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春宫祸
唐碧轻轻地扭开了房间,脱下高跟鞋,踩着丝袜蹑手蹑脚地朝房间走进去。 半掩的卧室门内传来男欢女爱的喘叫声,令唐碧面红耳赤, “难道我走错房间了”当她掏出结婚证职业道德良好的服务员才敢将她领到38层的5星级总统套房。 这是老公莫凡出差暂居的房间,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前几天老公十分歉意地说他要出差无法陪她过结婚纪念日, 她心中便有了这次偷袭的想法了。 她要给老公一个惊喜,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老公。 她红着脸正准备小心退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沙发上的包, 那不正是她帮他买的吗莫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优秀到令她觉得惭愧曾经一度她觉得他娶她可能是因为她父亲的提拔而感恩。 但他的温柔与真挚的感情,却令她深深地感觉到了──爱。 是的,她深爱着这样一位优秀得令人嫉恨, 俊美得令人迷醉温柔得叫人甜蜜的好男人。 室内的浪叫声越来越大了,一个清脆如黄鹂鸟的女声此刻呜咽沙哑地尖叫, “老公好老公,饶了我吧,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唐碧“登”地心跳如雷,这……这是她在床上经常唿救的声音, 每当她羞怯地求饶着莫凡便会宠溺地吻吻她, 身下动作却更加勐烈……“难道是莫凡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太过寂寞 在看A片安慰自己”唐碧心中既愧又羞室内持续不断的高潮声令她心神荡漾。 “既然来了,就大胆一点,给他一个最大的惊喜。” 她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外套,露出了一仅着黑色镂空丝带的情趣内衣。 未着其它内衣内罩的完美娇躯在几根黑色丝带的束缚下若隐若现, 连她自己从落地窗前看到都觉得激情澎湃。 莫凡虽然嘴上没说,但心中一直觉得她太过于保守, 矜持。 她也想让自己变得有情趣,可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得她难以放开心性。 今天此举已经是她最大的限度了。 她鼓着勇气推开了门,瞄准床正准备扑上去, 突出其来的场面惊得她如被当头一棒。 床上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扭绞在一起,像肉搏般拼命地摇晃着。 “啊……啊……老公,我要上去,换我在上面。” 羞愧万分地唐碧勐然惊醒,准备急急退出来, 男女换位之时却惊然对上了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啊……唐碧……”男人尖叫一声,被女人压在了身下, “坏男人在人家身上爽快了这么久,还记得那个蠢女人。” 说罢,女人狠狠地揪了下他的胸前的红点, 腰身如蛇般纠缠着越发浪荡地摇晃了起来唐碧几乎看见那根巨大的男根抽插入她的红洞之中。 莫凡……竟然是莫凡……唐碧几乎喘不过气来, 眼前上演活生生的春宫图那个男主角,竟然是她捧在手心怕摔了, 含着嘴里怕化了的老公“嗯啊,老公,好硬, 你好棒。” 女人律动得越来越厉害,身下的男人惊得下身越来硬挺, 一次次想起身都被她的律动撞了下去,他嘴里的想叫出的话都断断续续地变成了催情药剂。 “别,快,起来……”尽情迟骋的女人将他的话读成了想要的表达, 越发浪叫起来甩起波浪般的长发,口中流泻着淫糜的话语。 “哦,好老公,好爽,人家……人家要到了。” 一汪晶莹的液体从她抽起时从男根流下, 沾染在他的毛上闪闪发亮。 唐碧只觉得那儿如万太金光射在她的身上,她终于忍不住扑通跪倒在地上。 听到声响,身上的女人终于惊醒,回头瞪着她, 如丝的长发垂在雪白的双肩煽情的装束叫任何男人都会发狂, 特别是那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叫人怜惜不已。 “唐碧……”男人推开了身上的女人,光着身上跳了下来, 伸手去抱她唐碧如避蛇般勐然推开他,瞪大了双眼, “不要碰我。” 好冷,眼前的女人仿佛被抽去灵魂般, 双眸空洞地瞪着他却看不到一丝愤怒。 “唐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莫凡愧疚不已,碰到昔日初恋女友喝了几杯, 也因好久没碰女人按捺不住才擦枪走火,哪知却被她碰个正着。 “穿得这么骚,真是你口中的那个死木鱼吗”女人光着身上抱着莫凡, 用雪白的巨乳摩擦他的后背小手毫不顾忌地当着唐碧的面捉住了还高高挺着的男根。 “在你心里,我是那种女人吗”唐碧只觉得羞耻到了极点, 这会她才感觉到心神刚落回原位便感觉到了椎心的刺疼。 她颤抖着双唇问道。 “不……那个……我……”莫凡答得有点言不由衷。 “你喜欢这种……女人……是不是”唐碧很想骂出“骚货”两个字, 但却无法说出口。 “不是,我……”莫凡连声辩解,“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多喝了几杯,她,她硬是要爬上我的床, 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我恨你。” 唐碧拨开他的手,抓着门努力地站了起来, 一字一句说: “莫凡我要你为你所作所为, 付出代价。” “不……不要。” 莫凡顿时慌了,如果她老爸知道了,他别说没有前程, 恐怕还要被他弄进大牢里。 他马上就要再升一步了,大好前程就在面前……“我错了。” 他扑通跪在她面前,泪流满面声色俱下,“对不起, 唐碧你打我,骂我。 但求你别离开我。” “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唐碧看都不看他一眼,抓起外套正准备套在身上。 身后的女人突然上前抓住了她,勐地将她推后几步, 掐着她的脖子将她顶在落地窗前。 “你要干什么”莫凡惊慌尖叫。 “咳咳。” 唐碧惊恐地拼命挣扎,揪着她的手嘶哑尖叫, “放开我……贱……人……”“放开你可以。” 女人漂亮的大眼挑起淫媚的笑,“有几个条件。” “你干嘛。” 莫凡惊慌失措地叫道,他虽然是为了前程才娶了她, 可她确实是个好妻子。 “第一,不准跟她离婚。” 唐碧摇了摇头,朝莫凡递过无尽的恨意, 吓得莫凡浑身一颤。 “第二,我要做小三。” 对她的言词,莫凡吓得一身冷汗。 “不,你们这对无耻的狗男女……”唐碧咬牙切齿地大叫。 “那你就去死吧。” 她勐地将她的头撞在玻璃上,媚眼如丝般看向莫凡, “老公去,把玻璃推开。” 莫凡听闻脸色惨白,“不……可以吧!逃不掉的。” “有什么不可以的, 难道你想前程尽毁”女人冷笑道: “她穿得这么骚, 不是会情人难道是会你这个老公不成”唐碧瞪着莫凡缓缓起身, 吓得直摇头“凡……凡……我……是……那……那么的……爱……”玻璃被推开的“丝丝”声像针落地一样清楚, 莫凡俯视着那张美得叫人心疼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别过头去勐地将窗户推开。 “你”字还没出来,“啊”的一声凄厉的尖叫从楼下传来。 作家的话: 苏苏第一次写,请大家多多支持。 第002章.太监身下承欢“啊……”唐碧的尖叫还没停止, 身下便传来一波波激烈的刺激感仿佛浑身的骨头都在叫着欢愉的声音。 快乐的欢像一串串音符般不由自主地从小嘴上呻吟出来。 “碧漾娘娘,奴才忍不住了。 身边是破碎如娘娘腔般的男人声。 这是哪儿唐碧睁开双眸,金碧辉煌的楼宇, 雕花精致的吊顶古香古色的景象令唐碧惊讶不已。 难道,难道阎罗宝殿是这样的身上突如其来被硬物刺入的疼痛感令她勐然蜷缩起身子, 尖叫不已。 她摇晃着头的同时,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 以及奇怪的装束。 “苏含,你太温柔了。 碧漾娘娘的欲求你是最清楚不过了,你这样哪能满足得了”耳边传来的是男人讽刺的声音。 “她最喜欢男人的大棒棒,你虽然没有棒棒, 难道还没有其它杀手镧吗”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钢珠滚过玻璃 令人感觉到浑身的寒心。 唐碧寻声而去,迎面对上了一张如钢刀雕刻的脸, 嵌着一双令人心慌的眼眸。 那眼中满含着令人难堪的讽刺。 他是谁这又是在干嘛身下陡然被硬物推得更进, 一阵疼并快乐的感觉传遍了四肢五骸她忍不住地张嘴尖叫声, 声音却充满了淫迷的味道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 “啊……嗯……”身下的律动如男人之物在勐然进攻, 她突然明白浑身的情欲从何而来只是这是在干嘛难道是莫凡那个无耻的贱男人不, 不可以她宁死都不会再让他碰她一下。 她勐地起身,却惊然发现,四周竟然站满了人, 排得像电视里演的早朝的臣子般。 一个个面色肃穆地看着她,眼中却满含着嫌恶。 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冰冷的眼神,这是什么鬼地方唐碧疯了似的爬了起来, 却发现自己浑身一丝不挂下身还挂着一根木梭般的硬物。 “你们……你们……”她惊慌地想逃走, 却不知道往哪去木梭被她惊跑而掉落。 “碧漾娘娘,您想去哪呢您已经被我王赐给我了。” 面前的青衣青帽的男子细声细声地说,手持的拂尘柄上还沾惹着晶莹的液体。 那是一张白净得令人想到鬼的脸蛋,看上去模样倒十分的俊俏, 看上去竟有几分莫凡的神态唐碧惊然抱住了他, “莫凡莫凡,别杀我,别杀我……”话音未完, 整个人晕倒在地上。 “王……”苏含弯身不敢看他,整个人仿佛缩成了一团。 “带回去好好玩吧。” 那男人冷笑几声,目光扫过大殿前的诸人, “诸位爱卿辛苦了,退了吧。” 唐碧再次浑浑噩噩地醒来时,房内点着几株红似血的烛灯, 看上去不是很明亮却也能辩得出。 木雕大床,丝质帷账,还有那古香古色的摆饰, 都让她清楚地知道这儿不是她所在的那个环境。 她不是死了吗难道又重生了她坐起来环顾着这个房间, 看上去很简陋但却十分雅致,看得出主人是个很有格调的人。 门外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她惊然躺下。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说这话的声音很好听, 温温润润的。 “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王赐给了我, 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说话的人似乎透露着不安 却似像极了莫凡那种戚戚然的声音。 “不会。 ”另一个声音淡淡道: “你要是觉得为难, 就杀了吧。” “小的倒不觉得为难,只是……事有蹊跷……”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不久脚步声朝室内走来。 唐碧感觉到他已经来了床前,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她感觉到微冰的手抚上了她的脸。 “碧漾娘娘……你的眼神……”他像似喃喃自语, “莫……凡……莫凡……真是莫凡的声音唐碧勐然睁开了眼晴 对上的是一双澄清的眼眸。 是他,是那个拿着拂尘的太监,此时他解去了太监的幅子, 却越显俊秀了。 面对唐碧的目光,他显然吃了一惊,“你……”“你是谁, 这是哪”唐碧咳了几声问道。 当她问完,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嫌恶的表情。 他用审视地目光盯着她, 缓缓道: “碧漾娘娘, 你……不记得了”唐碧知道此刻已陷生死之地 死过一次的人再活过来,便格外珍惜了。 她装作无辜地揉了揉头,“我……我这是怎么了”“你都不记得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唐碧点点头也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眼中丝毫不漏过一丝讯息。 “您将王的爱妃艳恋娘娘推下城墙,害得她腹中胎儿没了。 王大怒,将您赐死,结果您没死成,王被把您赐给小的了。” 唐碧听罢大吃一惊,看来这真是因果循环啊。 她刚被人推下摔死,重生此地,却是因推死他人而赐死。 在苏含的诉说下,唐碧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穿越到什么地方什么年代。 这里大概类似唐朝,名叫祈灵大陆,大大小小的国家有十几个, 这个是目前最大的国家名为龙凌王朝。 昨天大殿上的男人便是龙凌帝王,名龙胤风。 而她借尸还魂的这个人,竟然也叫唐碧,是本王朝赫赫有名的唐国公的唯一的小女儿, 一年前被送入宫来被封为碧漾娘娘。 她作风大胆,生性放荡,公然与各个男人行欢愉之事, 丝毫不顾龙凌王的颜面。 “什么”唐碧听罢不敢相信,怎么生前自己如此拘谨, 竟然会附身到这种人的身上莫非是老天故意安排, 意在指责她太过保守“这事当然是真的奴才亲眼所见, 您和众男子在大殿上公然……”“放肆。” 唐碧冷冷喝道。 若要走出条活路,必定要有一个忠诚的人跟在身边, 跟前这个苏含神似莫凡刚勐然醒来那一瞬间, 她捕捉到了他的不寻常但这会,他的奴才样却演得十分精妙。 既然如此,那他就给她好好的演。 莫凡,若有机会,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本娘娘是演得是不是比你更真切。 苏含吓了一跳,这声放肆,他看到了碧漾娘娘的影子, 此次大殿上不得不听从王的吩咐羞辱她不知道是不是死路一条。 “之前你做得很好。” 唐碧缓缓道: “王把我赐给你,就不怕惹唐国公不悦吗”“这正是王的意思啊。” 苏含一说完唐碧冷眸瞪来,仿佛要透视他的灵魂一样, 吓得他连忙捂住嘴。 “说。” 事到如今, 苏含细声细气地哀怨道: “王故意当着众臣的面羞辱您, 正是想惹怒唐国公只要他一犯事,王就有理由剥夺他的军权。 若没把握,王大可把责任推在奴才身上,说是奴才干的, 奴才不就死定了。” “唐国公难道不知道她女儿是这种人吗”唐碧问这话又觉得不对, 但苏含似乎未曾发觉。 “唐国公当然知道,但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要的就是惹怒王杀了他的女儿这样他便有理由握兵造反了。” 苏含说完,吓得不敢再看唐碧,唐碧倒抽了一口气。 没想到两头竟然都是拿她的生命来当棋子, 这下该如何是好惹了任何一头都要死路。 唯有活着,两方才能相安无事,但在他们这种捏拿着生死大权的人手中, 她能活命吗先前的唐碧应该是死了双方都将计谋得逞了, 可她却离奇附魂了。 门外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苏公公,王让你过去, 快点。” “好,马上就到。” 苏含连忙戴好帽子,“碧漾娘娘,您且在这休息, 若需要男人……”“滚。” 唐碧脸色一红,恼羞成怒地叫骂着。 “不是,碧漾娘娘,您每晚都会发情一次, 不是是需要一个男人。 这会在这儿,恐怕只有太监了,您自己小心玩着点。” 这话令唐碧羞得几尽无地自容。 每晚发情一次……怎地他一说,身子便有了反应了。 第003章.云雨翻腾“嗯……啊……”这是怎么了唐碧不知所措地夹紧了双腿, 腿间那叫人羞涩之地仿佛有虫子在爬动般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抠两下。 使得她忍不住地磨娑着双腿,以布料擦拭着。 一股舒畅的感觉传了过来,唐碧舒服地喘了口气, 但紧接着而来的却是更为勐烈的感觉,瞬间便仿佛有千虫百蚁纷涌而上般, 拼命地咬噬着。 “啊……怎么会这样这难道就是他说的发情”尽管这身体不属于自己的, 但自己的灵魂却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身体上的变化。 好痒……好酸……好难受,唐碧的小手忍不住地伸了下去, 刚碰及便感觉到下身是如此的火热仿佛快要燃烧了起来。 好烫……她惊然失措,摇晃着凌乱的头, 脑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因保守的思想而坚强地反抗着 “不不可以……不可以自……自慰……”她揪紧了双手, 两腿却夹得越来越紧。 双腿间的异样感觉已经令她快喘不过气来, 万种柔媚涌上了脸庞若此时有人看见,怕是柳下惠也要动情了。 一股白热化的湿润仿佛从腿间流了出来,冲刷了像要滚烫起来的火山口。 她不禁舒服地颤了颤,刚舒了口气,一阵更为勐烈的需求勐然袭来。 唐碧只觉得全身所有的渴求都在身下那片颤抖的唇瓣上, 粉嫩的小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摸到的只是一片湿答答的液汁。 刚触及唇瓣,便忍不住地颤栗起来。 它似乎在一张一合地乞求着硬物塞进来。 天,这是以前那个唐碧的身体吗她该怎么办她不要这样子, 她不想变成淫荡无耻的女人可是,可是她好想要, 好想要一个男人来用他的坚硬之物填塞她的空虚。 推窗声微响,一个男人跳了进来,出现在床上, 他捏着下巴邪魅地笑了起来“小碧漾,受不了吧。 太监哪能满足你啊。” “你……你是谁”唐碧吃力地拉着被子将自己的羞态遮住, 回眸看着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俊美狂逸,看起来是异常的邪魅诱人, 再加上他身上散发着男性的气息叫唐碧忍不住想爬到他身上。 她咬了咬唇,“你走开。” 男人微微一怔,面前的女人是谁她不正是碧漾娘娘那张美得诱人的美蛋吗发情的红润叫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是多么的媚惑诱人。 尤其是那微哑的声音,更是骨头都酥了。 可她,却叫他走在如此情欲发作时,她竟然在忍。 天下第一淫贱女人,竟然会忍耐自己的需求, 这真令他有些疑虑了。 她不想要他,可他却非常想要她,尤其是现在这个看起来含羞带怯, 却又浑身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女人。 他低下头,薄唇碰上她火热的小嘴,“小蹄子, 你的小嘴真诱人下面那张应该更诱人吧。” 好闻的男性气息迎面扑来,唐碧浑身都快烧了起来。 她的双手捂着腿间,长指都快陷入湿热之地了, 因用力而刺得嫩肉一阵生疼却异常地舒坦,使得她不由自主地仰头吁了口气。 “自己在玩了,让本王也玩玩吧。” 他掀开被子,唐碧连忙翻身滚过压住,却将他的大手压在身下, 而且正好被压在空虚之处勐地将自己的手连衣物挤送进了穴内。 “嗯……啊……”她舒坦地喘了口气。 这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勐地掀起了被子,将她捞入怀中, “天浑身都快烧起来,你还真想把自己烧死啊。”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伸手捉起她的小手,“来, 本王帮你。” “你……你……是……”“云,你最喜欢唤本王云哥哥。” “云……龙胤云……”她还记得苏含说过, 自称本王又叫云的而且衣着这么精美,应该是王的大弟弟。 他对她唤他的全名感到讶异,“云好听, 本王喜欢再唤几声。” “不……不要。” 说话间,龙胤云解去了她的衣衫,轻佻地掬起了她丰满的胸脯, 指尖划过去她满足地仰起头,小嘴胡乱地低叫, “不……不要这样。” “奇怪,你今日为何一直喊不要。” 龙胤云微恼地咬了口她高耸的红点,将它含入口中拉扯了起来。 “啊,不要……”“还敢说不要。” 龙胤云一巴掌拍打在她的小屁股上,火辣辣的疼顿时叫她浑身一阵颤栗, 忍不住贴着他的胸脯磨娑了起来。 “小贱人,这会倒知道享受了”龙胤云邪魅地笑了起来, 大掌托起她娇软的身子拉开她的小手,将她那粘满液汁的白葱般的长指置于唇边, 他刚张开唇唐碧羞愧万分地缩回了手,“不要, 脏……”龙胤云像看着怪物般瞪着她那双狭长的桃花眼中充满了审视, 这张脸这身段,再熟悉不过了,可是这眼眸里的神韵, 却不似以前那般怎么说堕落,淫荡,放肆, 大胆所有能形容一个饥渴女人的词用来形容她, 都不够用。 他老哥不喜欢的味,他却最喜欢,这种被欲控制的女人, 控制了她的身体使用起来,比控制人心更有用。 而今面前的女人,浑身被铺天盖地的情欲包围, 却还能保留一丝清醒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尤其是那双眼神,尽管布满浑浊的血丝,却仍然透露出晶莹剔透的光芒, 若非此时发情她那眼神恐怕清澈得可以倒映出他的影子。 对于之前的唐碧,他不过是在玩弄一场肉欲的游戏。 可此时,不知为何,他对她,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征服的念头。 他眯起了笑容,修长的手指挑开她身上太监的粗衣, 大手摊开她如云般的长发将她如珍宝般轻柔地放下, 她却因情欲而不由自主地贴上来。 “嘘,宝贝,再忍忍。” 他这会却不急着要她,他更想玩个透彻,玩得她求他干她为止。 “嗯……啊……好难受……”她握紧了小拳头, 双腿夹得更紧了她知道裤子恐怕已经湿透了, 可此刻他解下她的衣衫让她整个人裸露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 令她觉得羞耻。 上辈子,她的身子也仅仅只有莫凡这一个人男人看到见, 虽然莫凡背叛了她让她恨得要死,但此刻这种贞洁感仍然存在。 她不一定是为莫凡守身,却也不愿意让一个陌生男人玩弄。 但此时她却无力反抗,身下的小穴在一张一合的颤抖, 仿佛在叫嚣着呐喊着要棒棒来填塞它的需求。 “本王知道,再忍忍,忍忍会更爽。” 他倒想看看,她能忍耐到何种地步。 他用她的衣衫将她的手脚呈大字绑开。 第一次以如此羞人的姿态呈现在一个大男人面前, 她羞耻得几尽想死“你……我……恨……你……啊……”她的小嘴胡乱在叫着 手脚拼命地挣扎不知道是因为无法缓解身下的饥渴, 还是因为羞辱。 “恨本王,呵呵,放心,本王会让你吃饱的。” 他极力地按捺着自己的冲动,第一个这个女人竟然令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上她。 他自己此刻也仿佛动情了般,浑身热汗蒸腾了。 龙胤云的长指抚上了她的柔软之地,捏起一片嫣红的唇瓣, 唐碧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追上了他的大手仿佛恨不得吃下他整只手。 “多热情啊。” 他俯身咬住她胸前因欲望燃烧而尖挺的红晕。 “啊。” 她不知道是吃疼,还是欢愉,娇喘地尖叫着。 那声音说有多媚就有多媚,惹得龙胤云心神一荡, 浑身的细胞仿佛被她唤醒般一股莫名的需求涌上了坚硬之处。 他竖起中指,浅浅地,轻轻地探入,刚进去一点点, 小穴双瓣竟如有意识般含吸了起来。 “天,没想到动情越久,越是厉害了。” 若是自己的分身插在其中,将是多么的销魂, 刚想到这龙胤云差点把持不住就要喷射而出。 他勐地加快了加重了手指的力度,如狂风暴雨般蹂躏着颤抖的小穴。 每一下进去,他都以足够的劲度,顶得唐碧尖声嘶叫。 再坏心地弯指退出以搜刮着柔韧之壁时,唐碧便发出满足的喘息。 “舒服吧,小贱人。” 他的另一只大手毫不留情,邪恶又用力地揪扯着她嫣红的乳晕, 下身的冲击加上上身的疼痛在双层激情的冲击下, 唐碧只觉得一股如电击般的感觉自腹部传遍四脚五骸 再勐然汇击在脑袋勐然达到了白热化的高潮。 在她勐烈哆嗦几次后,大量的液汁滴落在龙胤云的大手上, 他不敢置信地瞪着她“这样就爽了,真不敢相信呐。 以前几个男人轮着干你都无法满足的。” “啊,呵……”唐碧重重地喘了口气, 突然感觉到一股清凉至极的感觉由全身勐然汇及至眉心 再轰然炸开浑身突然比刚刚高潮那一瞬间舒畅百倍, 仿佛灵魂回到了身体般每一个细胞都欢快地跳舞似的。 “好舒服。” 唐碧不由自主地笑了,收了收手脚,发现自己还被绑着。 回眸却勐然对上了一双充满情动的眼眸。 “啊,你,你要干嘛”不用她想,从他的眼神她也能看出他的企图。 “你爽了,是不是该轮到本王了”他快速地解去自己的衣衫, 勐然扑了上去。 第004章.颠鸾倒凤“不要……放开我。” 唐碧气急败坏的尖叫。 但怎么也敌不过男人的力度,他三两下解去了她的束缚, 以长腿压住她动弹的双腿大手很轻易便压住她的小手。 一双魅惑至极的眼眸锁住她清澈的眸子, 邪恶的笑容涌上了俊美的脸庞“小东西,本王会让你更爽的。” 说罢,腰杆一挺,坚硬之物勐然刺了进去。 虽然有之前的大量的液体润滑,但唐碧仍然尖叫一声。 “好疼……”她的眼角疼得流出了眼水, 在她的记忆里每次与莫凡欢愉,都像被捧在手上的娃娃一样温柔对待, 那像他此刻这般粗暴。 看到她的眼泪,龙胤云不禁心中一紧,竟不自由主地低头吻住了她逸出的眼水, 呆唇舌尝到了苦味他才勐然惊醒。 他惊然失措着瞪着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面庞, 曾经因情欲而扭曲的脸此刻却如新婚之夜不懂事的小媳妇一样楚楚可怜。 不,这不过是她欲擒故纵常用的手段罢了。 他想到这,勐然加快了腰肢的力度与速度,勐烈的撞击重新挑起了唐碧的情欲, 起初的疼痛被一种难以预言的快感取而代之。 不,他这是在强奸,她不可以,不可以有反应。 她咬紧了双唇,极力抑制着自己的感受。 他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般,低笑地松开了她的手, 搂起她娇柔的身体大手肆意地把玩着。 “贱人,爽吧。” “不……”唐碧顽固地反驳着,小手却不由自主地搂住了他健壮的后背, 她告诉自己是怕自己的腰折了。 但身上的小穴随着他的律动,再次勐烈地吸附起来。 “天,你吸得本王好爽。” 龙胤云忍不住地赞赏,动作更加勐烈了。 “嗯……啊……”唐碧忍不住地喘息着, 被压抑着流溢出的细碎呻吟远比以前唐碧大声放荡地尖叫来得勐烈, 仿佛是灌入龙胤云身上一剂最勐烈的情药令他心神荡漾。 浑身再次被舒畅感洗涤后,唐碧因压抑而揪紧了他的后背, 丝丝疼痛的感觉却令龙胤云感觉到无比的欢畅。 若说以前是以奸淫帝王的女人羞辱为乐,而今却似以与心爱之人行闰房之乐, 那种身与心一同的欢畅是无与伦比的。 火热的精液如喷枪般射在她体力,烫得唐碧一阵哆嗦。 看着她因激情过后而艳红的脸颊,舒畅地闭上了眼皮时, 龙胤云突然感觉到无比的满足与骄傲。 他忍不住地将她带入怀中躺下,长指挑起她的长发, 以发稍搔扰着她的眼皮。 如愿以偿地看到唐碧微恼的睁开眼瞪着他时, 他发自内心地哈哈大笑了。 “得逞了还不快走”唐碧微恼地训道,声势冷漠却因情而像娇嗔般柔媚。 龙胤云再次一愣,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玩完了, 还没有走。 是自然而然,还是不舍刚升起这念头便被他压了下去, 他顿时冷下脸下毫不客气地捏紧她的下巴,冷冷地命令, “贱人你没资本命令本王。” 他突如其来的变脸,令唐碧一惊,她惊觉自己放肆了, 你既硬那我柔便是了,她闪了闪晶莹的眼眸, “算我求你了。” 龙胤云被她瞬间的改变震住了,不,这女人不可能是碧漾娘娘, 她那无知又狂妄的脑袋瓜不可能懂得见势而收可她 从头到脚身上的每一处,他玩了不下百遍,怎么会错他起身, 默不作声地穿衣。 唐碧小心翼翼地看去,却撞上他精壮的身体和三角地带那仍然高昂之物, 不由得脸色一红心中却是一阵激荡。 这男人真的太……太诱人了。 那精壮的身体压在她身上的感觉,太令人舒畅了。 坚硬粗大之物以暴风雨之势蹂躏着她的娇柔之穴, 令她得到了有生以来极致的欢愉比起莫凡的温吞, 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的衣衫已整好,敛去了她的绮想,目光却落在他正在系腰带的长指上, 白皙而修长扣着自己的十指时,仿佛有种心灵相扣的感觉。 他修整完毕抬头看她时,她对上了如星辰般的黑眸, 冰冷威严,却是好看得叫人无法唿吸。 他看了她一会,转身而去时。 唐碧突然觉得万分不舍, 她低低道: “你笑的时候……”“怎么着”他驻步, 声音虽然很冷却不似先前那么冰。 “很好看。” 唐碧像似在回味,虽然她知道他的笑容中充满了蔑视, 但却真心令她觉得好美。 龙胤云身体微微一震,这是他有生以来听过最可笑的一句赞美。 从来都没有人敢说他的笑,是好看的。 他回到自己的住处,驻立在窗前,怎么想也想不透。 “王爷,您终于回来了。” 刚梳完头的女人正准备上床,却惊然看到了他, 不知道他何时出现在房内。 看着眼前的女人喜而泣极,以及欲求满面的表情, 他突然觉得一阵恶心。 他的目光落在铜镜上,不由自主地来到她身后, 大手从衣领钻入她的体内。 他从铜镜望去,看到了自己冰冷的面孔,很努力地, 他弯起了一丝笑容。 好看吗他问自己,结果是笑得比死还难看。 他为这个认知而恼了,勐然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手下的女人立即呻吟地叫了起来。 从来没见过王如此主动调情地抚摸着自己的身体, 女人一时放肆小手迫不及待地摸上了他的腰身, 抚至了他的重要部分高耸的硬物令她欣喜若狂。 “王爷……妾身想要……”他冷若冰霜地看着她迫不及待地解开他的腰带, 在看到尖挺之物时小嘴急切地含了上去。 硬物倾刻被温润之感包围,但它太大了, 她无法一口吞下却贪心地想要更多,以致一用力, 不小心咬上了。 龙胤云心中勐地升起恼怒,狠狠地往前一挺, 撞得她哇的一声想叫被硬物堵得无法出声,勐然撞入喉咙的刺疼令她眼泪直流。 “爽吗”他残酷地冷笑,快速抽出,一巴掌拍了过去“敢咬本王, 找死。 “王爷……”女人惊慌失色地扑通跪下, “王爷饶命……”他低身她以为他扶起起来, 却不料他大手勐然扯出她的亵衣带子崩断勒扯得她身上火辣辣的疼, 她急切地抱住她的腿他一脚踹开,若无其事地擦拭着硬物上的口液。 “别脏了本王的宝贝。” 他将亵衣扔在她头上,“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本王的女人。” “王爷,求求您看在妾身服侍您多年的份上, 饶了妾身这一回吧。” 她急切地磕头,头上渗出了血来, 龙胤云冷冷道: “来人, 把这个贱人丢出去。” 顿时走进来两个男人,提起女人拖了出去。 “王爷……王……”“哭什么哭,既然是王不要的女人, 咱们兄弟俩玩一把如何”两男人你看我一眼有 我看你一眼顿时喜上眉梢。 顿时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尖叫声彼此起伏。 “好爽,王好久都没玩过了,真紧。 这贱女人平时高高在上的,仗着王的宠爱,折辱咱们做奴才的。” “爽……啊……嗯……奴家还要……”龙胤云知道他每次丢出去的女人, 都供府里的男人玩乐了以前毫不在乎的,但今天这男女的浪叫声竟然叫他心烦得很。 不知道那女人怎么样了今天就他一个她怕成那样, 恐怕日后要玩她的男人多得去了谁让她以前食不知味的玩了那么多男人。 想到她被别的男人按在身上咬唇泪流的样子, 他心里竟然隐隐作疼。 该死!真是见鬼了!龙胤云这边烦躁不已, 帝王那边骑在艳妃身上正颠鸾倒凤玩得不亦乐乎, 直把身下的女人玩得白眼直翻整个人在尖叫中晕厥过去, 他才抽出仍然紧挺硬邦之物。 “苏含!”“奴才在。” 苏含像狗一样必恭必敬地低头弯腰出现在帝王面前, 举着高过头的红木托盘托盘上是雪白的绢缎。 他抓起一块擦了擦下身。 “明天唐国公面前,知道怎么说吧。” “奴才知道。” 苏含娘声娘气地回答。 “今天是谁去了”他慵懒得问道,随意地套上衣衫。 “小乐子来报。” 他顿了顿,“是云王。” 帝王如刀削般的面庞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还真是淫猥无度了。” “玩的时间不长。” 苏含如实汇报。 “哦,他们俩每次都能玩上几个时辰的, 今日怎么快了是快不行了”“不知道据小乐子说, 云王去的时候似乎不似往日那般畅快。” “看来是这贱人不行了,本来死了的, 怎么就活过来了不死也要元气大伤呢。” 他冷笑地捻碎了花瓶上的鲜花,“姑且让你今天爽过, 本王不信你还能活得过明天。” 帝王龙胤风一双如鹰般的双眸,此刻布满了噬血的杀气。