错了』的论调。 卢欣太太沈思了一会,恍然间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你说的那个孩子应该是田河先生家的孩子, 那孩子我记得确实是十分的可怜,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发生车祸去世了, 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就连他的爷爷都是在一年前患了癌症去世了, 也难怪家里没有大人跟他讲解这些知识。 」 大家听卢欣太太这样一提起,才跟着也想起了社区里确实有这么一个孩子, 气氛由刚才的争论和质疑一下又转为了同情、怜悯, 又变的突然理解起来。 「诸位,我们这个性安全帮助委员会成立的初衷大家还记得吗?我们之所以聚在这里, 目的就是为了这个社区的男性的性安全以及性烦恼的解决 虽然会规明确规定了禁止帮助未满十八岁男性性解决这条 但那个孩子的情况实在特殊换了在场的诸位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也会于心不忍的, 所以对于贺子违反会规的说法我认为是不合理的, 大家有其他意见吗。 」 主妇们交头接耳了一番,纷纷表示理解贺子太太的做法, 她们并不怪责她。 接下来又是一些其他委员会日常工作的介绍和安排, 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卢欣太太对晴子和安雅说, 「今晚你们应该对我们委员会有所了解了吧。 」 两人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很好,那么今晚的话就由你们两个分为一组进行执勤, 职责就是观察和留意社区里到了晚上还在外面闲逛而睡不着的男性 如果是性烦恼方面的问题的话要及时地帮他解决 这样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